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章 寂静如全死了一样
    那女子实在是太虚弱了,吃了一半就没有了力气又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男孩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回草榻之上,才一口气将剩下的半碗馊水给灌进了自己的肚子。

    把破碗放回原处以后,男孩才终于抬头看向水忆初:“你什么时候给我兰姨治病?”

    水忆初看着他没有表情的小脸,很想上前去抱一抱他,告诉他往后我会保护你。可是她不能……

    慕容骁还没救出来之前,她不能打草惊蛇。

    “等暗处那人走了,我就给她治病。”水忆初轻声回答道。

    男孩点点头,没说什么。歇了一会,过了午时,男孩才起身,朝着水忆初道:“我要出去倒泔水了,兰姨暂时拜托你照顾了,多谢。”

    水忆初点点头:“放心。”

    男孩这才放心地离开了棚户。

    水忆初衣袖一动,同时心念传声道:“霄绝,跟着他,护好他。”

    变成迷你小龙的霄绝速度极快,一闪就不见了踪影。

    水忆初扫了榻上的女子一眼,感受了一下那暗处观察者的方位,就微微侧身挡住了他们的视线,接着衣服的遮掩偷偷拿出了魅雪藏到了草榻之中。

    “魅雪,保护她,我跟花冉要出去一趟。”水忆初心中传声给魅雪。

    “主人放心。”魅雪虽然性子傲娇,小嘴也毒,但极为靠谱。

    水忆初这才点点头,抱起装死的小花冉就离开了这贫民区。

    夜幕慢慢地降下,在外奔波了一天的人们都回到了家中。水忆初抱着花冉,收到了霄绝的传讯以后,就立刻赶在男孩回去之前回到了棚户之中。

    暗处监视的人也回去汇报工作了,走了其中一个,还留下一个看着水忆初。

    神殿理事堂中,张一峰见手下回来,淡淡问道:“跟了一天,可发现有何异样?”手下摇摇头:“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那对兄妹是真的穷途末路了,如今连住客栈的钱都没有,只能跟那群贱民一起挤在贫民区当中。下午的时候,那小子就抱着那小怪物出去求医了,一连跑了三家医馆,

    都被打了出去。若不是他溜得快,这会子早被打死了。”

    张一峰想了想,才摆摆手:“罢了罢了,既然如此,你就再跑一趟,把阿丹叫回来吧。不用再在那两个土包子身上浪费时间了。”

    “是!”

    监视的人前脚刚走,后脚男孩就回来了。

    他身上背着个破罐子,里面装着他从酒楼泔水桶里面淘来的“好东西”。

    将第二天的食物放好,他才回到了草榻旁,抬手理了理女子散乱的头发。

    就在这时,一阵哄闹声由远及近地传来,水忆初很是明显地看到男孩的脸一下子就白了。她心中微微一顿,一种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

    不过短短两个呼吸的时间,那哄闹声就已经到了跟前。

    水忆初抬眼看去,是几个成年男子。他们虽然邋遢,但是身体还算康健,应该是这一片贫民区当中少数有劳动力的人。

    他们一行六个人,嘴中说着不堪入耳的淫词浪语,抬脚就要往这棚子里面走。

    看到水忆初的瞬间,几个男子皆是一愣,然后暧昧地扫向了草榻之上的女子。

    为首的男子呲着一口大黄牙笑得十分猥琐:“这两日生意有些忙没有来找你这个小**,还以为你会庆幸自己可以歇歇呢!没想到你个浪荡货竟然这么饥渴,一刻都离不了男人!”

    小男孩闻言,本就难看的脸色更是难看了几分,狠狠瞪了那男子一眼。

    可是大黄牙不仅不收敛,反而一把将小男孩拽到自己跟前,抬手就摸他的小脸:“小子,你这么看着大爷我,是想通了想伺候大爷我了?”

    男孩气得脸都涨红了,沉默不语,只是拼命挣扎。可是奈何他人小力气小,对上大黄牙丝毫胜算都没有,依旧被他牢牢地拎在手上。

    水忆初的眼中寒光点点,她没有去仔细检查女子的病情,可也能看出她的身子损耗得厉害。她本以为贫民区少有女人,才让男人们疯狂些,却没想到这些人竟是丧心病狂地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水忆初紧紧地捏着拳头,她忍不住了,即使暗处还有人在看着,她也忍不住了。她不能让这个聪慧隐忍的孩子就这么被荼毒了,决不能让他的生命当中留下这样的不堪的回忆!

    可就在她准备出手的瞬间,一只骨瘦如柴的手轻轻地搭在大黄牙拎着小男孩的手上。

    “黄哥不是答应过妾身不动少爷的吗?”榻上的女子有气无力地说道,生怕大黄牙不肯放过小男孩,她甚至强撑着半坐起来,主动将手伸到男人的神秘地带,企图将大黄牙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的身上。

    在她开口的瞬间,小男孩剧烈地挣扎就戛然而止了。他红着眼圈,眼中泛起了水汽,却还死死咬着嘴唇不肯让泪水流出来。

    女子眼前一阵阵发黑,可还死死地撑着嘴角的那抹媚笑。

    大黄牙被她撩拨得一阵邪火上头,哪里还想着手里的臭小子,直接将小男孩一丢,就朝着女子扑去。

    水忆初一伸手就将小男孩接了下来,这时候那女子已经被大黄牙扑倒在草榻之上了,她本就破破烂烂的衣裳再一次被扯开,露出了大片的肌肤。

    她脸色尽是痛苦和绝望,黝黑的眸子向小男孩看来,带着深深的眷恋。

    她在强撑。

    水忆初第一眼看到她就知道她的身体状况已经接近油尽灯枯了,但是她还没死,因为她放心不下。放不下她的少爷,这个小小的男孩。她不忍心让这么小的孩子一个人面对丑恶的人生。

    同时,她也知道,自己是男孩最后的亲人和最后的精神支柱,若是连她都离开了男孩,他也许,就再也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

    水忆初闭上眼,寒光一闪。

    四周突然就静了下来。

    原本还在放肆的喧闹声、淫笑声都不见了。寂静得像是所有人都死了一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