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1章 想像个人一样活着
    然而事实就是——他们真的全都死了。

    红红白白的东西洒落一地,带着浓重的血腥味,狠狠刺激着在场的每个人的神经。

    寒光回到水忆初的手上,是匕首。

    她最终还是忍不住出了手。

    远处那个监视她的人动了,朝着神殿的方向狂奔而去。

    水忆初来不及多解释一句,就立刻追了过去。魅影步踏起,她的身影一瞬间就掠出去数百米,一根火红细丝在空中划过绚烂的弧度,追云逐月而去,直直缠上了那人的脚腕。

    那人的身形一顿,几乎是同一时间,他的瞳孔骤然一个紧缩,然后无限放大……

    他的尸体裹着黑衣,直直掉落在黑暗隐蔽的巷子当中,火光忽的一闪,天地之间,就只剩下了飞灰。

    水忆初没有立即回去棚户,而是躲在暗处静静地等待着。

    没过多久,那个回去报信的人就回来了。阴冷的小巷里火光又是一闪,天地间飞灰又多了一缕。

    回到棚户之中,男孩还保持着她走之前的样子,因为惊讶而瞪大的眼睛许久都不曾眨一下。让水忆初莫名有些好笑,抬手点了点他的小鼻子,她笑得轻快:“回神了。”

    男孩回神过来,看到那个绿油油的小姑娘已经坐在草榻边,小手的掌心之中绿色的灵力不断涌出,朝着女子的身体里涌去。

    那女子的气息眼见着就强了许多,脸色也不再是死灰一片。

    “兰姨……”男孩紧张兮兮地靠过去,看着她像个瓷娃娃一样一碰就碎,心疼得眼泪簌簌往下掉,“都是我不好,都是我连累了你……”

    “哭有用吗?”水忆初坐在一侧,缓缓地擦着匕首,淡淡地说道。

    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眉眼之间还是有一丝的阴郁。

    她到底还是冲动了,但是她并不后悔,只是但愿不要再横生枝节了吧。就是不知道这刚刚那个监视的人回去报告了一些什么,她如今身在圣城之中,到底比不得其他地方来的自由。她虽然实力已经到了大陆顶峰,可是神殿未必就没有诸如此类的高手压阵,况且许琅已经知晓

    她的存在,定然会派人下来支援。

    这个地方不能再待了,明天这两个监视的人没回去,她和小花冉的身份一定会暴露,到时候他们要面对的可能说不定不止一个张一峰。

    越想,水忆初越是头疼,脸色也不甚好看了。

    小男孩被她一句说愣了一下,见她不悦,想到了什么,羞愧地低下了头。

    “对不起……”小男孩怯怯道,“你杀了监视你的那个人会不会有事?”

    “杀都杀了,才来担心这个,不觉得有些晚吗?”水忆初看着他拘谨地揪着自己破破烂烂的衣摆,到底还是心软了一些,放下匕首抬手摸摸他的头,“没有那么严重。不过这个地方是不能再待了。”“确实不能再待了。这些人都是这一带的老大,他们一行一共十六个人,其他的人还在花楼那边要饭没回来。若是他们回来,肯定会来找我们麻烦的。”男孩点点头,但是想了想,又一脸为难,“只是……我

    们也没有地方可以去啊,况且兰姨这个状态,实在是不适合挪动。”

    “冉冉,动作快些,此地不宜久留。”水忆初丝毫不担心这女子,花冉的枝叶都可以长成生命之树,保下一个小女子的性命根本不成问题。

    “好的主人。”花冉闻言,小手飞速结印,生机就不断地往女子身体里涌去。

    不消片刻的时间,女子的脸色就红润了许多,精神也好了很多。水忆初从袖子里面掏出一颗疗伤的丹药来递给她:“服下,我们马上要离开了。”

    女子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就接过来一口吞下。

    “这么爽快,不怕我给你一颗毒药?”水忆初挑挑眉,调侃了一句。

    “公子若是想害玉兰,大可不必出手相救,这点小聪明玉兰还是有的。”女子浅浅一笑,温柔婉约。

    水忆初看到她,就想起了君素昔。她醒来以后还没有去看过君素昔呢,只是知道她在摘星楼里休养。依着她那般柔弱的性子,当时自己重伤不知道是不是吓坏了她。

    在心里长叹一口气,便是为了她,也要将慕容骁救出来。水忆初完全可以想象得到,若是慕容骁出了什么事情,君素昔一定会哭得天崩地裂的哭到天荒地老的。

    “公子在想什么?心上人吗?”精神头好了许多的玉兰轻声问道,一手拉着小男孩伸过来的小手,眉眼带笑。

    水忆初瞬间回神,窘了窘:“没有。你怎么会这么想?”

    “因为公子的表情很温柔啊。”玉兰弯了弯眉眼。

    “是吗?”水忆初有些恍惚,她以为自己对君素昔即使没有怨也至少没有什么眷恋的,没想到潜意识里,竟是这么温柔吗?

    “言儿觉得呢?”玉兰转头问小男孩。

    “兰姨好坏,公子都害羞了,兰姨还非要打趣他。”看着玉兰好起来,小男孩心里也大大地松了口气,捂着嘴偷笑。

    水忆初有些哭笑不得,摇摇头:“我在想我母亲,她和你很像,也是一个看起来很温柔的人。”

    “好了!”花冉收了手,站起来,“主人,我们可以走了。”

    “嗯。”水忆初往前一步,快如闪电地一把揽住玉兰的腰肢,一手将小男孩也揽进怀里,就消失在了棚户之中。炫目的绿光紧跟其后一闪而逝,消失在她的身体里。

    玉兰两人的破烂棚户在贫民区的最里面,若不是为了欺负玉兰,一般都没有人过来这边。六个男人的尸体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浓重的血腥味随着夜风越飘越远,终是引得了他人的注意。

    但是他们只是麻木地摇了摇头。

    “这么重的血腥味,不知道是玉兰的血,还是那小贱种的?”

    “谁知道呢。”

    “玉兰那个女人也是命硬,三不五时地被那么多人折腾,竟然还没死。”

    “与咱们没关系。”

    “唉……要不是老子断了腿不能走,真想也过去插一脚。”“得了吧,那女人怕是熬不过今晚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