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9章 别怕我来带你回家
    百里家大宅的废墟之中,墨无痕脱力地瘫在地上。

    刚刚紧要关头,他念出了那么长的咒文,燃烧了自己百年的寿命,才施展了秘术,将自己短暂的化为亡灵状态,打了许琅一个措手不及,才堪堪赢过了他。

    可这秘法到底是有时间限制的,如今时间已过,他的身体状况简直虚弱的不能再虚弱!

    加之之前受过的伤,如今他几乎是进气不如出气多,已经奄奄一息了。

    浮生幽鬼镰围绕在的身边,不停的响动着,十分担忧和着急。

    主人的状态极差,可它只是一件兵器,也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主人的气息越来越微弱,在一边干着急。

    “浮生,如果我死了,你就去找玖儿,以后清繁和玖儿就靠你保护了。”墨无痕拼尽最后的力气说道。

    浮生幽鬼镰一听这话,震颤得更加厉害,仿佛是在责备他说出如此不吉利的话。

    墨无痕却再没力气说话,只能浅浅的一笑。

    这笑容之中,包含了太多的苦涩和无奈,还有太多的不甘。

    老天到底是讨厌他的。上一世他的人生才开始就已结束,这辈子刚刚找到了幸福,又要失去。

    他墨无痕以前是做过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吗,才会得到如此多舛的命运。

    他也曾经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可当死亡真的来临的时候,他却那般的无能为力。

    人,真的能跟天抗衡吗?

    他突然开始怀疑。

    还没有等他在心里给出一个答案,就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墨无痕,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这是许琅的声音,他大约是怒极了,直接就出手朝着墨无痕全力的一掌打去。

    他也想清楚了,墨无痕刚刚的状态那般诡异,必然是用了什么不为人知的方法,但凡逆天的功法,都有其相应的副作用。

    墨无痕如今这幅模样,应该就是副作用已经产生了。

    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墨无痕漆黑的眸子里,映出了一脸阴狠狰狞的许琅。他心中很是平静,并没有太多的恐惧。

    在生命的最后,他眼前划过了很多的画面,从上一世开始,年幼水忆初那懵懵懂懂又胆小怯懦的小模样。

    还有这一世,一身黑裙嚣张桀骜的宋清繁,古灵精怪、常闹的他头疼不已的玖儿。还有时而白衣银发、出尘似雪,时而红衣墨发、邪魅不羁的好兄弟倾月。

    他还想起了无相城,想起了这一世自己的便宜父母。

    那些曾经出现在他生命当中的人,在这一时刻,迅速地浮现,像是回马灯一样。

    墨无痕知道,自己的大限大约是到了。

    清繁,若有来生,我还要去找你。玖儿,妹妹,我不能再护着你们了 ,从今往后,你们要兀自珍重。倾月,妖月殿就靠你了。

    永别了,这个世界……

    “去死吧!”

    许琅的手掌已经触到了墨无痕的头。

    他阴鸷的双眼之中,带着疯狂的恨意和快意。马上,马上他就能杀了这个小白脸,马上他就能看到他头颅开花脑浆四溅的美好场景了!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不知从哪儿发出的强大力量,将许琅的身子,狠狠地撞了出去!

    许琅十成力道的一掌,几乎完全没有落到墨无痕的头上!

    许琅狠狠地摔落在一堆废墟之中,尚且来不及抬头看一眼究竟是谁暗算了他,就觉得浑身剧痛,强大的威压将他包裹。他连尖叫都没来得及,就被震晕过去了。

    墨无痕艰难地转了转头,看向了向他缓缓走来的人。眼中露出一丝温润。

    “没事了,别怕,我来带你回家。”

    来人,这般说道。

    宋清繁跌跌撞撞的从密道里爬出来。

    就在她快要到达路口的时候,那密道就猛然塌陷了。一块巨石,好巧不巧的落在了她头上,直接将她砸晕了过去。

    好半天她才醒过来,惊恐地扒开身边的石头,艰难地往外爬。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昏迷了多久,也不知道她是否错过了时间。或许,在她昏迷的时候,她连墨无痕最后一面都见不着了。

    不,她不能这样诅咒自己的相公。无痕不会有事的,他那么好的人,应该会有好报的。

    可是想着她的眼泪就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无痕,你可一定要好好的……”

    等她终于从密道的废墟之中爬了出来,天已经快要黑了。

    如今的百里家,已经完全沦为了一片废墟,根本看不到一处完好的房子。

    宋清繁不停地张望着,没有看到她想要看到的那个身影,也没有看到许琅那个可恶的讨厌鬼!

    她心里很慌,难道无痕已经出事了?许琅也走了?

    “不,不可能,不会的……”她喃喃自语,安慰着自己,一面不停地四处将废墟扒开,试图寻找墨无痕的踪迹。

    他翻开一块巨石,突然发现,其下掩埋着一个人影。

    她心中一个咯噔,无痕……

    急急忙忙地搬开压在他身上的大石头,慌乱的宋清繁才看到,这人身上穿的是白色衣服。

    “无痕,不是无痕……”宋清繁有些恍惚。一颗心大起大落,像坐在云霄飞车上一样。

    她一时未反应过来,但是这白色的身影却是蓦地动了。

    许琅的分身昏迷了好些时候,直到宋清繁将石头搬开这一动作,才将他从昏迷之中唤醒。

    他睁开眼睛,艰难地动了动,从废墟里爬了起来。

    一直在愣神的宋清繁被吓了一跳,一直到他爬起来转过身,宋清繁才认出了他。

    是许琅,怎么会是许琅?

    宋清繁愣了愣,许琅怎么会昏倒在这里?难道是无痕做的?那无痕人呢?

    “清繁?你回来了!我就知道你还是爱我的,你不可能忍心丢下我的!”许琅一把抓住她的手,兴奋地说道。

    宋清繁一个激灵,立刻将手抽了回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无痕呢,你把无痕怎么了?”宋清繁反盯着他问道。

    这话说得许琅也是一愣,他刚醒来,还有一些恍惚,光想着宋清繁,倒是把墨无痕给忘了。四下打量了一下,竟是没有看到墨无痕的身影!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