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8章 挑衅水云阁的下场
    第398章  挑衅水云阁的下场

    李家主满心期待地等待着李家老祖的归来,乍一看到这血淋淋的头颅吓得几乎魂不附体。

    愣了好一会儿,他才认出来,这鲜血淋漓的头颅,竟是他期盼已久的李家老祖。

    “不,这不可能,我家老祖已是神皇高阶的高手,怎么可能打不过你一个小丫头!我不相信!”他连连摇头。

    “神皇高阶又如何,我家主子跟人打架还没输过呢!区区一个神皇高阶罢了,在我主子面前也算不得什么!”洛云凡即刻呛声道!

    “李家主,还有李家的几个长老,如今你们最后的依仗也没有了。识时务者为俊杰,想必你们都知道这个道理吧?”水忆初淡淡说道。

    “阁主,阁主,我们错了,我们真的知道错了,求阁主饶命啊!”一众长老连连求饶。

    李家主愣了好一会儿,看到自己家的长老都在跪地磕头才猛地反应过来。

    他忘记忍着痛爬起来,往前疾冲两步,跪倒在水忆初的脚下,伸手就想去抓水忆初的裙摆,却被眼疾手快的洛云凡一脚给踢开!

    “阁主,不关我们的事呀!都是光明神殿的圣女让我们干的,真的不是我们愿意的呀!”李家主撕心裂肺地喊道。

    听他这般提醒,各个长老才突然想起来,他们之所以敢这么嚣张地对水云阁出手,都是因为光明神殿的圣女带着人来找他们。

    “对对对,都是圣女吩咐的事!圣女说,只要我们按照她吩咐行事,就一定可以拿下水云阁,毒药也是她提供的。我们只是迫于神殿势力无奈之下才有如此举动,真的不是自愿的呀!”一众长老连连附和道。

    水忆初大概也能将事情猜个七七八八,只是这一帮长老和李家主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东西!若不是他们见财起意,想要私吞水云阁的丹药,也不会有如今的事情发生!

    罪魁祸首,她自然会去找,但是这帮人他也不打算放过。

    “你们说是苏吟雪让你们来的,那她当日究竟是怎么跟你们说的?而她又是怎么联系你们的?”水忆初想了想问道。

    “嗯……其实是圣女她的两个手下来找我们,并带来了传讯水晶,圣女的吩咐都是通过传讯水晶对我们说的。”李家主乖乖的回答道。

    “那毒药呢?”

    “毒药是她身边的护卫交给我们的,你们阁中那个叛徒也是圣女身边护卫掳过来的,然后被他们强行灌下了毒药,才会沦为傀儡,听从我们的吩咐。”李家主立刻说道。

    “抓人和投毒都是圣女身边的护卫做的,我们只是联合了众人来抢劫了一下水云阁,并没有做别的事情。求阁主开恩,饶我们一命吧!”长老们磕头磕得更加响亮了。

    “那你们现在还能通过联系把他那两个护卫叫过来吗?”

    “这……恐怕不行,那两个护卫已经离开了云城,我们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至于那个传讯水晶,他们当时也一并带走了。”

    “哦?他们走的这么彻底,那你们成事之后打算如何向苏吟雪汇报状况呢?”

    “这个……”众人面面相觑,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道,“我们都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没考虑过?哼,你们倒是挺有自信!怎么,就没有想过,会不成功吗?”水忆初冷笑着扫了他们一眼,吓得他们一个个身体都如筛糠,大气都不敢多出一下。

    “既然如此,那留着你们也没什么用了!云凡,把他们全杀了,把头颅割下来,挂在城门上,让所有人都知道,以后谁再敢挑衅我们水云阁,这就是下场!”

    水忆初冷酷无情的声音在前院当中响起,仿佛一道闷雷炸在跪在地上的所有人的心中!

    “不不,我还不想死,阁主饶命啊!”众人哀嚎连连,有痛哭的、有大喊的、有咒骂的,但都无济于事。

    有水忆初的威压放在这里,他们想动也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水云阁的众人拿着刀剑相向,将他们宰割在当场。

    鲜血流了一地,浓重的血腥味在前院飘荡。水忆初微不可查地皱了一下眉头,玉眠笙见状,立刻使出了清洁术,将这些污渍全都清洗干净。

    其他人也极有眼色的,立刻将尸体七手八脚地抬了出去!小院又恢复了干净整洁,但水忆初的心情却没有因此而放松分毫。

    看来神殿又作妖了,她还是要尽早做准备的好。至于苏吟雪……

    一想起苏吟雪,水忆初就有点头疼,这女人就像一个打不死的小强一般,一直蹦达在各个地方,偏生逃跑的手段极多,每每都能险险逃生。她应该好好想一想,下一次怎么把这滑溜得像泥鳅一样的女人给抓住。

    “眠笙,你回来了,我在精灵族没有遇到你,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解决完了这些事情以后,水忆初才顾得上与玉眠笙说话。

    “主人,我在精灵族外等你的时候,见你迟迟未归,并想去找人来帮忙,可是没走多远就遇到了我父亲。”

    “铁仇,你遇到他了?”水忆初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但是很快又释怀了,难怪玉眠笙迟迟未归,敢情是遇见了他父亲!

    水忆初也知道,以玉眠笙现在的实力若要真的出手对付铁仇,完全不在话下!但无论如何,毕竟是他这一世的父亲,在眠笙小的时候,对他也颇多照顾。

    父子连心,亲情是割舍不断的。你说无论如何也不会真的下杀手,对方若铁了心拖延时间,眠笙也是无可奈何的!

    “主子已经见过他了吗?”听到水忆初准确地说出了父亲如今的名字,玉眠笙微微愣了一下。

    “嗯,之前便与他交手过一次。”水忆初想了想问道,“眠笙,你可曾怨恨过我?”

    “为何要恨?”玉眠笙被水忆初说得一愣,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毕竟是因为我,你的母亲才会去世,而你的父亲也因此……”说起这个事水忆初便有些愧疚,总觉得亏欠了玉眠笙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