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0章 长得丑想得倒挺美
    桑和怒了,你以为你是谁呀?就是对着主子,我也没磕过这么多头!

    “这位小姐,你这要求会不会太过分了,我朋友也不是故意的,都已经跟你道过歉了,怎么你还要如此咄咄逼人,这难道就是邺城大家小姐的教养所在吗?”

    水忆初依然保持着基本的礼貌,但是熟悉她的人已经能听出她言语中的不悦。

    “教养?你跟我谈教养,你算什么东西?”少女冷笑道,“看你们穿的这穷酸的样子,也不过是些刀口舔血的粗人罢了,你居然跟我谈教养?也不拿镜子照照你自己先!真是笑死我了!”

    “你……”蝉烟气得就要上去打人,却被桑和拉住。“原本我朋友诚心道歉,不过既然小姐你不接受,那就算了吧。奉劝小姐你一句,出门在外,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好,我等无意惹麻烦,但也不怕惹麻烦。”水忆初脸上的淡笑彻底消失,冷着脸回了一句

    。“朋友?就凭你?小子,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德行,也敢妄想跟本小姐做朋友?”少女脸上尽是嘲讽,扫了桑和一眼,再次伸出她的纤纤玉指指向了水忆初,“你小子话很多啊,这么喜欢多管闲事,好啊,

    那我就给你这个机会,这一百个响头就由你来代替你朋友磕吧!”

    少女这句话一说完,就引起了众怒。

    给水忆初这方的人来说,侮辱他们不要紧,但侮辱水忆初比侮辱他们严重多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娇小姐,竟然敢让她们家主子磕头,简直是找死!

    这下子不仅蝉烟忍不住,就连桑和和洛云凡也再也坐不住了。要不是身为男人,不好意思对女人出手,这会儿俩人的拳头早已经抡到这少女的脸上了。

    “我想杀人,谁都别拦着我!”蝉烟一骨碌爬起来,直接就掳袖子,朝着少女走过去。

    桑和和洛云凡自然不会动,就连水忆初也只是淡淡地看戏,丝毫阻止的意思都没有。

    看到了主子的默许,蝉烟的胆子瞬间大了许多,将手指的关节掰得咔咔响。

    “敢让我家主子给你磕头,你算老几?小丫头片子,路都没走稳,就想学跑步,也不怕步子迈大了劈裂你的胯!”蝉烟说着,一拳就朝着少女打去。

    少女年纪不大,修为也不算高深,将将上了神将中级,哪里是已经神宗巅峰的蝉烟的对手?

    一瞬间,她惊恐的睁大了双眼,想要躲开可全身都动不了,只能惊恐的看着蝉烟的拳头离她的面门越来越近。

    少女身边的中年男人立刻暴起,眼中飞快闪过一丝嫌弃,但还是出手将少女救了下来。

    “好大的胆子,在老夫面前也敢对我家小姐动手,我看你们这帮臭小子是活腻了!”

    中年男人臭着脸,一副看死人的表情,看着水忆初等人。

    洛云凡一听,就呵呵笑开了。

    区区神君级别,也敢在他家主子面前大呼小叫,只怕搞不清楚状况的人不知道是谁呢!

    本来被木系灵力滋养,舒舒服服在享受的花冉终究是是忍不住了。

    这些人到底有完没完,吵吵嚷嚷的,烦死了!还有这个男的,长得这么丑,居然还敢在她面前这么对他主人说话,简直就是找死!

    花冉心思单纯,没有旁人心中的弯弯绕绕,也从来不会掩饰自己内心的想法。

    此刻觉得讨厌她就直接出了手,绿色的灵力飞驰而去,像一条灵活的蛇,直接缠上了中年男人的脖子。

    “想伤我主人,下辈子吧!”小手一个使劲,那绿色的灵力链猛的收紧,像中年男人勒得直翻白眼。

    他的脸因缺氧而红得发紫,运足了灵力想扯断那条绿色的链条可怎么都无法挣脱。

    少女原本是被这中年男人抓在手上的,此时这男人被勒得没了力气,她也自然而然的摔落在船舱的地板上。

    她看着花冉,又看了看那个垂死挣扎的男人,眼中闪过一丝愕然和惊恐。

    这小姑娘看起来年纪小小,竟有如此高深的修为吗?就连王供奉也不是她的对手!

    难不成自己今日真的踢到了铁板,她会不会死在这儿?

    不,不会的!王供奉虽然是供奉却还是个下人,但自己不一样。自己可是正儿八经的小姐,是叶城城主的千金。

    这帮没有来路的野小子,若是敢动她分毫,一定会被爹爹追杀的。他们不敢,他们一定不敢!

    少女在心中不停的安慰着自己。

    “花冉,收手吧。”水忆初抬手拍了拍她的脑袋,轻声说道。

    花冉虽然有些不理解,疑惑地看了她一眼,但还是乖乖的收手。

    中年男人死里逃生,像一团烂泥一样地瘫软在船舱的地板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今日之事,只当是给二位一个教训。我们无意生事,希望二位好自为之,莫要再因为一时任性而招惹不该招惹的人。”水忆初冷冷地警告道。

    下一站就是邺城,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她虽然不惧怕邺城的势力,但若真的与邺城本地势力对上,势必要给她增添不少麻烦,耽误她不少的时间。着实是不划算。

    少女一听心思就活络了起来。

    这几个人虽然厉害,但还算知道好歹。肯定是因为听说了自家的势力,害怕被爹爹追杀才会手下留情,放了王供奉一马。

    哼,梁子已经结下了,难不成他们以为现在收手,就能把刚才的一切都抹平吗?长得丑,想得倒是挺美的。

    待到了邺城,她回了家,定要让爹爹查封全城,一定要把这几个人抓起来,好好的折磨一番!

    少女心中有了盘算,也没吱声。

    中年男人则是怕了,刚刚那一瞬间,他离死亡实在是太近太近。没有人能在与死神有过超近距离的接触之后,还能淡定的起来。

    此刻他什么念头都没有,只想离这几个人远远的。他也不想报仇,比起报复,他这条小命更加重要。

    想着,他看向少女的眼光就更加不善了,若不是因为这刁蛮的小姐,自己又怎么会招惹上这样的强者,差点丢了小命。等回了邺城,他一定要跟城主好好说道说道,让他好好教育教育这个不懂事的二小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