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0章 我要你给他们陪葬
    ..,

    “苏吟雪她想找什么?”水忆初有些好奇。

    “不知道,不过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我隐隐感觉到此处有股不同寻常的气息,但是又不是很确定。”银倾月脸色有些严肃。

    水忆初的脸色也凝重,连银倾月都不能确定,那么肯定不简单。以她的修为完全不能察觉,这气息的主人必定是远远超过她的,真要对上,必死无疑。

    银倾月见她有些紧张,不由安慰道:“别担心,有我在,不会让你有事的。”

    “那我们现在还要进去看看吗?”水忆初见项家父子走了出去,才将目光移回到了暗道的门上。

    “还是先回去商量一下吧。我感觉到的那股气息若是真有其人,那么我们进去就是自投罗网。”

    水忆初点点头,深以为然。两人就趁着夜色匆匆回了客房去。

    暗道中的密室里,苏吟雪玩着指甲,轻慢地半坐在椅子上。

    一个神使从暗道的另一头进来,跪在她面前汇报道:“禀圣女,属下已经查清,那水忆初此次前来,身边还有几个同伴,此刻正住在城中的客栈里面。”

    “几人?修为如何?”苏吟雪问道。

    “三人。两男一女,修为最高的也才神王中级,不足为惧。”神使想了想回答道,“从他们的对话看来,那三人应该分别叫洛云凡、桑和和蝉烟,都是水忆初的手下。”

    洛云凡这个名字苏吟雪一点都不陌生,当初水云阁在幻蓝大陆沧海国帝都开得如火如荼的时候,洛云凡这个名字就家喻户晓了。

    但凡是来过帝都,知道水云阁的人,都知道洛云凡是水云阁里的三把手。除了从未露面的阁主,和偶尔出面的陌少以外,都是他说了算。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客气了,直接动手吧。”苏吟雪一撩衣裙,站起身来,“水忆初,你不是最喜欢假好心讲义气吗,这一次,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舍得将自保的契约兽派出去保护你那几个废物手下。”

    “是!”神使领命,带着几个人出去了。

    密室里就只剩下了苏吟雪和孟凡两人,孟凡从后面凑近苏吟雪,贪婪地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清香,一时间心猿意马,却又不敢做出任何出格的举动。

    苏吟雪早感觉到他在背后的小动作,但是丝毫不在意,只是在心中冷笑,又是一个下半身思考的禽兽。

    “孟凡,你也出去做准备吧,这一次,务必要将水忆初永远地留在这里!”苏吟雪命令道,语气冷淡,不带丝毫感情。

    孟凡也习惯了她的清高和冷淡,有些不舍,却还是乖乖退了出去。

    苏吟雪看着他的背影,脸上慢慢挂上了一丝嘲讽。

    男人啊,果然没有一个靠得住的!

    她坐回椅子上,脑海中不由地浮现出曾经的画面。落霞镇上初遇,彼时她还只是一个不得宠的小户女,为了博得父亲一丝赞赏,她不惜以身犯险去无月森林采摘父亲想要的灵草。

    当危险降临,当她孤立无援无比绝望的时候,是他将她拉出了深渊,是他给了她最真实的关怀,是他让她第一次感觉到存在的意义。

    他救了她的人,也救赎了她的心,让她知道她其实可以有别的追求,而不是只能祈求父亲的关注,她的未来也不是只能靠父亲来安排而是要看她自己。

    第一次,有人对她说:“你很好,你应该相信自己,应该勇敢地去争取。”

    可是,当她将他放在了心上,为了更好地站在他身边而努力争取的时候,

    却给了她最深沉的打击。

    苏吟雪不禁苦笑,她其实求得不多,她只想找到一个真心实意关怀她爱她的人,怎么就这么难呢?

    为什么水忆初可以那么幸运,什么好事都能落在她的头上?可自己却步履艰难,每得到一点点,就要付出大得多的代价来交换。

    凭什么她的人生就要这么苦痛,总在各种折磨中挣扎徘徊。她做错了什么?“水忆初,我真的嫉妒你!”一滴泪从她的眼眶中滑落,滴在尘土之中,“但我恨你,是因为你不该杀了他们的。虽然他不爱我不宠我,她也从来只会向我索取,虽然他们那么讨厌,但是你不该杀他们的。因

    为他们是我最后的亲人,我纵然有怨,也从未想过要杀他们,你凭什么毁了我的家?”

    她的指甲掐进了她的掌心,殷红的血一滴滴滴在她洁白的衣裙之上,像是一朵朵小红梅,平添几分妖艳。

    “我不会放过你的,水忆初。我要你,给他们陪葬!”

    回到客房之中的两人正在商量对策,还没有什么定论,就收到了洛云凡的传讯。

    “主子不好了,神殿的人来客栈抓我们了!”洛云凡急急忙忙的声音从那头传来,还夹杂着神殿弟子的怒骂声。水忆初大惊,本来从灵眼猫那里听到项家父子的打算以后,她就放心地将三人留在了客栈。想着对上神殿胜算较低,她才为了保险将霄绝和花冉也收进了空间带在了身边,却没想到神殿的人竟然先一步对

    云凡他们下了手。

    “你撑住,我立刻让霄绝去帮你们。”水忆初匆匆说道,就切断了联系,将霄绝和花冉派了出去。

    “怎么会这样?项家父子不是只打算对我下手的吗?怎么会突然改变主意呢?”水忆初有些想不通。

    “不一定是他们改变了主意。”银倾月若有所思。

    被他一提醒,水忆初突然想通:“难道是我们的身份暴露了,所以光明神殿才会先下手为强,想抓了云凡他们来威胁我?”

    “有可能,苏吟雪不是个傻的,项家父子看不穿的事情,她未必也看不穿。但也有可能是她并不知道你的身份,却有心招揽你。出发在即,她不想耽误时间,才想以这种方式来逼你就范,也是有可能的。”“真是可恶!我还想用项子豪来迷惑神殿,让苏吟雪察觉不到我的接近呢!没想到竟是被她反将了一军,反而用项子豪迷惑了我!让我傻傻地以为她已经被骗过去了,其实被骗过去的人是我!”水忆初无比懊恼。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