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3章 家里红杏要出墙了
    “少城主这话云初不明白。”水忆初抬头,眼眶微微发红,连声音也有些颤抖,“云初是男儿身,除了单纯的朋友之外,还能以什么身份陪伴少城主身边?就算有那样的身份,世人要如何看待我,又如何看待

    少城主?云初命贱,不畏流言,可又怎么忍心看着少城主被世人菲薄?”

    这话说得水忆初自己都想吐了,霄绝早就默默地移开了视线不忍看,洛云凡三人一脸惊奇地继续欣赏主子睁眼说瞎话,就只有什么都没听懂的花冉一脸疑惑地在水忆初和项子豪两人身上扫来扫去。

    “霄霄,他们在说什么?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花冉从他的怀里抬头,小声地问道。

    霄绝有些尴尬,总不能告诉她这两人是在聊某个不纯洁的话题吧……于是伸手将她按回怀里,敷衍道:“你还小,等你大了就懂了。”

    洛云凡听到这话,微妙地看了霄绝一眼。是啊,大了……就能懂了。

    霄绝自然直接飞了眼刀过去,洛云凡也不怕,猥琐地笑了两下,才移开了视线。项子豪听了水忆初的话一脸感动,笑道:“阿初你真好,除了家人,第一次有人这么真心地为本少城主着想。你放心,本少城主一定会想办法的。至于你的同伴们……抱歉,本少城主是真的无能为力了,他

    们的实力是在是太低了。阿初你也不希望他们去白白送死吧?”

    这番话可以说是暗示也是威胁了,水忆初听得懂,其他人自然也听得懂。那两个年轻公子松了口气,幸好幸好,虽然还是浪费了一个名额,但好歹不会影响到他们,就可以了。

    “这……好吧,让少城主为难了,都是阿初的不是。”水忆初故作柔弱地感激道,“既然如此,那阿初就等少城主的好消息了。至于我的朋友们,也不是不明事理之人,一定也会理解少城主的。”

    项子豪满意地点点头:“哎,阿初你吃饱了?”

    “嗯。”水忆初点点头,“那我们就先去客栈了,多谢少城主热情款待。”

    “哎阿初,去什么客栈啊,你跟我回城主府吧!”项子豪说道这里,眼中就闪烁着莫名的光亮,那明晃晃的急切,让水忆初恨不得拿刀切了他的某个零部件。

    水忆初身后的几个人也都是脸色一沉,捏着拳头随时准备出手将他砸成肉泥。竟然敢肖想他们的主子,简直是不要命了!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什么德行!“不了。”水忆初浅笑道,“我和朋友们自小一起长大,一直都是一起行动的,还未曾分开过。这一次冰原之行,就要分开了,心中十分不舍。这几日,我只想在客栈陪陪他们,好好告别。多谢少城主美意!

    ”

    项子豪有些不悦,但是也不好强人所难,将刚刚积累的一点点好感破坏掉,也是假装绅士地点点头:“好,那本少城主就不强求了。再会!”

    项子豪带着另两个公子出去了,一直守在门口的随从立刻跟上。

    从开着的门看到他们走到了楼下,水忆初这才猛地灌了一杯茶水,一失手将整个杯子都捏成了粉末。

    原本气呼呼的众人看着主子这幅郁闷的样子,都偷乐起来。

    水忆初翻了个白眼:“笑个屁啊,没见过基佬泡妞是不是?大惊小怪!”

    一句话说完反而把自己恶心到了,打了个寒颤,水忆初无比郁闷地拍去手上的粉末,一踢凳子往外走:“你们结账找客栈,我出去逛逛。”

    难得看到主子这么窘迫,她一走,大家就笑开了。

    万里之外的云中天,白衣银发的妖孽男子面前一方银色的光幕,上面清清楚楚地映出了水忆初那边发生的一切。

    他身边趁手的东西已经全部被捏成了粉碎,七零八落地散落一地,惨不忍睹。

    白衣从外面走进大殿之中,一眼就看到了这一地的狼藉,嘴角不由地抽了抽,心中不胜心疼。

    这些可都是价值连城的好东西啊,竟然就这么被浪费了!

    殿主您这是太败家了!

    银倾月早在感受到白衣气息出现在大殿外的时候就将银幕收了起来,假装自己在看文书。好吧,因为案上也就只剩下这么一本了。

    “主子,宁州线人来报,许琅出关,已经出动了人马想重新占领宁州。”白衣强行压抑着自己的心疼报告道。

    “哼,痴心妄想!”银倾月将手中的书一丢,眼中红光一闪,白衣立刻转红,一头银发也瞬间转为了黑色,“入了本殿手中的东西,岂有再送回去的道理?”

    他斜靠着大椅,一言一行邪魅入骨,眼中戾气甚重。

    一想到刚刚看到的那些,他就觉得怒气要将他的胸口给冲破了。

    他放在心尖尖的小丫头,竟然要这么委屈地迁就一个恶心的龙阳者,来换取接近光明神殿的机会!他若是还在她的身边,为她撑起一片天,她又何须如此辛苦,如此委屈?

    尤其她的那一低头一娇羞,那是他都不曾见过的风情,竟然就这么白白便宜了那什么少城主,真是越想越觉得窝火!

    白衣站在下面,后背冷汗已经浸湿了衣衫。他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他这个一向冷清的主子如此大动肝火,不仅连形态都转换了,还不停地放着杀气。

    再这么下去,自己怕是都要被迁怒而交代在这里。

    好在,银倾月很快就将那外放的杀气给收了回去。他从大椅上站起来,用淡漠的语调说道:“传本殿的命令,光明神殿的人若是敢踏入宁州半步,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是!”白衣立刻答应着。

    “嗯。”银倾月点点头,“本殿有事要离开一段时间,这殿中的事务暂时都交给你负责。白衣,你给本殿守好这初月殿,另外,上次我交代你的事情,现在可以开始着手做了。”

    “是。”白衣点点头,憋了又憋,还是没忍住,问道:“主子您……要去哪儿啊?”银倾月凉凉地扫了他一眼:“家里的小红杏要出墙了,本殿要去把墙砌高点,你有意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