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2章 真的很像濒死的狗
    “威胁?本尊这么善良的人,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呢?”许琅无耻地笑着,“本尊是好心好意给她机会报仇呢!水忆初,你莫不是心慈手软吧?那本尊替你出手好了!”

    看着水忆初眼底深藏的痛苦,许琅的心中一阵快意!对,他就是要水忆初痛,她越痛,他就越开心。

    “许琅,你我之间的恩怨,何必牵扯旁人?难不成过了这么多年,你潜意识里还认为自己不是我的对手,还需要依靠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才能打败我吗?”水忆初浅笑轻嘲。

    许琅原本得意的脸色突然一变,吃人的眼光盯着她,恨不得一口把她吞掉嚼个稀巴烂。但是瞬间,他就反应了过来,看了看水忆初,又看了看手里掐着的女人,呵呵笑了:“阿初啊阿初,都轮回两世了,你怎么还是这么别扭,这么口是心非呢?明明就很在乎这个女人,做什么非要装出一副无

    所谓的样子。你以为用上激将法,本尊就会上当吗?哈哈,你也太小看本尊了!”

    “哎呀,被识破了。好吧,我承认,我很担心她,你快杀了她来威胁我,我一定吓得立刻就向你投降。”水忆初突然一反常态吊儿郎当地说道,还附带无所谓地耸耸肩,欠扁的语气让许琅心里没底了。

    难道他估计错了?她真的不在乎这女人?

    可是刚刚她明明那么紧张,难道都是装出来的?还是现在这幅样子是装出来的?

    许琅迷惑了,但此时,十几道黑影接连到来,纷纷停在了废墟之上。

    都是阮舒培养出来的黑影怪,一个个手里都拎着一个或者两个人。这些人水忆初虽然不是全部的都能叫上名字,却知道他们都是百里家和水家的人。

    尤其其中还有一个百里靖兄妹二人和水忆初的宝贝疙瘩小可爱慕容念初!

    许琅扫了一眼那方,阴毒的目光最终停在了慕容念初的身上。他笑得嚣张:“这个女人你不在乎,那她跟别的男人生的野种你应该也不在乎吧?要不然,本尊先帮你杀了这个抢走你母亲的小野种?”

    水忆初看着许琅那明晃晃的笑意,有种想撕烂他的脸的冲动。可是她却知道,这个时候她不能轻举妄动。

    深深地闭眼再睁开,水忆初已经恢复了冷静,冷冷地看着许琅道:“你想如何?”

    许琅很是满意她的识时务,傲琚地抬起下巴:“这才像话嘛!先跪下来,给本尊磕三个头,让本尊看看你的诚意。”

    “少主不要啊!我等贱命死不足惜,少主您不要管我们了!”百里靖大声地喊道。

    闻言许琅嘴边的笑容顿时消失,一扭头,森寒地扫了他一眼,抬手一道黑刃就捅穿了他的肩膀。血涓涓流出,伤口处迅速腐烂,滋滋的声音听得众人头皮发麻。

    百里靖痛得大叫,抓着百里靖的黑影怪只是轻飘飘看了他一眼就收回了目光,眼中没有丝毫波澜。

    他已经没有了神智,完全不知道恐惧,更不会有同情。

    “好,我跪。”水忆初将视线从百里靖的身上收回来,干脆利落地往地上一跪,结结实实地磕了三个响头。

    她磕得实在,地上的碎石将她的额头都磨破了皮,见了血。可她却面色如常,仿佛伤得不是自己一般。

    许琅的心里美翻了,伸脚就踹在她的肩头,直接将她踹倒,在地上滑了好几步远。

    霄绝和玉眠笙气得忍不住想出手,可黑影怪们却在许琅一个眼神示意之下,齐齐掐住了人质的脖子以示威胁。

    无奈,两人只好将怒气生生咽下,一个个凶狠地瞪着许琅。

    被当成人质的众人又是心疼,又是恼恨,又是自责,一个个恨不得代替水忆初去受苦。君素昔更是泪湿了双眼,当即就要咬舌自尽,却被俊逸青年眼疾手快地卸了下巴。

    许琅赞赏地看了俊逸青年一眼,又转而看向了水忆初。

    “阿初,你不是很骄傲吗?你不是高高在上吗?你不是看不起我吗?怎么也会有像狗一样趴在我面前求饶的一天啊?”许琅笑着,脸上带着疯狂的快意,扭曲得可怕。

    水忆初却只是冷冰冰地看着他,无悲无喜,也没有被羞辱后应有的愤怒和惭愧。

    许琅顿时就不满意了,被水忆初压了那么多年,他积攒了多年的情绪在这一刻尽数爆发。

    他要水忆初痛苦,他想要看她痛哭流涕,看她满心懊悔,看她愤恨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样子,他想要看她匍匐在自己的脚下苟且求生,想看她卑微到尘埃里。

    他不要看她这幅冷漠的表情,好像他是一个跳梁的小丑一样,在一个人傻里傻气地演着戏!

    许琅松开君素昔的脖子,缓缓走到水忆初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阿初,风水轮流转,当年我就告诉过你,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如今,你的报应来了!”“许琅,我做过最错的一件事,就是没有在你诞生之初杀了你。”水忆初冷冷地说道,抬手一撑地想爬起来,可许琅却是又一脚踢在她的肚子上,让她又一次飞了出去,落在地上带着一堆废墟一起滚了好几

    米远。

    火辣辣的疼痛从她的腹部传来,水忆初眼前一黑,忍不住喉咙一甜,接连吐了好几口鲜血,连动一动都十分艰难。

    “舒服吗?”许琅悠然地笑道。

    水忆初瞪了他一眼,眼底的怒火已经很是明显了。

    许琅捕捉到她眼中那愤怒的小火苗,兴奋至极。她动怒了,她终于动怒了!

    水忆初倔强地用满是鲜血的手按在一堆废石上,艰难地想爬起来,可是试了好几次,都在半途脱力再次摔下来。砸得身边的废石乱滚,有几颗还跳到了很远的地方。

    许琅没有上前,而是好整以暇地站在原地看着她做着无谓的挣扎,像是在看一场很有意思的喜剧一样,每每看到水忆初半途倒下眼中止不住溢出的懊恼之时,他都要哈哈大笑,嚣张至极。“阿初,你这样子,真的很像一条濒死的狗呢!”他嘲讽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