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3章 孩儿此生只娶一人
    他来此不是来听他们编排清繁的,清繁是他的妻,好与坏,他自己清楚,还不需要别人来教!

    说着他就起身要离开。

    “你若是真的喜欢她,就随你吧。”无相城主突然开口。

    墨无痕往外走的脚步一顿,有些意外向来严厉的父亲会突然松口。

    “这怎么可以?”城主夫人立刻惊叫起来,她可就这么一个儿子,若是不能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妻子,将来怎么继承无相城。

    若是占着嫡出的身份,最后却让那些个庶出的小贱人们抢了继承人身份,那么怎么了得,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啊!

    “无痕,你是独孤家的孩子,无论你喜不喜欢这个身份,都必须接受。有些责任是你推卸不掉的,你明白吗?”城主叹道。

    墨无痕眼中有丝丝波动,想来是隐隐猜到了两人今日突然提起婚事的缘由。

    “那父亲希望孩儿如何?”墨无痕转过身来,淡淡问道。“作为一个父亲,我自然不是不想看到你舍弃自己心爱的人。但是作为一家之主,甚至一城之主,我也不能允许你因为一己私情而置无相城于不顾。韩家的家主今日来访,提及了你与韩家大小姐韩梦瑶的婚

    事,隐隐暗示为父,只要允了这桩婚事,就愿意将家族至宝长鸣果献上。你不会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吧?”

    “所以父亲的意思是?”墨无痕眉头皱了起来。

    “为父希望韩家大小姐为正妻,至于你喜欢的那女子,就委屈她一下吧。”

    “孩儿说了,此生只娶一人。”墨无痕断然拒绝。

    “可你很清楚长鸣果意味着什么,就算为父不计较,族中长老也是不会答应的。”

    “父亲的意思是,只要孩儿能解决长鸣果的问题,就可以不用答应这桩婚事是吗?”墨无痕想了想,眼中一丝暗芒闪过。

    “你也可以这么理解。”无相城主点点头。

    城主夫人急了:“夫君你怎么能跟着无痕一起胡闹呢?无痕被外面不三不四的女人迷惑了,咱们可不能由着他胡来啊!无痕堂堂无相城的少城主,只有梦瑶才能配得上,别的狐狸精凭什么进墨家的大门?”

    “看来母亲最近忙于修炼太累了,都开始说胡话了。父亲若是有空,不妨给母亲找一个药师来看看,孩儿就先行告退了。”墨无痕满脸冰霜,大步流星地走出了书房。

    城主夫人差点没气出病来,哆哆嗦嗦地指着门的方向,干嚎起来:“夫君啊,你看他啊!这孩子以前多乖巧啊,如今被人教唆的,连亲生母亲都能这么奚落了。长此以往可怎么办啊!”“闭嘴。”无相城主淡淡道,又将视线放回到了面前的文书上,“无痕是个有主见的孩子,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倒是你,这些年本城主未曾管你,倒是让你越发放肆了。你心里想的什么本城主很清楚,少拿

    本城主当枪使。马上就是隐世大会了,这段时间你就好生在府里待着吧。”“什么?你要禁我的足?”城主夫人跳了起来,指着无相城主的鼻子就骂道,“独孤连,你有没有搞错?我可是堂堂的上官家的大小姐,当初你八抬大轿娶我过门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这么威风?如今觉得我人

    老珠黄,比不上你后院那些千娇百媚的狐狸精了,就开始嫌弃我了是不是?”

    “来人!夫人犯病了,将她送回房中好生休养,直到病好为止。”独孤连冷酷地下达着命令。

    这个女人当初也是因为联姻才娶的,他心中并无情意。伸手抚摸了一下挂在腰间的玉佩,曾经他未能反抗命运,负了佳人抱憾终身,不知道儿子能不能实现自己未能实现的梦。

    城主夫人大呼小叫着被拖了下去,独孤连这才长叹了一口气,朝着空气淡淡道:“去查查麒儿口中的那个女人。”

    空气中一阵波动,似有什么人离开。

    独孤连幽幽地叹了口气。那日墨无痕在澜城大战许琅之时动用了家族秘法,这才让他感应到了儿子的所在。

    马不停蹄地赶到澜城,为此不惜浪费了四张传送卷轴,才终于赶在最后时刻将儿子救了下来。

    可阔别多年的儿子醒来以后,说的第一句话却是:“我如今叫墨无痕,不叫独孤麒了。”

    他到底还是有怨的,大约是这个家给予过他太少温情了吧。如若当初,他没有理会家族里那些老古董们的施压,一力保下他,或许如今一切都会不一样了吧?

    到底是自作孽哟……

    水忆初慢慢恢复了意识,艰难地睁开眼睛,感觉浑身上下都软弱无力,更夹杂着隐隐的刺痛感,仿佛被千万根针在身上扎过一般。

    “醒了?”

    熟悉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水忆初侧过头,就看到银倾月撩开了马车的帘子,端了一碗药粥走了进来。

    “你睡了好几天了,先吃点东西吧。”银倾月将她捞进怀里圈好,然后用勺子小心地喂食。

    水忆初本想自己来,可手酸软得过分了,连抬都抬不起来,也就放弃了。

    “你端着我喝吧,勺子太慢了。”

    “好。”

    一口气吃了大半碗粥,水忆初的精神才好了一些,靠在马车壁上。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她问。

    “去冰原,你不是要事要去冰原吗?”银倾月将剩下的药粥一口饮尽。

    不知是巧合还是他故意的,他的薄唇落下的地方,也是刚刚水忆初吃粥的地方。

    水忆初愣了一下,心里头总觉着有些别扭,连带着苍白的脸上也泛起了一丝丝红晕。

    以前也不是没有两人共用一碗过,那时候也没这感觉啊,如今倒是越发矫情了。水忆初在心里鄙视了一下自己。

    “怎么了?”银倾月看水忆初的脸色有些古怪,“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见他眼中的疑惑之色,水忆初有些羞恼,人家都不是故意的,结果你在这里东想西想的,害不害臊?这下脸又烫了几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