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8章 明明我才是你哥哥
    “因为你比我们强大。你的血脉浓度比我们浓厚太多,必定不是普通人,我们两个是魔兽,屈居人下是为了生存,却无时不刻不在渴望着尊严。我们想摆脱如今的命运,单靠我们自己的力量是不够的,所以

    我想跟着你!”

    “呵,你这小算盘打得倒是不错。”水忆初冷冷一笑,“那是不是将来再有比我更强大的人出现,你就会毫不犹豫地抛弃我去服从别人?”“若你永远强大,那我们就永远不会背叛你。”高个子眼底满是坚定,“况且我认定的强大不止是实力的强大,更是心的强大。你的眼神清澈而坚定,说明你内心也是单纯而坚定的。所以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走

    得很远,比我知道的所有的人都能走得长远。”“可是说了半天,你们跟着我并没有给我带来任何实质性的好处啊!”水忆初心中已经动了要将高个子收为己用的心思,这样聪慧又清醒的人才正是她现在急缺的。但是面上她还是保持着冷淡,没有流露出

    丝毫的情绪。

    “我们兄弟二人助你逃出圣城,算是我们的诚意。你可以考虑一下。”高个子想了想道。

    “你觉得这圣城真的困住我?”水忆初轻嘲。

    高个子抬起头,一双碧蓝的眼睛里闪动着莫名隐晦的光芒:“圣城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简单。你看到的一切只是冰山一角,圣城真正核心的力量从来没有展现出来。你若一意孤行,只会自投罗网。”

    水忆初心里很清楚圣城作为黑暗神殿的老巢,已经在绮蓝大陆上存在了太多年了,它所拥有的底蕴和不为人知的力量绝不是她能想象得到的。

    她更是清楚自己并不能硬碰硬,否则她又何必选择这种迂回的办法前来救人呢,闹到自己束手束脚的。

    “好,我答应你。若是你们能帮我顺利出城,我就留下你们。”水忆初拍板,“我出城后会去冰原,届时冰原再见,便是我们正式成为伙伴之日。”

    “我的荣幸。”高个子笑了。

    矮个子听得一脸懵逼,几次想插嘴问,都被高个子一把把脑袋按下去了。

    “你叫什么?”水忆初问道。

    “我叫阿碧,他叫阿金。”高个子道,“主人请在此等候一日,明日此时,相信以主人的实力,是可以悄无声息离开这里的吧?”

    “自然。”水忆初从阴阳镯里面摸出两瓶药扔过去,“八品归元丹,送你们了。希望你们能活到冰原再见。”

    “不会让主人你失望的。”高个子站起来,拖着矮个子就往外走。

    “喂,阿碧,去哪里啊?”阿金嚷嚷道。

    “哥哥跟着我便是。”阿碧道,身上碧蓝的幽光一闪,就化身成了当初水忆初假扮的“徐超”的模样,而同时阿金身上也是碧蓝一闪,变成了绿油油的“徐玲”。

    “从现在起叫我哥哥。”

    “为什么?明明我才是你哥哥!”

    “因为你现在是徐玲,徐玲是徐超的哥哥。”

    “我不要,我是哥哥。”

    “不叫就揍你。”

    “哥哥!”

    谈话声渐行渐远,水忆初抬手揉了揉眉心。阿金竟然是哥哥……为何她没有蛋,却也能感觉到“蛋蛋”的忧伤呢?

    “主人,它们靠得住吗?”紫肴有些担心。

    “放心吧,那个阿碧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呢!”水忆初很是悠闲,眼中寒芒一闪。

    阿碧在这密牢之中足不出户,却能准确地化形成她扮的“徐超”,这份本领决不是随便谁都拥有的。

    她开始有些期待冰原相见了。

    第二日午时刚过,水忆初就已经来到了城门。她不知道阿碧和阿金两个人究竟做了些什么,竟是将神殿里九成的护卫都给吸引走了。

    她是大大方方从天牢里面走出来的,顺手将那些死牢里面的囚犯也都放了出来。这些囚犯有的是罪大恶极被抓的,有的是含冤入狱,但无一例外,均是对神殿抱有极大的恶意。

    像是脱缰的野马,这些人一离开天牢就趁着守卫松懈,就近打砸了神殿的好几个偏殿,更是将其中的财物都搜刮得一干二净。

    临走了,还有个汉子机智地放了一把火,将仅剩的那一成护卫都尽数给吸引了过去。

    水忆初几乎完全没有费力,就从神殿里面跑了出来。可是一到街上她就目瞪口呆了,这扔的乱七八糟满大街都是的货物是怎么回事?

    什么布匹啦、低级武器啦、魔兽肉啦……各种东西都七零八落得躺在地上,整片大街一片狼藉。

    她吞了吞口水,艰难地从一堆垃圾里面绕过,路过一家酒楼门口,方觉有些饿了,推门走了进去。

    “这位客官,您是来小店就餐的吗?”小二迎上来,小心翼翼地问道。

    水忆初看到她进门的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她的身上,有些不太自在,她今天都换了一种容貌了,应该……不会被认出来吧?

    “嗯。”她强作镇定,点点头。

    小二大大地松了口气,将她往里面引:“客官请上座嘞!”

    让小二上了几个菜,水忆初慢悠悠地吃着,一边注意听周围人的聊天。

    “我的天啊,那对兄妹究竟什么来头啊?这架势,是整个神殿护卫队都出动了吧?”

    “嗨,还能有什么来头!是乡下来的土包子,前两天才进城的,好像是妹妹重病,来求医的。”

    “不会吧,两个土包子能让整个护卫队都出动?”“哎哟,我告诉你,这事吧说来也怪。那兄妹两个穷得叮当响,四处求医四处碰壁,进城第二天就不堪羞辱双双死在了医馆。可谁知道昨天行刑的时候人犯不见了!嘿,偏偏这两个应该死掉了的人又活了!

    ”

    “怎么会这样?难道他们根本就没有死,是诈死偷偷将人犯给救走了?”

    “可不就是这样嘛!不然你以为那些护卫队吃饱了撑的,要满城抓那两个穷光蛋啊!”“也是。不过听说神殿的长老们也都被惊动了,只怕这一次那兄妹两个是插翅也难飞了!来来来,喝酒喝酒,别管那些闲事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