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1章 乖乖听话破财消灾
    第391章  乖乖听话破财消灾

    轻飘飘地自空中落下,站在了水云阁众人的前面,水忆初纤细的身影在众人眼中却是巍峨如山,仿佛破开乌云的阳光,一下子就映亮了众人的世界。

    “阁主!”

    “主子!”

    众人纷纷兴奋起来,看着水忆初的眼神都是亮晶晶的。

    水忆初随手扔了十几个药瓶给他们,冷声道:“小伤小毒的不知道吃丹药吗?我走之前给你们留了那么多都是拿来做摆设的吗?”说着一把推开站在前面的人,一掌就将洛云凡身上罩着的灵器钟给拍了个粉碎。

    “主子,您回来了……”洛云凡正被阵法磨得筋疲力尽,突然一下摆脱了出来,被阳光晃得几乎睁不开眼,只能勉强看到一个轮廓。但主人熟悉的气息,却是让他的心顿时就放了下去。

    这一放心,就是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水忆初面色黑沉,一手托住洛云凡,迅速给他塞了几颗丹药,然后就拿出了针在他周身大穴上飞速下针。

    “主子,不是我们不想吃,实在是没有存货了。”桑和服了药,气色好了一些,有些惭愧地红着一张脸道,“都是属下等人没有用,连些心怀不轨的杂碎都敌不过,守不住主人您留下的丹药。还连累了头儿,请主子责罚!”

    说着他“扑通”一声跪下来,其他人也都纷纷跪下来,羞愧得大气都不敢出。

    “确实没用。”水忆初脸色难看极了,一想到若不是她今日恰好回来,是不是这些多年前就跟随她的人就会就从消失了呢?

    一想到这里,她就压制不住自己周身的杀气,看向李家那方的眼神,冰冷得仿佛淬了冰一般。

    给洛云凡匆匆处理好伤口,水忆初就将他交给了霄绝,自己慢慢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李家主。

    “贱人,你对本家主使了什么妖法,快点放开本家主!”李家主不知死活地在叫嚣着。双腿剧痛,想也知道内里的骨头都碎成了渣渣,只想赶紧吞药疗伤。

    奈何有水忆初的威压镇着,他和这一方的人都不得动弹一分,只能拿眼刀子刮她,伤不到她分毫。

    水忆初笑意冷然,看着李家主的神情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一般,那种深入骨髓的凉意,让李家主心底最深处的恐惧都被勾了出来,像是一只被踩住了尾巴的猫一般,整个身上的毛都炸了起来。

    “不许看着本家主!信不信本家主挖了你的眼睛!”他尖叫着,声音尖锐如鬼魅,已然破了音。

    水忆初抬手就掐住他的脖子,纤细的手指微微用力,就将他全部的声音都卡死在嗓子眼里。

    “做狗就要有做狗的自觉,主人不在,你还吠得这么欢,是嫌自己活得太久太惬意了吗?”水忆初扫了他一眼,声音淡淡。

    李家主顿时就萎了气势,可是仿佛想到了什么,又立刻精神起来,恨恨地盯着水忆初,示意她松手。

    “怎的?倒是我提醒你了,让你想起自己还是有主之犬,反而有恃无恐了?”水忆初看着他的眼光有些嘲弄,又是狠狠一掐。

    李家主的眼珠子差点没凸出来,一张脸因为缺氧憋得青紫,额头上的青筋一根根暴突出来。他伸手想将水忆初的手掰开,但水忆初只稍稍加大了威压,就将他连手都抬不起来,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在死亡之路上越走越远。

    但水忆初到底没有杀他,只堪堪停在了他断气的前一瞬,就将他想烂泥一眼丢在地上。看着他趴在地上苟延残喘,水忆初才懒懒地撤去威压,朝着其他的人道:“今儿个来的人不少,虽然我水云阁初建,庙宇尚小,但是招待贵客的茶水还是不缺的。快到饭点了,各家的家主和长老就留下来用个便饭吧。至于其他人,你们就各自回家取些钱财来。否则的话……只怕是你们的家主和长老就要在我这里多留些时日了。”

    水忆初浅淡的言语仿佛在聊天气一样,轻描淡写的完全不似威胁,却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敢反驳她的话。一个照面,一点威压就让他们全跪了,这样的高手,不是他们能够抵抗的。

    想活命,还是乖乖听话,破财消灾吧。

    其他随大流来的家主和长老们都不敢有所反对,倒是李家主有话想说,但是看着水忆初冷淡的神色和满身煞气,一肚子话都卡在嗓子眼吐不出来了。

    扭头给贴身护卫使了个眼色,李家主在心里暗戳戳地想着,等老祖来了,还怕收拾不了一个小丫头吗?到时候,他非要让这死丫头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以雪今日之耻!

    一众下人灰溜溜地跑了,剩下的二十多人都被水云阁的人给押进了水云阁的地牢之中。水忆初看了看日头,悠悠然加上了一句:“蝉烟,到饭点了,让人给各位家主长老送顿‘好饭’。省得传出去,说我水云阁小气,连顿饭都舍不得请。”

    “是。”蝉烟低眉诺诺地应了,转身就一溜烟跑了。主人身上有杀气,她还是离远点的好。

    有了水忆初的默许,桑和特地带人从酒楼买回了馊水,给牢中众人添了一顿“丰盛”的午饭。各家家主和长老闻到味道的时候,脸色就极其精彩。

    “阁主这是何意?”一个清高的长老瞬间就甩脸子了,“士可杀不可辱,你们水云阁不要欺人太甚!”

    桑和瞬间脸色就沉了下去:“觉得受辱,那你就去死呗,没人拦着你以死明志。今日若是易地而处,我们阁主未曾及时赶到,我们的下场也不见得就比你们好。可你们多家围攻水云阁之时,可有想过放我们一马?”

    “哼,脸皮早就撕破了,还想再贴回来,这天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蝉烟也冷哼道,“早在你们卑鄙无耻地偷袭暗算,强取豪夺之时,我们之间就已经是不死不休了。如今你们还重伤了我们的头儿,我们主子最是护短,伤了她的人,还想全身而退,简直是痴心妄想!有口馊水就不错了,再不识趣,你们怕是连馊水都没得吃!”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