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章 不知道哪来的自信
    第395章  不知道哪来的自信

    洛云凡突然跪下,让水忆初愣了一下,抬手将他扶起来:“这事也不能全怪你。阁里的弟兄们都是一开始就跟着我的,我们一路走来,相互信任好似亲生的手足,你们没有防备也是正常的。说起来,背叛也不是他的本意,他只是被药物控制,失去了心智沦为了傀儡罢了。”

    “药物?什么药物?”洛云凡大惊。

    “黑影毒。”水忆初脸色有些凝重,“这毒阴险的很,我目前也没有研究出解药,只能炼出抑制此毒的药来。中了毒的人,一旦失去神智,左臂之上便会出现一条黑线。云凡,你去查一查阁里的弟兄们,看看还有没有被药物控制的。”

    “是!”

    还不等洛云凡起身离开,一股强大的威压就自水云阁的上方传来,伴随着的是一个洪亮的嗓音响起:“大胆小儿,还不速速将我李家家主请出来!”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家刚刚出关的老祖。

    水忆初只随意瞥了一眼,便见一个身着红袍形容消瘦的老头浮在半空之中,神情傲琚,姿态更是不可一世。

    “将将突破神皇高阶,难怪李家敢这么嚣张。”水忆初点了点头。

    这大陆之上实力的最高峰就在神皇级别,一旦突破了神皇巅峰晋级无上至尊,就可以破开位面去往上层的云中天。

    世人皆知两大神殿的殿主实力在神皇前期,已经是大陆上公认的第一人。却不想,云城这种中流的城市之中的二流家族,竟然出了一个神皇高阶,难怪这么有恃无恐。

    “主子,此人修为高深,已经超过了属下,您要当心。”洛云凡尚未觉醒前世记忆,即使再怎么勤学苦练,这么短的时间内也只能爬到神王级别。

    李家老祖的威压一放,他就觉得胸口一阵气血翻涌,若不是水忆初及时替他化解了威压,只怕已经是一口鲜血喷出瘫软在地了。

    “无妨,以他的修为,还伤不到我。”水忆初淡淡地说道,“你去地牢把李家主和李家的几个长老带过来。”

    “是。”

    大街上,无数百姓都在远远地围观,包括那些吃了大亏的家族,也都纷纷出来看热闹。

    他们多数被水忆初敲诈去了大半的家财,一个个都憋着口闷气呢。虽然他们收拾不了水云阁,但是眼下看到有别人找茬,都暗戳戳地乐着呢!

    “这水云阁也是倒霉,才开张几天,就被砸了两次场子了。”

    “谁说不是呢,不过里面买的丹药真的好用啊!”

    “是啊是啊,效果比我之前在别处买的足足高了三四成呢!而且价格也就比市价贵一点点,划算极了。”

    “若不是这样,你以为这些人吃饱了撑的去砸场子吗?”

    “砸场子是假,想吞了水云阁才是真吧。”

    “听说水云阁的阁主是个小姑娘,真的假的?”

    “真的,她回来那天我瞧见了,看起来可嫩了,绝对不过百岁。”

    “什么?不过百岁!那也太小了吧!”

    “难怪这些人这么有恃无恐,一个小姑娘开的店,还不是随意拿捏吗?”

    “那不一定,那小姑娘人虽然小,本事可不小呢!三天前,她回来的那天,一个人对上十二个家族近千人,只一招,就让千人全跪了。最后十二个家族的家主和长老都被关进了水云阁,愣是花了大半的家财才赎回来的,一个个的老脸都丢尽了。”

    “真的啊?可是,这李家的老祖一百多年前就是神皇高手了,如今又突破,只怕那小姑娘再厉害,也不是对手啊!”

    “嗨!我说你们一个个的瞎操什么心啊!横竖这水云阁灭不灭丹药都不归咱们,咱就看个热闹呗!管他三七二十一呢!”一个醉汉懒懒地靠在街边的小摊上,大嗓门地喊道。

    惹得周围人都多看了他几眼。

    “哎呀,快看,那小姑娘阁主出来了!”

    众人睁大了眼睛看过去,只见十七八岁模样的娉婷少女,一身水蓝色及地长裙,外罩烟蓝色轻纱,腰间别着一把白色的扇子,纤细的手腕上一个深紫色的镯子衬得肤色更加白皙。

    仿佛丝毫没有收到威压的影响,她缓步而来,裙摆微动,墨发高束,上面挂着的水晶铃铛流光溢彩。

    面上冰寒,一双墨眸如古井深潭波澜不惊,一眼便能看进人的灵魂深处。挺直的脊背让她的气质更加高贵冷艳,只是随意地往门口一站,就是万千风华,让人惊艳沉沦,不愿自拔。

    “老头,下来。”水忆初抬头看着半空之中的李家老祖,朱唇轻启,吐出的话却是毫不客气。

    “死丫头,你叫本皇什么?”李家老祖老眼一凸,这黄毛丫头竟然如此嚣张!看来必须要给她一点颜色瞧瞧,于是立刻加大了威压。

    岂料周围看热闹的人都觉得胸口闷窒,忍不住后退百米,水忆初却好似浑然不觉一般,依旧闲闲地站在那里。

    “两个选择:一、自己下来;二、我亲自动手。”水忆初伸出细白的手指,面上已有不耐。

    “死丫头不知好歹,非要本皇出手教训你一番才肯学乖!”李家老祖见她对着自己的威压毫无反应,不由怒火中烧。

    直接抬手,朝着水忆初就打出去一掌。这一掌他并未尽全力,只想打她个半残,让她知道知道厉害。

    谁知,掌风刚刚到她跟前,就被一层浅蓝色的光罩给挡住,轻飘飘地就化解了去。

    李家老祖双眼一缩,小小年纪的丫头定不会有高深修为,定时身上带着高品阶的防御圣器!若是他能将这圣器夺来,岂不美哉?

    “小丫头,别说本皇以大欺小,你若是乖乖地将你这水云阁和身上的防御圣器交给我,再放了我李家的人,本皇就不计较你这一次的冒犯之罪了,如何?”

    李家老祖一脸你得了大便宜的样子,看得水忆初直想翻白眼。

    “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水忆初觉得脖子有点酸了,直接放出了威压,“给我滚下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