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1章 她根本就不在乎我
    没有任何犹豫地唤出了玉眠笙接住她,才避免了砸到废墟之中的下场。

    即使如此,她体内暴动的灵力也让她血脉喷张,差点爆体而亡。

    幸而玉眠笙及时为她输入灵力,又速度拿出了她事先备好的丹药来给她服下,才紧急梳理好了暴动的灵力,挽回了她一条小命。

    “主子,你也太乱来了!”饶是一向清冷的玉眠笙这一次都忍不住呵斥她了。

    刚刚那一下他的心差点都吓得停跳了,他没有想到主人居然这么大胆,竟敢正面对上琅,硬生生与他对上一掌。

    琅即使只是分身下来,实力收到位面压制,身体强度也不是主人一个小小的神皇巅峰可以抗衡的,况且主人刚刚还是临时起意,连一丝一毫的自保措施都没有做!

    “没事,我有分寸。”水忆初深深闭了闭眼才睁开,清淡地说道。她很清醒,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知道自己的性命不止关系到自己一个人,还有霄绝等一众契约兽和紫肴等一众器灵,刚刚的行事虽然大胆,但也是经过了精密计算和慎重思考的。她在最后一刻祭出了

    小白楼里面最后一件防御圣器护住了自己的心脉,确保她不会死。

    高手过招,胜败往往就在那么一瞬间。许琅被水忆初设计,又有霄绝在后一招致命,这一局已经输了大半。如今水忆初重伤,他亦没有好到哪里去。

    血不断地从他的身上流出,在他的脚下汇成了一汪小小的血泉。许琅的脸色苍白如纸,眼中的阴毒和愤怒已经再压抑不住了。

    “好样的,霄绝,水忆初,自本尊诞生以来,还没有人能算计到本尊,今天,倒是让你们破了例。好,好得很!”许琅咬牙切齿地说道,抬手背到身后,覆在伤处。黑色的灵力从他的手心涌出,源源不断地流入伤口之中,仅仅一个呼吸的时间,伤口就止了血。只是这伤口尚未愈合不说,就连原本鲜红的血肉都尽数化为了黑色,腐烂腥臭还透着森森白骨,看上去十分

    恶心。“许琅,我们之间的恩怨由来已久了,你也不必在我们面前惺惺作态,摆出你至尊的臭架子,老子不吃你这套!”水忆初从地上站起来,服了药以后伤势好了三四成,脸色也跟着好看了许多,“今天,不是你

    死就是你亡,不会再有别的结局,放马过来吧!”

    许琅原本就难看的脸色在听到水忆初的话以后更加难看了几分,嘴角扯起一个讽刺的弧度:“呵,狂妄!那本尊就让你看看,今天究竟死亡的是谁!”

    黑色的灵力狂暴起来,从他的身上射出,蔓延向四周。

    许琅抬起头,朝着天空发出一种刺耳的声音,震得水忆初耳膜一痛,就连精神海也跟着震荡了一下。

    幸而她及时封住了自己的听觉,才没有被这刺耳的声波震得耳聋。

    但水忆初心中却是有些忐忑,许琅明明看到了自己封住听觉,可依旧没有停止,好似并不在意他这一击会不会给她造成影响似的。

    这不正常!

    除非,他不是在发动攻击,而是在……召唤!

    “不好,快阻止他!”水忆初在心中大喊。

    可是来不及了,霄绝偷袭成功,可是自己也被许琅身上的黑气给缠上,毒气入体正在与他本身的灵力缠斗,让他分不出神来。而玉眠笙又离得远,即使飞速扑了过去,却还是赶不及阻止许琅。

    许琅的怪声已经结束,这短短的时间内他不仅发出了召唤,也解开了身上的实力封印。天上乌云滚滚,眼见着就要降下雷劫来阻止这违背天道的人。

    许琅本来都想趁着雷劫降下之前赶紧解决了水忆初,可谁知那厚重的乌云只停留了一下下就消退了。许琅大喜,狠辣地发出一掌,就将飞扑过来的玉眠笙给重伤打飞。

    就在这时,水忆初感觉到远处传来他人的气息,同时许琅的嘴角弧度越来越大,那眼中的得意之色明显至极,让她脑子里灵光一闪,双眼一缩,心中的不安瞬间扩大,整个的席卷了她整颗心。

    该不会……该不会……

    黑色的影子一闪而过,出现在了废墟之中,就站在双方中间。

    俊逸的青年一身浅蓝色的劲装,双眼空洞无神,周身的威压却极强。他的脸色有些不正常的苍白,衣摆之上还有星星点点的血迹。

    这些都不是水忆初关心的重点,她如今全副心神都在这突然出现的青年的手上。因为,他的手上,抓着一个女子。这个女子一身浅色衣裙,如弱柳扶风,面容柔美之中带着病态的苍白,细长的柳叶眉因为担忧和痛苦而死死地皱着,一双如水的眸子紧紧地盯着水忆初,无奈中带着眷恋

    ,痛苦中带着狠绝。

    水忆初的心尖微微一颤,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生母——君素昔!“水忆初,听说这一世你一出生就被这个女人抛弃了,现在本尊把她抓过来交给你处置,怎么样,是不是很开心,很感激本尊呢?”许琅缓缓走到俊逸青年的身边,抬手轻轻掐住君素昔的脖子,笑得风轻云

    淡。

    水忆初的瞳孔微缩,一言不发,但面色却越来越冰寒。衣袖之下,她的双手已经紧握成拳,但还在死死地压抑着自己。

    霄绝和玉眠笙也紧绷着身体,紧紧地盯着许琅的手,在等待这时机,准备随时出手救下主人的母亲。

    “你不该用我来威胁她,她根本就不在乎我。”

    就在气氛紧张到一触即发的时候,君素昔出人意料地开了口。

    水忆初的心突突直跳。君素昔虽然在微笑,但是她眼中闪烁着的坚定的光芒已经出卖了她的心思。她想保下她!想用她的性命去换那个曾经被她自私抛弃的女儿!

    为什么?

    若不是因为场合不对,水忆初真想朝着她大吼。

    既然当初选择了放弃,又为何要反悔?既然是爱着她的,为何又要狠心将她扔在水家不管不顾,任由她在痛苦之中挣扎徘徊?水忆初诚然是怨她的,可如今,看着她嘴角边那一抹浅淡的笑容,天大的恨意也都磨灭了。毕竟……这是她心心念念了两世的母爱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