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4章 老头哪里来的自信
    水忆初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表哥身手不错啊,干得漂亮!

    但是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气息断绝的黑暗圣主倒地不过十几个呼吸,又一次爬了起来。伤处涓涓地冒着黑烟,整个人的皮肤都变成了黑色,只有一双眼睛是红的。

    水忆初有点想骂娘,当初阮舒在创造黑影毒的时候,曾对她说过他的愿景,希望可以研制一种药物,能让人变得不老不死。

    最初的时候,大陆之上过于荒凉,水忆初等天成者们创造出的各族生物都因为极度恶劣的气候变化,和过于浓厚的灵气威压而存活率极低。

    彼时的阮舒还是个软弱心善的毛头小子,看到众生疾苦,心存不忍,才想研究一种药物来改善这些种族的体质,帮助他们更好地适应这个大陆的环境。

    可人生总是充满着太多的意外,从最初本着一颗良善的心,到后来成为了入骨的执念,阮舒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阮舒,你不能再研究这种药了,太残忍了,你的药创造出来的根本不是人而是怪物!”

    曾经水忆初这么劝他。

    “不!我没有错!阿初你相信我,等我研制成功,我一定会改变那些人的体质,让他们也像咱们一样都来享受享受不老不死的美妙之处!”

    彼时阮舒曾经清澈的眼底已经蒙上了一层浅淡的阴霾,他说话的时候一脸向往的表情。那种骇人的狂热和对实验人生命的漠视深深刺痛了水忆初的心。

    当时的阿初,怎么也想不到曾经有些腼腆心地纯良的小男孩,最后会走到那条不归路上。

    从此分道扬镳,刀剑相向,往日情分薄如蝉翼,被时间的洪流给撕得粉碎,永远都拼不回原来的样子了。

    好吧,她承认,或许这个时候不适合想这么多。水忆初回神的瞬间,就感受到了周围那如高山一般的威压将她牢牢地控在原地,不远处一道强劲的战气正朝着她的心口打来。我去!这么虎吗?上来就开打,都不唠上两句吗?心里吐着槽,急急忙忙一个侧身后仰躲开了这一击。战气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她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战气带起的劲风像利刃一样划开她身前的衣襟,若

    不是她里面还穿了一件护甲,只怕这会都要走光了。

    后空一翻落地,稳住身形。水忆初抬头一看,两个干瘦的老头浮在半空之中,一个灰袍,一个蓝袍,满是傲琚地看着下方。

    呵呵,果然是打了小的来了老的,没完没了了还!

    水忆初连白眼都懒得翻了,扫了一眼那个红着眼睛,完全失去了神智被药物控制的黑暗圣主,眼神微微一黯。

    叶流光已经第一时间回到了水忆初的身边,挡在了她的面前,警惕地看着两个老头。

    “大胆狂徒,竟敢在圣城撒野,今日就给本长老留在这里吧!”蓝袍长老冷哼一声道。

    这胆大包天的小丫头竟跟他穿一样颜色的衣服,真是怎么看怎么碍眼!不过他刚刚那一掌已经将她的外衣给打碎了,现在这身乌漆嘛黑的护甲就顺眼多了。

    两个神皇巅峰,但是从气势上就能感觉出来,他们的实力早就已经超过了神皇级别,只是碍于天道的存在而只能表现为神皇巅峰罢了。

    不过比起上一次遇到的许琅的分身,这两人虽然也是超神皇的高手,但气势上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简直是云泥之别。

    水忆初的实力在神皇巅峰,加上她的多系可越阶作战,对付一个绰绰有余。可是偏偏一次就来了两个,看来只能让霄绝出马了。

    “流光表哥,等下开打,麻烦你带着言儿他们先离开。”水忆初的脸色严肃,魅影流雪扇已经握在了手中。

    “只保护表妹。”叶流光说话的时候有些凝滞,但是语气却是极为坚定。

    水忆初有些无奈,她并不会有什么问题,但若是有人趁乱抓住玉兰他们作为威胁的话,她会很头疼的。

    “表哥……”水忆初还想再劝,却被叶流光打断。

    “不走。”他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木然地吐着坚定不移的字眼。

    水忆初有点无语……要怎么说服倔得似牛一样的表哥呢?在线等,挺急的……

    “算了,花冉,你帮我把他们……”水忆初看向了花冉,可又一次被打断。

    “主子你不用担心我们了,我们可以自保。”苏长言突然说道,“你放心大胆地去战斗吧,我们不会给你拖后腿的。”

    水忆初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头,心里很好奇。苏长言虽然人小,但是心智十分成熟,绝对不会拿这种事来开玩笑。他必定是还有后招,只是她很想知道,究竟他的王牌是什么?

    苏长言没打算多解释,水忆初的目光移向了玉兰,玉兰浅浅一笑,朝着她点点头,示意她放心。

    她的眼神温软,完全没有慌乱,也没有丝毫的闪躲,并不是在骗她。水忆初这才确信了,也不再坚持,将目光移回战场之上,身体已经进入了备战状态。

    “哼,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走!”蓝袍老者冷冷一笑,朝着下方率先一拂袖,六成力量的攻击就朝着水忆初飞去。

    这两个长老都是黑暗神殿的老牌长老,在神殿之中已经闭关了几百年了,若不是感应到了黑暗圣主给他们发的紧急信号,他们根本就不会出关。

    本来还以为是什么样的高手在神殿搅事呢,没想到竟然只是一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两个长老皆是不满,连个黄毛丫头都搞不定,还要劳烦他们两个,这黑暗圣主简直就是个废物!

    待到他们收拾了这胆大包天的死丫头,下一个就让这废物的东西直接废得彻底一点!

    蓝袍长老只发出了一击,就没有再动了。他满以为这一击就足够将水忆初给碾成渣了,那眼底的轻蔑根本就遮掩不住。

    水忆初冷冷地扯了扯嘴角,抬手随意一挥扇子,就将那一击给轻松击散了。想让她被一击毙命,这老头子哪里来的自信?以为他是许琅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