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0章 阿初你终于现身了
    他心里有些犯嘀咕,那墨无痕原本只剩一口气,但他也不太清楚自己那一掌究竟有没有打实。如今墨无痕却不见了,是自己走的还是被人救走的,他一概不知。甚至,墨无痕是死是活,他也不清楚。

    这个认知让他不爽极了。但好在宋清繁回来了。他也不算白忙活了一场。

    想到这里,许琅又目光灼灼地看向了宋清繁。

    宋清繁看到他那毫不掩饰的眼神,心中猛得一沉,下意识的扭头就跑。

    她的速度哪里快得过许琅,还没跑两步就被他一把抓住。

    “清繁,你既然已回来,说明你心中还是有我的,跟我走吧,我会让你幸福的,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

    “放开我,你这个混蛋!放手!”宋清繁不停地挣扎,可怎么都摆脱不了他那铁钳一般的双手。

    “清繁,你冷静一点,你相信我,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许琅耐心地哄道。

    可宋清繁哪里会相信他,一个劲地挣扎:“你放开我,许琅,我这辈子都不会再信你的鬼话了!你给我撒手!”

    宋清繁虽然只是女子,但毕竟是修炼者,铁了心挣扎力气也不小。许琅不想再横生枝节,便直接抬手,一个手刀砍在她的脖子上,将她劈晕过去。

    抱着宋清繁柔软的身子,许琅脸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脸颊,他轻声道:“清繁,别怕,我带你回家。来日方长,我们重新开始,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

    紫光忽的一闪,追云逐月一般直直就撞上了许琅搂着宋清繁的手。

    许琅反应极快,立刻撒手往后一撤躲开。同时宋清繁的腰肢被一道红色的细丝缠住往后一拉,险险避开了紫弧,朝着一边飞过去。

    许琅一个翻身落地,才脸色难看地看向了那紫弧袭来的方向,。那紫弧劲力蛮横,若不是他躲得快,这会手臂就被齐根削断了。

    “刚刚不还说要让清繁幸福的吗?怎么一道小小的灵力攻击袭来,你就把她扔下了?这就是你所谓的幸福?许琅,你虚伪得真够恶心的。”

    紫色的巨龙从天而降停在半空中,硕大的龙头之上,粗壮的两角之间,水蓝色长裙的少女衣袂飘飘,神色冰冷,一双墨眸之中讥诮满满。

    她怀中抱着昏迷的宋清繁,正居高临下地看着许琅,冷笑着说道。

    许琅双眼微微眯起,神色微妙,愤恨、怨怼、兴奋、激动夹杂在一起,让他原本俊逸的脸有些扭曲,看起来十分地奇怪。

    “阿初,你终于现身了。”许琅嘴角慢慢勾起,露出一抹笑意来。

    他的眼神死死地盯着水忆初,仿佛看到在不久的将来这个始终压他一头的女人惨死的样子,眼底阴冷疯狂的光芒越来越盛。

    “让你久等了,是我的不是。”水忆初讽刺地冷笑了一声,心念传声给霄绝,“霄绝,下去。”

    霄绝慢慢地从半空中降下来,水忆初抬手将宋清繁收进阴阳镯中,交给紫肴去照顾,转而拿出了魅影流雪扇和小白楼。

    看水忆初拿出了神器,许琅的眼神更加火热了。他若是能将这些神器收归己用,这天下还有谁能阻挡?

    “想要?”水忆初将他眼中的贪婪尽收眼底,懒懒地笑道,“你有这个本事吗?”

    “看来你还没搞清楚状况,你还以为如今的我是当年的我吗?”许琅说着,已经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手中黑色的灵力汹涌,蓄势待发。

    水忆初裙角被劲风吹起,莲足一抬,魅影迷踪步踏出,身形如鬼魅一般飘荡开来。

    许琅修为高,速度也快,几乎与水忆初不相上下,一边死死追着,一边不要钱地朝着她丢灵力攻击。黑色的灵力一脱手就化成锁链朝着水忆初缠过去。

    两仪火飞出,拉伸成一条长绫缠绕在水忆初的周身,万千火红细丝飞出,每一丝都准确地对上许琅扔出的黑色锁链,强强对撞然后双双碎裂。

    霄绝已经化为了人形,操控着雷电之力,让一道一道的天雷朝着许琅的头顶劈下。

    可许琅太过狡猾,每次都恰好躲开,没收到丝毫的损伤。

    虽然如此,但他的行动也收到了极大的限制,速度慢了一些,只能堪堪跟上水忆初的动作,不至于被她反过来攻击。但攻击的力道和攻击速度都被局限住,对水忆初完全造成不了伤害。

    僵持了一会,水忆初很是耐心,每一步都精准计算,没有出丝毫的差错,在铺天盖地的黑色锁链和密密麻麻的惊雷攻击之中安然无恙。

    但许琅就没有那么好的脾性了,久攻不下,他已经不耐烦了,直接加大了灵力输出在周身设下一个牢不可破的防护罩,将自己裹在其中,顶着惊雷蓦地加速就朝水忆初一把抓去。

    “就是现在!”水忆初在心中大喊一声,因着速度提到极致而几乎飞在半空之中的身子忽然一扭,折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在空中反身过来,抬手就与许琅一掌对上。

    许琅一愣,没想到她会突然反身攻击,对掌的瞬间,强强对撞掀起的强大气浪将两人反向顶开。反噬的灵力波砸在胸口之上,让许琅胸口一闷,体内灵力立刻暴动。

    防护罩一个不稳,立刻消散在空中,他的后背空门大开!

    就是现在!

    霄绝如同离弦之箭一般飞跃出去,右手化爪朝着许琅后背的空门狠辣地抓去。

    血,滴滴答答地流了一地。许琅的后背一大块皮肉都没有了,伤口几乎贯穿了整个后背,露出了森森白骨,殷红的血染红了大片衣襟,如同黄泉岸边盛开的大片彼岸花一般妖娆。水忆初没有许琅那般修为,冒险对掌的瞬间她的右臂骨头就已经尽碎,被反噬的灵力砸中,她几乎是没有任何抵抗之力地飞了出去。一大口鲜血直接就喷在了空中,阳光下血珠像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红宝石,美得惊心也揪心。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