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2章 天牢深处漆黑牢笼
    日上竿头,张一峰坐在殿中抿了一口茶水,就见手下匆匆忙忙跑进来。

    “那两个饭桶呢?”张一峰一脸阴沉。

    “属下无用,还未找到两人下落。”手下惭愧地低着头,不敢去看张一峰的表情。

    “啪!”清脆的瓷器摔碎声响起,手下的额角开始缓缓流血。他的身体微微颤抖,但依旧强忍着没有挪动。

    “那对怪物兄妹呢?”张一峰揉了揉太阳穴,压着火气问道。

    “死了。”

    “什么?”

    “那男的一早又抱着那小怪物去求医了,在路上遇到了大长老的孙子,惊了他的坐骑犀角兽,被犀角兽一蹄子踹在了心口,当场就吐血不止。后来被路人抬去了医馆,没一会,就没气了。”

    “那那个小怪物呢?”

    “那个绿油油的小怪物自己撞柱了,听说那血愣是从医馆里面流到外面的大街上,人肯定是不行了的。”张一峰松了口气,本来还在担心那两个蠢货没回来,是不是这对兄妹有什么问题。现在倒是可以放心了,还算李帆那个家伙有点作用。看来阿丹他们是自己跑去哪里厮混了,等他们回来,非要给他们一点

    颜色瞧瞧!都什么时候了,还净想着偷懒,简直该死!

    “你下去吧!”张一峰扫了眼前这个畏畏缩缩的家伙,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手下低着头,听话地下去了。张一峰自顾自地考虑着自己的事情,根本没有注意到手下眼中一闪而逝的狡黠。

    离开了厅堂之后,这个有着普通面貌的手下就匆匆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他往床上一坐,嘴角牵起一抹浅淡的笑意。

    这个叫张广的手下不是别人,正是水忆初。徐超的身份不能再用了,她也只能另辟蹊径。

    “花冉,玉兰的身体情况如何?”水忆初心念传声给花冉。

    “目前一切正常。她的身体亏空太厉害,还需得长期调养。我只能让她的身体短期内有较为明显的好转,但是内里还是虚弱的。不过主人你放心,现在她的行动没有问题。”

    “嗯,你们先在客栈里待几天,我这里眼线太多,没有要事就不联系你们了。”水忆初想了想,“最近城里的风声会很紧,虽然易容丹好用,但在圣城当中,难免没有高手,所以你们尽量不要出门。”

    “知道了,放心吧主人。”

    水忆初起身到镜子面前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易容,确定没有问题以后才离开了房间。明天中午就是行刑的时候了,她必须要抓紧时间了。

    慕容骁被关在神殿的天牢之中,因着是重刑犯,但是看押的侍卫就是神殿的精卫队,一批二十八人,共三批,没两个时辰换一次班,换班时间很短,仅仅一炷香。

    水忆初现在扮演的张广就是精卫队的一员。还有一刻钟就是换班的时候了,她做好了准备,先去天牢外转悠了一圈,将周围的情况都熟悉了一遍。

    换了班,按照惯例,领班都要进天牢里面确认一下犯人状况的。

    张广是领班身边的狗腿子,这也是水忆初选择冒充他最重要的原因。领班刚走过来就看到张广站在牢房门口。

    领班愣了一下:“你小子,今天倒是积极。”

    水忆初心里咯噔了一下,难道被发现了?

    “头儿说笑了,这不是特殊时期吗?最近风声这么紧,属下当然也得上点心啊!”水忆初讪笑道。

    “算你小子识相!这两天都把皮给我绷紧一点,要是出了岔子,咱们都得玩完!都听明白了没有?”领头的大喝了一声

    “明白!”众人异口同声喊道。

    “行了,赶紧进去吧。”领头的扫了一眼水忆初,抬脚就往天牢里面走去。

    水忆初立刻就亦步亦趋地跟上去。

    一进门,浓重的血腥味就扑鼻而来。天牢的地是深红色的,都是被犯人的血染红的。从里面传来断断续续的痛苦呻吟和咒骂,一声一声都敲打在水忆初的心上。

    她并不是个心善的,对于这些犯人她没有什么感觉,但就担心慕容骁也受了重刑。

    跟着领班一路往里走,两边牢房里的犯人有冷漠而对的,有爬过来痛苦求饶的,有激进伸手想攻击两人的。领班似乎早就习惯了,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

    水忆初也微低着头,没有东张西望,将那些形形色色的目光都甩在了身后。

    一直走到最里面,领班对着一面墙有规律地敲了一会,就见那墙发出了沉闷的声响,缓缓打开,露出一段黑漆漆的楼梯。

    领班轻车熟路地抬手,掌心一团火亮起,将整个楼梯都照亮,然后慢慢往下走。

    水忆初用心记下来机关开启方法,然后立刻跟上。

    楼梯不长,但是两边的墙上尽是密密麻麻的小孔,一看就是遍布了机关的。

    领班没有碰任何地方,水忆初不清楚这些机关的开关究竟在哪里,只能一直跟着领班的脚步。领班在前面,走得摇摇晃晃,看起来十分滑稽。

    但水忆初却是微微皱起了眉头,领班又不是个傻子,不可能放着好好的路不走,非要扭来扭去的。除非……他是故意的!那么就很明确了,这些机关定时不能关闭的。只有按照特定的路线走过去,才不会触发机关。水忆初很是庆幸,幸好自己刚刚留了个心眼,怕自己出错,特意踩着领班走过的足迹行走的。不然此刻早就露

    馅了!

    想通了这点之后,水忆初就更加用心地去观察领班的行走路线了。

    走了不多时,一个黑漆漆的笼子就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笼子吊在半空之中,正下方是烧得滚烫的岩浆,方圆十米之内布下了重力阵法,神皇实力在当中都飞不起来。

    笼子前面还有两头凶神恶煞的魔兽看守,一感觉到有人靠近,两只兽就警惕地站起来,背上的毛都紧张地竖了起来,一旦发现不对就会立刻扑上来。看到来的是领班和“张广”,两兽才放松了警惕,炸起来的毛也软了下去,懒洋洋地趴回去歇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