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章 好色的本性挺相像
    白衣哪里敢有什么意见!

    上次黑衣有了那么点小意见,结果下场就是现在还在床上躺着下不来呢!

    他能说什么?

    “那您忙,放心去忙,属下一定会守好这初月殿,等您归……”白衣立刻表忠心,可是话都没说完,银倾月就不见了踪影,“来。”

    唉……这年头,做属下的不容易啊,做着属下的事,操着老妈的心。

    离开了酒楼以后没多久,项子豪就跟两个公子分开了。他脸上一直带着的幸福浅笑也褪了下去。

    “茗贞,刚刚你在外面应该全都听到了吧?”项子豪问道,脸色带着阴沉之色。

    “听到了。那个小公子的表现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如果非要说的话,就是他对于少城主你的暗示表现得太平淡了。如果不是他之前就习惯了被人当做小相公,就是他根本目的不纯。”茗贞想了想说道。“他可能是习惯了被当成小相公的。当时跟我说话时,他表现得很自然,无论是说的话还是娇羞的神态都很自然,一丝一毫的偏差都没有,说明他之前就有过这样的经历,否则不会应对得这么熟练。”项子

    豪摇摇头,“我比较在意的是,他的修为。他和他的同伴们一共六个人,但是我仅仅只能看出两个人的修为。其中那个男子与我一样都是神宗高阶,女子也仅仅比我第一个阶段神宗中级。”

    “什么?连少城主你都看不透他们的修为吗?”茗贞惊讶地长大了嘴巴,“难道剩下的那几个修为比少城主你还高吗?”

    “恐怕是真的。”项子豪的脸色阴沉无比。他自小自诩天才,如今才三十出头就已经到了神宗高阶,都快赶上那些几百岁的老家伙了。

    可是今天,他居然连着遇到了五个比他小却比他修为高的人!

    从对方的表现看来,应该也不是出自什么大家族。没有资源供给,居然还能达到这般成就,这天赋,简直把他比得没边了。

    越想越觉得憋屈,尤其那个又瘦又小弱鸡一样的云初竟然也比他的修为要高,让他心里更加不痛快。

    “那少城主您今天为何要让那云初以为您对他……”茗贞不懂。

    “茗贞,你觉得,对待一个天才应该什么态度?”项子豪问道。

    “拉拢?”“对,但你只说对了一半。”项子豪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先礼后兵。拉拢不到的话,宁可杀掉,也不能放过。这样的人,不能为我们所用,难保不会成为我们的敌人,所以必须将这种威胁掐死在萌芽状态。

    ”

    “可是若论天赋的话,那一队人里面天赋最好的不该是那个年纪最小的姑娘吗?”茗贞又懵了。

    “没错,确实如此。”

    “那为什么……”“但那个兔儿爷却是整个队的核心。茗贞,你难道没发现,我们刚刚看到他们的时候,他是走在最前面的。一般来说,能让其他人都心甘情愿跟在身后的,不是向导就是领头。而进了酒楼以后,先动筷的是

    他。在决定要不要跟着神殿一起行动的时候,他没有看任何人。说明那个决定是他自己做的。能独立做决定的人,不可能是向导。”

    “所以,他就是那一队当中的领头羊,只要控制住他,就能控制住整队人!”茗贞激动了,“少城主你真是太聪明了!”

    项子豪没有回答,但是嘴角高高扬起的弧度和眼中不加掩饰的得意都彰显出了他的好心情。

    “走,回府。今天的事情得跟父亲说一声。”突然想起了什么,项子豪邪气一笑,“父亲之前说崇叔找到了几个漂亮女人,是今天送到吧?”

    “是的。”茗贞嘴角微微一抽,这父子两个好色的本性倒是很相像嘛!

    一进门就听见邺城城主的大嗓门:“本城主怎么会有你这么不孝的女儿?早知道你这么忤逆不孝冥顽不化,早在你生下来的时候,本城主就该掐死你!”

    “那你掐好了!反正在父亲你的心里从来都只有大哥一个人,你从来都没有拿我当女儿看待过!”项子音哭得撕心裂肺,嘶吼声也是嘶哑的。

    “啪!”耳光声清脆响亮。

    站在大厅外的下人们一个个都快把头低到了地上,生怕这怒火波及到自己的头上。

    项子豪满脸不耐烦,项子音这个死丫头怎么又闹起来了?

    “你打,你打,你打死我算了!反正我是死也不会嫁的!你想给大哥铺路,凭什么要牺牲我的幸福?让自己的女儿去给人家作妾,去给人糟蹋,天底下哪个父亲能做出这种事情?”

    “啪!”又是一记清脆的耳光。“项子音,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有你挑三拣四的份吗?你知不知道那个人是谁?那是光明神殿二分殿的分殿主!人家可是光明神殿总殿五长老的亲孙子!人家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不感激就算了,还

    想拖着一家人跟你一起死吗?”

    “我不管,我不嫁!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这辈子我要嫁就只会嫁给他。父亲你不要逼我,你要是把我逼急了,我就死给你看!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胆子,敢带着我的尸体去见那什么分殿主!”

    项子音哭着从大厅里跑出来,直接就撞上了从外面进来的项子豪。

    只是一个踉跄,她就绕过他跑开了。

    项子豪只觉得额上青筋跳了两跳,这个死丫头知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二分殿的分殿主,总殿五长老的亲孙子,这种大人物是他们这小小的邺城可以得罪得起的吗?

    她想死,也不要把他拖下水啊!

    算了,晚一些他再去找她吧。还是先把云初的事情跟父亲汇报过再说吧。

    “父亲。”项子豪走近大厅,就看到那一地的碎片。

    “哦,子豪啊,你回来了。”看到儿子,邺城城主的心情才稍微缓和了些许。“父亲消消气,儿子有件事要告诉您。”项子豪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