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9章 许琅分身降临神殿
    第399章  许琅分身降临神殿

    “主人不要这么说,父亲会变成这样也是应了他自己的因果循环。至于母亲…… 这是她的命。就算没有主人,也会有别人的。若是她命里有着一劫,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的。何况当初主子也不知道,我又如何会迁怒主子您呢?”玉眠笙浅浅地笑了。

    “可是你父亲似乎很恨我。若是有一日,我与你父亲刀剑相向,你该如何自处?”水忆初看着他问道。

    倒不是她不相信玉眠笙的忠诚,只是她知道亲情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多么的重要,她必须要确定在玉眠笙的心里,这份亲情的重量究竟有多少,才能够避免将来出现不愉快的局面。

    “主子你放心吧,无论发生了什么,你始终都是我的主子。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会是。至于我父亲,这一世,我确实欠了他养育之恩。但是这些都是我个人的事情,我自然会有自己的办法去报答他,或者补偿他。但这一切都与主子你没有关系。若有一日,你们战场相见,我虽然不会帮着主子去对付我父亲,但也绝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到主子你,即使是我父亲也不行。”

    玉眠笙态度坚定,看得水忆初心里微酸。她摇了摇头,道:“眠笙,你是我的伙伴,我不愿你为难。我可以答应你,往后只要铁仇没有触及到我的底线,我都不会伤害他。但是……他若是执迷不悟,非要伤害我在意的人,就不能怪我了。希望到时候,眠笙,你能理解我。”

    “谢谢主子。”玉眠笙心中微暖,淡淡一笑。

    黑暗神殿之中,浓稠的黑色光芒铺撒在整个大殿之中,所有的人都虔诚地跪在地上,身子伏得很低,几乎都要贴在地面之上了。

    高高的台阶,连通着白玉的祭坛。这个祭坛通体雪白,晶莹剔透,在一片浓黑的大殿之中,显得格格不入。

    然而就是这样雪白剔透的祭坛,上面却冒出越来越多的黑烟。那些黑烟浓稠得几乎变成了黑水,源源不断的从祭坛之中流了出来。顺着那长长的台阶,一步一步地流下来,直到将整个大殿的地面全部都铺满,才减缓了流动的速度。

    此时,大殿之中的人将身子伏得更低了,就连呼吸的频率,也大大地降低了。

    众人都在屏息等待着,仿佛有什么神圣的事情马上就要发生了似的。

    随着黑烟越冒越多,那白玉的祭坛都被染成了黑色,就在那祭坛变为纯黑的一瞬间,黑光从祭坛之中猛地射出,夹杂着强大的威压扑面而来。

    许琅的分身就出现在那祭坛之上。他一身纯白衣衫,却是被黑色的光芒笼罩起来,显得格外诡异。

    “我等恭迎吾王!”以黑暗神殿的圣主为首,一众长老们齐声喊道。

    许琅轻飘飘地扫了下面一眼。在他眼里,这些人不过是最低微的蝼蚁罢了,他连一句话都懒得跟他们说。仿佛与他们同处一片天空之下久了,连自己都会被他们的浑浊气息玷污似的。

    果真是低等位面,灵气如此稀薄。许琅有些不满意,感觉到自己分身的实力被压得很低,心中十分的不悦,但又无可奈何。他毕竟是来找人的,暂时还不想多生枝节。

    “本主之前发布的命令,你们执行的如何了?可有替本主将人找到?”许琅从祭坛上走下来,一步一步走到大殿正中的大椅上,坐下懒懒地问道。

    “回王的话,您要找的女子,已经找到。”光明神殿的圣主立刻换了个方向,朝着许琅恭敬地跪好小心翼翼地回答道,“那女子名曰宋清繁,如今身在澜城百里家族之中。”

    “百里家族?”许琅皱了一下眉头,关于这个姓氏,他似乎有一些印象,但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

    似乎当年,这个所谓的百里家族并不出名。不知道是当初就存在的小家族,还是后来兴起的,但是无论如何,应该只是个小势力,他只要随手就能灭了吧。

    想着许琅也没有多在意,摆了摆手,继续问道:“另一个呢?”

    “另一个,请王恕罪,属下办事不力!那水忆初实在是狡猾,我等已派出了大量的人手,并发布了通缉令,全天下通缉她,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能,将她诛杀……”说到这里,仿佛是感觉到越来越重的威压,黑暗神殿的圣主也经受不起,不但整个人瘫软如一滩泥,身上的冷汗更是大滴大滴的往下冒。

    他知道,自己这话一出,必然是惹恼了王,也不知道王这一怒之下,他的小命还能不能保得住……

    该死的水忆初,都是这个小贱人!

    “一群废物,不过是一个小丫头,偌大一个神殿,号称高手无数却连一个黄毛丫头都搞不定,你们都是饭桶吗?既然你们这帮无用,那本主留着你们,也没什么益处了,通通都去死好了。”许琅冷酷地说道。

    他这一句话,让整个大殿的人都吓得瑟瑟发抖。

    黑暗神殿的圣主立刻往前跪行了两步哀求道:“请王息怒!请王息怒!此事说来也不全是我们的责任。这个叫水忆初的小丫头好生诡异!属下和神殿派出了无数高手,但是都还没有接近这丫头就悄无声息地失踪了,好似有什么力量在暗中保护她一般。”

    “哦,连接近都做不到,还敢号称是高手?”许琅简直要气笑了,这帮废物,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不过也好,那个多管闲事的女人没死也好,她若是死得太轻松了,自己还不乐意呢。这一次自己竟然已经下来了,那就没有道理放过。他亲自出手,才有报仇的快感。

    不过不着急,在弄死她之前,先要诛诛心才好。他要让这个死女人明白,她自己当初做的决定是多么的错误!

    他许琅才是整个天地间最尊贵的人,同样都是天成者,不过是初这个死女人,比他早生了几年罢了,凭什么她就能做天地的主宰,而自己却只能看她的脸色过活!

    自己作为天成者,却连一个丫鬟都弄不到手,凭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