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6章 毁尸灭迹不懂吗?
    若不是他,那是谁呢?他又是怎么进来这天牢,又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人带出去的呢?“回圣主的话,我等进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他身上的伤痕多是被魔兽所伤,应该是被守护兽杀死的。我等是在碎石之中发现的他,应该是劫狱的人与守护兽发生冲突的时候震碎的石头将他的尸身给埋起

    来的。”

    黑暗圣主想了想,终是打消了疑虑。看来真的是有高手来劫狱了。

    倒真是小看了水忆初,本是想用慕容骁将她钓出来的,谁知她竟然还有后招,藏着这么一个厉害的帮手。

    “为了今天圣城已经戒严多日了,慕容骁伤得那么重,根本就没有行动能力,兴许他们根本就跑不出圣城。圣主,不如立刻下令关闭城门,严加盘查吧!”一个长老建议道。

    黑暗圣主想了想,也没有别的办法,姑且一试吧。

    “那圣主,守护兽怎么办?”另一个长老迟疑地看了一眼地上的两兽。

    黑暗圣主轻蔑地扫了两兽一眼,还以为三级超神兽有多么厉害呢,结果还不是随随便便就别人放倒了,亏得他还一直命人好吃好喝地供着它们!

    “让它们待在这里好了,左右人犯都被救走了,谁还会来这里找它们的麻烦!”黑暗圣主的语气有些不善。毕竟这两只畜生是上面派下来的,他就是再生气也不能拿它们怎么样。

    但若是让它们待在这里,有谁看不过眼动了点小手脚,也怪不到他的头上来。

    哼,最好是死在这里,省得浪费粮食!

    黑暗圣主带着一大票人,气势汹汹地来,浩浩荡荡地去。只留下了一室狼狈和两只依旧不省人事的守护兽。

    此时,为了这莫名“高手”而焦头烂额的众人,怎么也不会想到,其实他们要找的人哪里都没有去,一直待在他们不久前才逛过的密牢之中。

    “花冉,全城戒严了,你跟玉兰他们出去没有?”

    “没来得及。我们一早就出来了,但是城门口人太多了,每一个出城的人要验证身份。没有入城资料的都被神殿的人扣下了。所以,我们根本就出不去。”

    “你们?玉兰和言儿也出不去?”水忆初心中隐隐有了猜测。

    “嗯,具体原因他们没有说。”

    “无妨。那你们先找地方躲起来,不要被抓。”

    “那主人你呢?”

    “我现在很安全,你不用担心我。照顾好玉兰他们,晚些我会去找你们。”

    “好。”花冉应了。

    水忆初切断了联系,继续低头给慕容骁治伤。

    为了防止慕容骁逃跑,那些人将他的四肢筋脉尽断,同时他的五脏六腑也被强大的外力震伤,内里出血严重。

    好似曾经被人喂过丹药吊着性命,他体内的出血了一阵就止住了,淤血全都累积在他的身体里,若是不清理出来,再将破碎的内脏给修复好,只怕时间一长,他这条性命还是保不住。

    “唉,要是清繁在就好了。”水忆初不禁感叹道。

    “哎哟,一出关就听到有人在念叨我,本小姐怎么这么受欢迎呢!”

    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让水忆初眼中闪过一丝惊喜。

    “当真是说曹操曹操到,清繁你出关得太及时了!”水忆初反身就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阿呆,你没事了吗?”宋清繁心中挂念着她的身体,出关两三回了,空间都封闭着,她知道一定是水忆初受伤太重的缘故,心中担忧得不得了。

    “我没事了,你放心吧。”水忆初浅浅一笑,“倒是你瘦了些。不过现在也不是叙旧的时候,这是我后爹,他受了重伤,需要外科手术。你是这方面的行家,慕容叔就靠你了!”

    “放心吧,只要他还有一口气,上了我的手术台,鬼门关我都能给他拉回来!”宋清繁笑道,眼中自信的神采炫目至极。

    水忆初点点头:“我给你打下手。”水忆初更擅长中医,在针灸和医毒方面造诣颇深,但是外科方面还是要欠缺一些。

    任凭外面闹翻了天,阴阳镯里面的两人依旧不动如山,只全心全意地投入在救治慕容骁的大业之中。

    有宋清繁这个外科鬼手在,那些断裂的筋脉都被一点一点慢慢地缝合了起来,期间水忆初一直用木系和水系双系灵力辅助滋养,促进裂处愈合。“断裂的筋脉已经全部缝上了,剩下的就是外伤,你应该能应付的吧?”不眠不休地奋战了一天一夜,清除了慕容骁体内的积血,又给他接好了筋脉。饶是她的修为再高,体力再好,也经不住这么长时间的

    集中精力。

    这一停下来,就觉得头重脚轻的。

    “你去休息吧,剩下来的交给我就好了。”水忆初点点头。

    宋清繁离开以后,水忆初就将慕容骁身上的外伤全部处理干净,将八品的疗伤丹碾碎了敷在伤口上,才给他缠上了纱布。

    做好了一切以后,她也去小憩了一会。

    也不过几个时辰,就被紫肴吵醒了。

    “主人,碧水金晶兽要醒了。”紫肴带来这个消息,让水忆初的睡意在一瞬间消散了个干净。

    换了身衣裙,闪身出了阴阳镯,水忆初一掀裙角就坐在了那被她劈烂歪在一边的玄铁笼子上面。

    果然没一会,两只碧水金晶兽就幽幽醒转过来。

    一睁眼就看到蓝色衣裙的少女坐在漆黑的玄铁笼上,冰冷淡漠的眼神像是利剑一样,嗖嗖地射进了它们的心里。

    它们不是肤浅的人类,仅靠外表来认人,它们很清楚,这个容颜绝美的少女与之前那个其貌不扬却实力强悍到不像话的青年,是同一个人。

    “醒了?”水忆初慵懒道,言语清淡,却让两兽莫名打了个寒颤。

    它们隐约记得它们昏迷之前好像听到了杂乱的脚步声,说明有人来了。可是……

    四下打量了一下,好似并没有见到什么人的尸体。难道他们没有打起来?“在想那些进来的人怎么没有被我杀掉?”水忆初一眼就看穿了两兽心中的疑惑,轻嗤道,“不过是些跳梁小丑罢了,人类当中有句话叫做毁尸灭迹,不懂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