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4章 领班折磨行刑前夕
    “吼!”

    水忆初还没有来得及行动,碧水金晶兽就受不了了。其中一只脾气比较暴躁,直接就朝着领班一声大吼,气浪将他掀翻,让他倒飞了出去。

    臭死了!碧水金晶兽不满,这个卑微的人类真是一点眼力见都没有。他想怎么折磨人它们不在意,但是干什么要弄出焦糊这么恶心的味道来!这么狭窄的空间,这点味道好久好久散不掉的,他玩完了拍拍屁股就走

    人了,它们可怎么办?

    另一只低吼一声,安抚了一下这一只暴躁一点的,然后看向了水忆初。水忆初早从躲在契约空间里的霄绝那里知道了两只兽吼声里的意思,此刻很是乖觉地走过去将机关给关了。雷电结束,慕容骁大大地松了口气,整个人脱了力,软软地挂在半空中,冷汗早浸湿了他的全身

    ,腌在他身上的伤口上,疼得他神经都一抽一抽的。

    “吼!”满意她的识相,碧水金晶兽也没有那么凶悍了,低吼一声赶人。

    水忆初也识趣地没有多做停留,只深深看了慕容骁一眼,就走了出去。

    领班摔在了机关道里,被机关喷出来的箭射成了筛子,惊恐地大睁着一双眼,死不瞑目。水忆初冷冷地看着他,眼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

    她抬手一挥,火红细丝飞出,将他的尸体裹住拽过来。她就拎着他的尸体,冷然地按着来时的路走了回去。

    一出大牢,就引得了无数侍卫的注目。

    “这是怎么回事?”众人都质疑地看向了水忆初。

    水忆初假装出一副无辜又惊恐的模样:“领班得罪了里面那两只强大的魔兽祖宗,被它们一巴掌拍飞,直接就撞在了机关上。太可怕了,领班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去了……”

    “那你怎么一点事都没有?”有人不信,又问道。

    “那两只祖宗可看不上我这样的小人物,连杀我都嫌脏了手,不让我待在里面,直接将我给赶了出来。”水忆初委委屈屈地答道。众人看着他身上的衣服满是尘土,略微有些褶皱,从袖子里无意露出的手腕上还有大片淤青,都了然了。这小子一身狼狈,定是在里面也没有讨得好,只不过因着太卑微,超神兽大人不屑杀他才侥幸保住

    了小命。想来也是,这张广来神殿不少年头了,实力没怎么涨,倒是溜须拍马的本事一年更比一年高,要不然也不会被领班天天带在身边啊。想到这里,众人看水忆初的阳光之中尽是讥讽和幸灾乐祸,这下子领班

    死了,看他以后还怎么狐假虎威地嘚瑟!

    众人无趣地散了,左右不是犯人出了问题就好。至于领班死不死,关他们什么事?他们若是守好了这天牢,别出了岔子,搞不好上面一高兴,就让他们顶了领班的位呢!

    这么一来,就没有人管水忆初了。

    水忆初假惺惺地替领班嚎了两嗓子,就借口处理领班尸体,离开了此处。

    水忆初将领班的尸体带回了住处,她才没有那个闲工夫替他收尸呢,直接一把火烧了个干净。拴好房门,水忆初就闪身进了阴阳镯。一头扎进藏书阁,四处寻找克制碧水金晶兽的方法。

    “主人,你在找什么?”紫肴跑进来问道。

    “在找碧水金晶兽的资料。”

    “主人是想知道怎么对付碧水金晶兽吧。”紫肴笑眯眯地说道,“哪里需要这么麻烦,主人你把血脉威压放开就好啦!”

    “血脉威压?”水忆初愣了一下。“主人,碧水金晶兽是上古麒麟和别的种族杂交产生的后代,而主人你身上也有着浓厚麒麟血脉。对种族来说,纯种血脉越是浓厚,血脉威压就越强,地位就越高。简而言之,就是主人你的麒麟血脉浓度高

    于那两只小兽,只要你放出血脉威压,它们在你面前根本就动弹不了,哪里需要那么麻烦地去找什么资料呢!”

    “这感情好!”水忆初笑了,还在发愁怎么才能不惊动他人将慕容骁偷偷运出去呢,本以为最难搞定的就是那两只超神兽了,谁知竟是个大反转。

    若是许琅知道,自己特意派遣来对付她的两只超神兽,在她面前丁点战斗力都没有,不知道会不会气得内伤再加重几分。

    水忆初想想就乐,心情大好地扔了一瓶丹药给紫肴:“奖励你的!”

    这是八品的增元丹,对紫肴的恢复大有帮助。

    “谢谢主人!”紫肴笑得牙不见眼的。水忆初点点头,没有多做停留就离开了空间。虽然找了完美的借口,但是她若是离开太久,保不齐那些看张广不爽的侍卫们会给她安上什么名头,要是在这节骨眼上被挑到了错处多生了事端,她可就真的

    要呕吐血了。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到了行刑的日子。

    一大早,水忆初就被这圣城浓厚的黑暗气息给压得有些不适。阴年阴月阴日,当真是个不吉利的日子。

    最后一次换班之前,水忆初心中有些凝重,成败就在这一举了。慕容骁那般严重的情况,便是不被行刑也撑不了多久了。她今天必须救下他,否则绝不可能有第二次机会!

    “换班了,换班了!”有侍卫大声吆喝道。

    “哎,张广,快点进去看看犯人还在不在!”一个侍卫大声喊道,引得众人哄笑。

    从昨天开始,水忆初就在人前做出一副他怕死了那两只超神兽的模样,引得众人起了坏心眼,为了看他的笑话,硬是逼着他又进去了一次。

    看到水忆初出来时一身狼狈,还略微挂彩,脸上泪痕斑斑,众人都觉得解气极了。

    这不,又老调重弹,想再看她一次笑话了。

    水忆初面上委屈得都快哭了,但心里却是乐翻了天。那些侍卫们见状,更加强硬地把她往里面推。他们哪里会知道,他们一腔的恶意却是帮了水忆初大忙。

    如愿以偿地再一次进入了天牢之中,水忆初走进密牢之中,站在铁笼之外。两只碧眼金晶兽已经习惯了看到她顶着的那张不出彩的脸,也没有任何表示。还以为她是来看一眼就走的,谁知她竟是直直上前,长剑入手,一剑就劈开了玄铁的牢笼。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