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4章 心上的花已经盛开
    “你不舒服?”银倾月见她脸越来越红,还以为她是发烧了。当下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确实有点烫,发烧了。”

    水忆初闻言,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总不能告诉他自己其实是被自己羞耻到了吧?

    “没事,我调息一下就好了。”水忆初摇摇头,“对了,那天发生了什么?是你救的我?”

    “嗯。”一提及那日的事情,银倾月的脸色就难看了几分。

    那一夜,他紧赶慢赶冲到城主府,只看到她被一堆诡异的红色丝线缠绕其中,精致艳丽的容颜失去了原本的色彩,一片死灰。

    若不是他们之间有灵媒契约联系着,能够生命共享,她怕是根本就撑不到他赶到。

    当时的大阵几乎完全成型,她体内的血已经被抽出去大半,只差一点点,她就会永远地离开这个世界,离开他,然后堕入轮回。

    下一世若是无缘,他也许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那天我感觉到你有危险,就折回去找你了,幸好来得及。”银倾月说着,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

    疼惜,庆幸,后怕……他的眼中有太多情绪,只一眼就让水忆初鼻子酸酸想落泪。她可以想象他的心情,若是易地而处,让她看着小月濒死,她怕是会更加崩溃。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她轻语。

    银倾月嘴角勾起一抹浅笑,凑近她的脸,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两手捧着她的脑袋,像是捧着他的整个世界一般小心翼翼。

    “不要说对不起,你还好好地活着,就是对我最大的感恩。”

    水忆初心中一片柔软,他浅浅的鼻息喷洒在她的脸上,那温暖直达心底。

    她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冲动,她想用最直接的方式来表达她的感动。

    直接伸手勾住他的脖子,温软的唇送上,轻轻压在他微凉的薄唇上。

    银倾月错愕了一瞬,而后笑眯了一双桃花眼。

    轻吻浅尝辄止,她一片浓醇的心意他已经领会到。

    仍是抵着她的额头,他轻声低语:“初初,我很高兴。”

    “嗯?”水忆初有些迷惑。因为她的吻高兴?还是因为感受到她的心意高兴?

    “以前初初喜欢我,更多是把我当亲人。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嘴角温软的笑意一直没有褪去。

    “我的心告诉我,这样做你会开心,我想你开心。”水忆初一双墨眸之中满是认真之色,她眨眨眼,长长的羽睫就能碰到他的睫毛。

    “那你呢?你开心吗?”

    水忆初想了想,道:“我的心跳得很快,算开心吗?”

    “只对着我跳得很快吗?”他的嘴角越扬越高。

    “嗯。”水忆初认真地回答。

    他突然就笑了,白皙的双颊上晕开了两团红霞,不知是因为高兴还是因为害羞。

    低低的笑声不断地传来,他想忍住,可越忍越想笑。心上那朵花,一旦盛开,什么都无法阻挡春天的降临。

    水忆初先是一愣,好几次对上他因为情绪激动而暴露出的潋滟紫眸,继而也笑了。笑他乐得东倒西歪的狼狈相,也因为她心中无法抑制的喜悦之情。

    这辈子,就这样了吧。只要他在身边,这辈子,就这样了吧……

    “先休息一下吧!”邺城城主一声令下,整个队伍都停了下来。

    累成了狗一样的众人纷纷席地而坐,从储物戒里面掏出了东西来吃。

    “爹,我们就这么走了吗?”项子豪有些不甘心。像他堂堂邺城少城主,自小锦衣玉食,哪里受过这等苦楚!简直比丧家之犬还要狼狈!

    项城主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不走能怎样?神殿那么多高手都折在那里了,不走等着送死吗?”

    一想起那夜的计划,项城主就忍不住打哆嗦。

    那满地的鲜血,横七竖八缺胳膊断腿的尸体,无一不刺激着他的神经。

    从圣女将一百个童男童女和那几个搜罗来的高手从他手里要过去的时候,他就留了个心眼。

    若不是他足够机灵,察觉到不对,立刻带着儿子女儿和一小队亲信跑路,只怕现在,他们也是那些祭阵的牺牲品之一了。

    “唉……都怪苏吟雪跟水忆初那两个贱人!”项子豪一想到自己被苏吟雪和水忆初两个人戏弄得团团转,就气得不打一处来。

    那夜若不是父亲要折回去拿他收藏的至宝,他也不会跟着回去,也不会在大院外听到苏吟雪和水忆初的对话。

    那时候他才知道,云初,就是水忆初,就是那个被两大神殿同时通缉的妖女!

    水忆初利用他躲过神殿关注,苏吟雪利用他麻痹水忆初的戒心,她们两个都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这对于从小就自傲的项子豪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你给我闭嘴!”项城主狠狠刮了儿子一眼,“那水忆初你可以随便骂,但是圣女不是你可以置喙的对象!纵使你心里有怨,这话也不能乱说,万一被有心人听到,告状给神殿听,你小子就是有九条命也不够

    赔的!”

    项子豪一惊,也知道自己犯了错,连忙闭了嘴,连连点头。

    “行了,你也别抱怨了。幸好咱们的家当都拿出来了,除了那城主府也没有损失太多。等到了雪国,有你姑姑帮衬,还能东山再起。”

    “嘿嘿,还是爹你有远见,当年就把姑姑送到雪国亲王的床上去了。如若不然,现在我们不但没有地方可去,还要多一张嘴白吃饭!”项子豪大加夸赞道。

    项城主有些自得地抬着下巴,却没有看到女儿漆黑如锅底的脸色。

    说是姑姑,其实也没有比她和哥哥大多少。她还记得,当年,姑姑也才十九岁,正是一个姑娘最美好的年岁。就这么被父亲一包春药送到了雪国怡亲王的床上。

    要知道,那时候的怡亲王已经三百多岁了,按他的修为,已经是暮年了。就是外表看起来,也已经是头发都花白的老头子了。

    她还记得当初姑姑光着身子从亲王的床上醒来时绝望的眼神,那时候她看着父亲的眼神那么陌生,就连错愕都不曾有过。大约,她早就料到总有一天会走到那一步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