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5章 那个叫张广的人呢
    “吼!”两只碧眼金晶兽一跃而起,朝着水忆初大吼。

    慕容骁虽然无力,意识却清醒,乍一看到水忆初竟然这么堂而皇之地就破开了关着自己的笼子,他感觉那一瞬间自己的血液都冻结了。

    这孩子平日里看着稳重的紧,怎么这会儿这么虎呢?

    两只超神兽,那是闹着玩的吗!

    “快走啊!”他拼着最后的力气大吼。

    水忆初没有理会他,冷淡地回眸,漆黑的墨眸之中杀意凛然,血脉威压大开,她声线森冷:“闭嘴。”

    刚想大展神威将这个有着不良企图的人类灭杀的两兽顿时就蔫了,浓重的血脉威压,让它们体内的兽血在翻涌沸腾,若不是死死压抑着,怕是都要破体而出了。

    这样的情况下,它们哪里还敢轻举妄动!只能乖乖地趴在地上,惊惧地盯着水忆初,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水忆初才没有时间理会它们,继续抬手去劈玄铁链。

    “你来干什么?快走啊!”慕容骁急了,“我伤成这样根本就跑不了,你带不走我的!”

    水忆初一剑劈在玄铁链上面,可是只留下了一道不深不浅的痕迹:“没事,你别说话,保存体力。”

    放弃了用剑,水忆初一个提气,万千火红细丝从手心一瞬间飞出,密密麻麻地缠住了所有的玄铁链。将全部的战气灌注在火红细丝当中,水忆初一声低喝,力量全面爆发。

    整个密牢都在震颤,所有的玄铁链都在一瞬间被火红细丝绞碎,一节一节掉在地上。

    没有了支撑的慕容骁从半空之中掉落下来,水忆初一个闪身出现在他的下方,准确无误地将他接住。

    “你不该来的。”慕容骁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心里暖洋洋的,又带着隐隐的担忧。

    “慕容叔,你睡一会吧,等醒过来的时候,就能看到念念了。他一直在等你回去呢,我不想他失望,你也不会让他失望的,对吧?”因着是对慕容骁说话,水忆初冷硬的语气之中多了几分柔和。

    “可是……”慕容骁还想说什么,可是眼前一黑,就彻底地失去了知觉。

    水忆初收回了放在他颈间的手,将他收进了阴阳镯空间之中。

    密牢之外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大约是刚刚那一下剧烈的震动惊动了上面的守卫们。他们虽然存着心要折腾张广,但是却不敢拿慕容骁来开玩笑。

    他们心里都很清楚,重刑犯就要行刑了,若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了什么差错,他们的下场绝不只是死那么简单的。

    慕容骁的血迹沾在了水忆初的身上,晕开成一朵朵绚丽的泣血蔷薇。她从容地站起来,回身面向地牢门口,嘴角邪气地上扬。

    两只碧眼金晶兽只觉得那迫人的血脉威压又一次提升了强度,血液像是沸腾的水一样在它们的身体之中冲撞不住,它们只来得及看一眼水忆初那杀气凛然又邪气四溢的笑容,就晕死了过去。

    脚步声很近了,密牢的门并没有关,是水忆初故意留的门。外面的人一窝蜂涌进来,迎接他们的却只有一地碎裂的玄铁锁链和笼子,以及两只晕死的超神兽。

    黑暗神殿的圣主和一众长老正在殿内商量行刑的事情。

    “水忆初她真的会来救人吗?”长老甲问道。

    “我觉得不太可能。这慕容骁又不是她亲爹,反而是她亲爹的情敌。怎么可能有人会舍命去救自己亲爹的情敌呢?”“我也觉得不可能。但说不定这水忆初会为了她母亲来救人呢?君素昔跟慕容骁从以前就勾勾搭搭,那个贱人一颗心都在慕容骁身上,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慕容骁送死呢。就是求,也会求水忆初来救人的

    。”

    “哎,你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好了!”一众长老七嘴八舌说得黑暗圣主有些头疼,“不管她来不来,我们都准时行刑!慕容骁既然已经背叛了黑暗神殿,那么必定要付出代价。至于水忆初,这是顺带的。她能来最好,若是不能来,我们

    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黑暗圣主也觉得水忆初不可能为了慕容骁涉险,他很是不理解为何上面的人要下这么一个命令。不过,既然上面有令,他照办便是。左右水忆初不来也不是他的责任,也怪不到他的头上。

    可还不等他这个念头在脑中过完,就听到一个慌乱的声音从外面响起,由远及近朝着大殿来。

    “不好啦,不好啦!”

    一个守卫弟子冲进大殿之中,“噗通”一下跪在了大殿之上。

    “怎么回事?怎么如此冒失!”一个长老不悦地大喝道。

    “不好啦!”守卫弟子喘着粗气,“死囚慕容骁他,他,他不见了!”

    “什么?”……

    密牢之中,一地狼藉,黑暗圣主和一众长老对着两只晕死过去的超神兽,脸色难看得像吞了一百只苍蝇一般。

    “到底怎么回事,说仔细一点!”黑暗圣主死死地压抑住想杀人的冲动,咬牙切齿地问道。

    一个守卫弟子被推了出来,只好缩着脖子,战战兢兢地将当时的事情仔仔细细说了一遍。

    当听到这些弟子们为了看张广的笑话,而逼迫他进了天牢时,黑暗神殿的一众高层气得差点没把这些守卫弟子全杀了。

    慕容骁啊!死刑犯啊!引诱水忆初前来的重要诱饵啊!

    特么的是能拿来吓唬一个小弟子的吗?一再强调了要重视今天的行刑,结果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竟然还是不当一回事,竟然拿这么重要的人来开玩笑,简直罪该万死!

    若不是没有听完,他们一定当即就把人给杀了剁成肉馅!

    “那那个叫张广的人呢?”黑暗圣主终于死死压着脾气听完全程,一张脸漆黑如锅底。

    “回圣主,他死了。”两个弟子将张广的尸体抬上来。

    “怎么死的?”黑暗圣主愣了一下,就在刚刚,他还在怀疑是这个叫张广的人有问题呢,谁知一转眼就被告知人死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