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9章 不会再放开你的手
    沐家主的身子猛地一颤,眼眶顿时就红了:“圣女大人,您竟然认得我?”

    苏吟雪其实也很惊讶,她没想到这个混得如此凄惨的下人竟然是当初沧海国五大家族第一沐家的家主!

    “想当年,沐家主是何等的风光,在帝都几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想如今,竟会沦落到如此地步。真是造化弄人呐!”苏吟雪感叹道。

    这一句感叹是真的发自肺腑了。因为造化戏弄的人,不只是沐家主,还有她啊!

    曾经的她,还是一个痴痴爱慕龙钧的小女人,一心只想修炼,只想做一个配得上他的人,然后与他长相厮守。

    然而如今,她贵为神殿圣女,却不知与几个男人有过肌肤之亲了。

    在冰清玉洁的表象之下,是肮脏血腥的内里。她早就堕落,永远也回不去了。

    “都是水忆初将我害成了这个样子,我是不会放过她的!”沐家主恨恨地骂道。

    “可惜你根本就没有那个能力报仇。”苏吟雪的话中带上了淡淡的讽刺,不知道是在讽刺现在的沐家主,还是当初那个不自量力的自己。

    沐家主脸上一阵尴尬。

    “行了,你的来意本圣女已经知道了。放心吧,你的仇,本圣女替你报了。水忆初是神殿的敌人,就算你不说,本圣女也不会放过她。”

    “多谢圣女!”沐家主一脸喜色。

    有神殿出手,水忆初,这次你死定了!

    水忆初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安安心心地在城主府中住下,夜里跟银倾月一起在城主府当中秘密游走了一圈,将城主府的构造了解的**不离十。

    “灵眼猫说,光明神殿的人没有住在城主府,每次他们见面都是通过密道完成的。那密道的入口在邺城城主的书房当中,每天十二个时辰都有人把守。”水忆初回到房中就同银倾月说道。

    “没关系,就凭那几个守卫,根本拦不住咱们。”

    “我在担心的是如果咱们贸然进密道打探,会不会惊动神殿的人。你也知道这次领队的是苏吟雪,她那个女人简直比泥鳅还滑溜,前几次都让她给溜了,我怕打草惊蛇的话又会让她给跑了。”

    “那你有什么打算?”

    “我想跟着项家父子后面进去打探。后天就要出发了,在此之前他们肯定还要沟通至少一次,所以只要盯着项家父子,让他们在前面做幌子,就不怕惊动神殿人了。”水忆初想了想,说道。

    “好,那你先休息会,我去帮你盯着项家父子。”

    “没关系的,有灵眼猫在那里呢,若是有动静,它会通知我的。”

    “嗯,也好。那我们一起休息。”银倾月道,眼中闪过一丝异彩,就连语气也多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水忆初倒是听出了一丝丝不同来,但没多想。自小就是与小月同榻而眠的,她早已经习惯,根本就没有意识到银倾月那隐晦的调戏。

    银倾月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认命地走过去,顶着水忆初疑惑地眼光爬上床,抱着她入睡了。

    夜半时分,灵眼猫传讯来,告诉她项家父子出动了。

    水忆初连忙叫醒了银倾月:“项家父子去密道了,我们快跟上。”

    两人立刻起身,迅速赶往书房。

    许是项家父子的出现吸引了所有守卫的目光,没有人注意到还有两道人影在同一时间潜入了书房之中。

    水忆初和银倾月两个人躲在房梁上,看着邺城城主转动了机关的,带着项子豪走进去,于是立刻跟上。

    “这密道太窄太低了,而且连个拐弯都没有,根本没法藏人,等下项家父子一出来,必定就会看到咱们。”银倾月的声音突然在水忆初的脑海中响起来。

    水忆初愣了一下,立刻看向他。

    银倾月几乎立刻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嘴巴未动,但是声音又一次在她的脑海中响起:“傻丫头,你忘了,咱们签订过契约,是可以心念传声的。”

    水忆初这才想起来很久以前……在她还以为银倾月是魔兽的时候,似乎可能大概签订过那么一个契约。

    但是……

    “你根本就不是魔兽,我们签订的是什么契约?”水忆初立刻心念问道。

    银倾月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灵媒契约。”

    水忆初:“……”

    所以她是从那时候起就被卖了吗?“从前世起,我就想与你签订这契约了。”银倾月接着说道,眼中的深情像是深渊一样,只一眼就能将人完全吸引进去,“阿初,上辈子是我不够勇敢。这一世,我不会再放开你的手。我爱你,我要跟你在一

    起,若人阻我,杀人;若天阻我,弑天!”

    水忆初完全被惊呆了,原来他记得,原来他早就知道了……

    半晌,她才动了动嘴唇,挤出一句:“现在……说这个不太合适吧?”

    暧昧的气氛瞬间消失,银倾月被噎得说不出话来。这个没情趣的小丫头,简直能把人给气死!

    “呃……那,我们还要进去吗?”水忆初见他神色不好,小心翼翼地问道。

    银倾月刚想说可以用阴阳镯进去,就听到了出来的脚步声。

    “出来了,快走!”银倾月传声道。

    两人立刻撤出密道,下一刻项家父子就出来了。

    “父亲,你说这圣女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好端端的就说不需要找了……”项子豪皱着眉头抱怨道。

    “闭嘴!”邺城城主立刻打断他的话,“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粗心大意的,为父怎么教你的,就算是在府里也要当心隔墙有耳!”

    项子豪连连称是。

    “圣女的想法不是你我可以揣度的,照办就是。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那件事搁置了正好,明天就可以实行咱们的计划了。云初,必须要留下。”

    “是,父亲!孩儿这就回去准备一下,明天辰时,孩儿会带着云初来找您。到时候就要靠父亲您了!”

    “放心吧!”邺城城主呵呵一笑。“那父亲就早些休息吧。秦美人怕是早就等急了,孩儿就不耽误父亲的时间了。”项子豪嘴角带着暧昧的笑容,心情颇为愉悦地告退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