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9章 没有资格多管闲事
    贫民区,低矮的棚户大多是破破烂烂的。蜷缩在里面的多数是瘦瘦小小,面黄肌瘦的小孩子,要不就是有残疾的成年人。

    水忆初抱着小花冉一路走来,引得了无数人的注意。

    虽然她扮作了一个穷小子,衣衫虽然普通破旧,但至少还算整洁。脸色看起来虽然有些憔悴,但绝对没有营养不良造成的暗黄。

    只一眼,这贫民区里面的所有人都看出了这两人的不同寻常。

    他们,不是贫民!或者……是一个新的贫民。

    但不管是哪样,在这些贫民的眼里,水忆初和小花冉都成为了大肥羊。他们虎视眈眈地盯着两人,无数双眼睛像是雷达一样在水忆初的身上扫来扫去,好似这样就能看出她将钱财藏在哪里似的。

    水忆初丝毫不在意那些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依然如闲庭散步一般往前走。但是她怀里的小姑娘却是不乐意了。

    “初初,这些人的眼神好讨厌啊!”小花冉心念传声给水忆初。她噘着嘴,若不是初初让她扮作重病的小姑娘,她这会一准跳起来把这些不怀好意的人全都揍扁的。

    “不用在意。我们走我们的路,别人是善是恶,怀着怎样的心思都与我们无关。”水忆初在心里回答她。

    “可是……他们会不会伤害初初啊?”小姑娘微微抬起小脸,担忧地看着水忆初。

    水忆初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放心,我不是这么容易就能被伤到的人。”

    花冉终于不再纠结,虽然脸上的神色还是不太好看,但终究不再说什么。毕竟她家初初这么厉害,可不是这些奇奇怪怪的人能够伤害得了的。

    水忆初一直走到一处空荡的棚户面前才停下。这棚户里只有一个脸色苍白气息微弱的妇女和一个三四岁模样消瘦得只剩骨架的小男孩。

    “你要干什么?我们没有钱……”小男孩被这两个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给吓到了,瑟瑟发抖地问道,尽管害怕得要死,却依旧挡在那濒死的少妇的面前,紧张地盯着水忆初和她怀里的花冉。“小弟弟,你不用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叫徐超,这是我妹妹徐玲。她生病了,我带她出来看病,可是一路上钱都花光了。我们兄妹二人如今已经没有钱住客栈了,想借你家的棚户待几天,可以吗?”

    水忆初将小花冉放下来,自己也蹲下来,与小男孩平视,温和地说道。小男孩愣了一下,看了看自家这破得不能再破的棚子,怀疑地瞪向水忆初:“你胡说,我家的棚子是这贫民区里面最破的,根本就不能遮风避雨!而你妹妹重病在身,你却带她来我家这破棚子里借住,难道

    想让她病得更重吗?”

    水忆初难得惊讶地挑挑眉,这小孩看起来年岁不大,却思维敏捷条理清晰,聪明得难得。若是能将他带回水云阁好好培养,兴许将来能堪大用。一念至此,水忆初也不再装了,压低声音淡淡说道:“既然被你看出来了,那我就不瞒你了。有个人在不远处跟踪我,他在怀疑我们兄妹二人,我担心他是仇家派来的。所以想请小弟弟你帮帮忙,为我兄妹

    二人掩饰一番。作为报酬,我帮你治好你母亲的病如何?”

    “她不是我母亲。”小男孩突然开口道,眼中的悲痛一闪而逝。

    水忆初愣了一下,有些惊讶,那女子看起来二十来岁,她还以为是这男孩的母亲呢,竟然不是!

    “我凭什么相信你?”小男孩又立马接上,“你连自己的妹妹都治不好,又凭什么信口开河,说你能治好我兰姨呢?”

    水忆初抬手揉了揉眉心,这孩子还真是不好糊弄。不过这聪明劲她喜欢!

    “那我发誓可好?”水忆初浅浅一笑,“我对天道发誓,借住眼前棚户当以治好榻上女子为报酬,若有欺瞒和违背,就请天道降下惩罚,让我五雷轰顶,神魂俱灭。”

    小男孩乍听到水忆初发誓,眉间眼间尽是惊讶,可只是须臾就平静了下来。直到看到誓言法阵在水忆初脚下浮现又消失,他才彻底放下了戒心,点点头:“好吧,你们进来吧。”

    棚户是没有门窗的,只有个帘子挡在前面就当做是门了。可惜这户人家的棚子实在是太破了,就连个门帘都没有。

    “你们也看到了,我家里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所以吃饭的问题你们得自己解决。”小男孩一边平淡说着,一边用一只破碗从草铺旁边的破瓦罐里面舀出了半碗馊水来。那酸臭的味道让花冉一张小脸都皱成了包子,水忆初表情未变,但是眼神却已是冷了下来。上辈子她和哥哥流浪在大街上的时候也常常是以这些馊水为生的,后来城市改造,馊水都被专门的人收走了,他

    们无奈之下只好去偷。

    而下场就是……哥哥的惨死。

    水忆初闭了闭眼睛,那一段痛苦的过往,是她心底最深的伤疤。如今,这小男孩,跟当初的自己又何其相似!都是一样的痛苦,一样的不甘,一样在生活的重压之下艰难地挣扎着。

    小男孩伸手推了推榻上的女子:“兰姨,兰姨醒一醒,吃点东西吧。”

    躺在草上的女子闻言艰难地睁开了眼睛,哀伤地看了小男孩一眼,无力地张开了嘴。

    小男孩便将她的头托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轻轻地将碗凑到她的嘴边去喂食。

    花冉看着忍不住想吐,但见水忆初面色已经冰寒到底,终究是强忍着没有露出任何异样来。怕自己再忍受不了,花冉索性闭上眼睛,假装自己已经晕倒,不再去看男孩和女子。

    水忆初的手在袖子当中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才终于死死压住了她想出手打翻那一碗馊水的冲动。她是来救人的,她很清楚暗处还有人在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她如今只是一个实力低下、家境贫寒的穷小子,连客栈都住不起,又有什么资格去多管闲事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