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3章 情敌的女儿来救他
    这两只魔兽皆是三级的超神兽——碧眼金晶兽,带着一丝上古麒麟血脉,若是从血脉上来论,跟水忆初还算是同族呢。

    只是水忆初很清楚,它们八成是许琅的人从上面送下来的,专门准备来克制她的。

    两只魔兽的麒麟血脉经过了千万年的延续和稀释,已经很稀薄了,故而并没有感觉到水忆初的不同,只当她是一般的人类,并没有多在意。

    水忆初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她可不想在这个时候横生枝节。这两只兽实力不浅,若是对上还指不定谁输谁赢呢,就更不要提会耽误她的大事了。

    跟着领班往前走了两步,水忆初就能清楚地看到被关在笼子里面的人。

    血腥味很是浓重,他裸露在外的皮肤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手脚皆被玄铁链锁起来,就连动一动都做不到。披头散发,衣衫也破破烂烂的,唯一隐藏在乱发之下的一双鹰眸还有着丝丝光亮。

    “死了没有?”领班很是不客气地问道。

    慕容骁连一个冷哼都吝啬给他,懒洋洋地闭上眼睛。他心里清楚,这一次,他已经是穷途末路了。他不知道那一天许琅怎么会知道自己欺骗了他,他猜不到是谁泄的密,但是他能猜到自己的结局。

    所幸素昔和念念不在这里,他最牵挂的两个人都安全地活在这世上的某个角落里,再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他放心的了。

    他又想起了水忆初。从她十岁起,自己就为了素昔一直在关注她的一举一动。看着她在森林中艰难求生,在帝都搅弄风云,在万灵宫步步惊心,到后来被神殿逼到绝境。

    他一直很佩服,也一直很好奇。一个小女娃娃哪里来那么坚韧的心性,能在逆境中一步一步走出来,甚至走向辉煌的顶峰。

    这一次他必定是逃不了了,但他知道水忆初是个好孩子,她一定会好好照顾素昔和念念,如此,他便再无遗憾了。“我呸!你还当自己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圣子吗?慕容骁,你现在就是条低贱的狗,还端着架子呢,也不怕架子太大闪了腰!”领班骂骂咧咧道,“啧啧啧,筋脉尽断,实力全无,现在的你比一滩烂泥都不如,

    我就是一个小指头都能碾死你,还敢在老子面前横,我看你是活腻了!”

    说着他就走到一边,用力地按上了旁边石壁上的一小块紫水晶。

    雷电顺着玄铁链游走,瞬间灌入了慕容骁的身体之中,皮肉烧焦的味道顿时传出,充斥在这方狭小的空间之中。

    慕容骁痛苦到浑身都在痉挛,却还是死死地咬着牙不肯叫出声来。因为乱流而不停颤抖的身体将乱发抖开,额头凸起的青筋那么明显,那么狰狞。

    水忆初站在那里,强忍住想冲出去的**,静静地盯着他。他原本成熟俊朗的脸上多出来很多条纵横交错的疤痕,丑陋到根本就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水忆初心中一震,有些不忍。理智上,她知道自己不可以轻举妄动,可感情上,她到底是不忍心看到一个好人就这么被残忍地折磨,而且是为了她被折磨!领班的脸上带着疯狂和快意,他甚至想就这样电死慕容骁得了,反正明天都是要死的!曾经慕容骁高高在上,像他这种小人物就是连仰望的资格都没有。如今风水轮流转,堂堂圣子大人,竟然像死狗一样

    在他面前,被他肆意欺凌。

    他心中满是骄傲和快意,大有一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喜悦之感。好似折磨死了慕容骁,他就能顶替了慕容骁坐上圣子之位似的。

    水忆初眼中尽是矛盾和不忍,刚想出手做点小手脚阻止领班,就猛地对上了慕容骁的视线。

    那般透彻明朗的视线,带着一丝惊讶,一丝惊恐,直直的撞上了她的目光。

    慕容骁他,认出她了!

    水忆初心里微微惊讶,却很快反应过来,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

    可是慕容骁根本就不领情,领班只是个小人物,不知道他为什么一定要被留到明天行刑。但是慕容骁不傻,明日正值阴年阴月阴日,是黑暗力量最强的一天。

    他被留下一条命,无非就是为了当诱饵。而神殿要钓的大鱼,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谁。原本他还在庆幸,水忆初他们已经一年都没有现身了,任凭神殿把大陆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发现他们的丝毫踪迹。他以为水忆初他们一定是躲在了一个极其隐蔽的地方,兴许根本就收到不到他要被处死

    的消息,这样就不会冲动入网。

    可是他没有想到,她到底还是来了!

    她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里是圣城啊!她不知道两大神殿早在一年前就联手通缉她了吗?还敢往神殿的大本营钻,她是疯了还是嫌命长了?

    刚刚痛苦到极致的手,慕容骁偶然瞥见她熟悉的目光,心里大惊,差点没把自己给气死。这么多年的关注,他不是对水忆初丝毫感情都没有的。虽然比不上念念在他心里的地位,但也算得上半个女儿。

    她竟然不顾自身安危,为他涉险,让他心里又是欣慰又是担忧。

    走,快走,别管我!

    慕容骁已经顾不上身上的疼痛,拼命给她使眼色。可是水忆初的眼底满是坚定,她既然来了就不会空手而归,她答应过念念,一定更帮他救回父亲,就绝不能食言!慕容骁知道自己劝不动她,也只能无奈地放弃了,眼圈微微泛红。半生沉浮,为了神殿贡献了自己的一切,甚至差点赔上了自己的幸福。到头来,神殿给了他当头一棒,绝境之中来救他的,只有这个情敌

    的女儿。

    真是讽刺!

    “叫啊,你叫啊!”领班疯狂地大喊道。他恨慕容骁,凭什么他都那么狼狈了,还能端着架子,连这么大的痛苦加身都能忍住不叫出声来?凭什么受苦的是他慕容骁,但丑态百出的,狰狞丑陋的却是自己?活像一个一朝得势的小丑、乌鸦,在真正的雄鹰面前蹦跶,那么的可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