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9章 父子反目大梦初醒
    第389章  父子反目大梦初醒

    水忆初静静地听着她的话,也不打断。

    “阿初,我真的很羡慕你。我曾经一直以为,只要我先遇到他,又足够真心,一定可以换来他一眼回眸,一丝怜惜。如今重活一世,又懵懂了数年,我才终于懂得。感情之事,从来都无所谓先来后到,也不是付出就一定会有回报。他非我良人,纵然我一往情深,对他而言,或许反而是负担。以前我不懂,轻信了小人,与你为难,还险些害你神魂俱灭不得超生,都是我的错。这一世往后的日子,我不会再介入你们的感情,希望你如今能多多放他在心上,与他平安喜乐地相伴一生。”

    “我会的。”水忆初的声音虽轻,却无比坚定,不知道是在对着叶浅曦说,还是在对着自己说。

    “这东西,是你的吧。”叶浅曦从身上摸出了那个水晶铃铛,“当初在大能遗迹之中,苏吟雪将之交于我,如今是时候物归原主了。”

    “苏吟雪……”水忆初目光一凝。

    “她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总觉得她的气息有些熟悉,却又想不起来,日后你再见到她是须得提防这些。”

    “多谢提醒。”

    水忆初没有在精灵族逗留很久,与叶浅曦说完以后休息了一会就匆匆离开了。

    那日将玉眠笙一个人留在外面,到如今都没有联系上,水忆初难免有些担心。

    “主人不用太担心,天道之子,没有那么容易就出事的。”霄绝见水忆初一路眉头紧皱,还以为她是在担心银倾月,不禁出声安慰道。

    水忆初微微摇了摇头:“我不是在担心小月,而是在想眠笙。我们在精灵族已经逗留了大半个月,就是再远处的救兵也该搬来了。”

    听水忆初说完,霄绝也沉默了。

    “这些日子你去哪里了?”水忆初突然想起来。

    霄绝愣了一下,身子微微僵硬了一瞬,不答反问道:“主人收了新伙伴,怎的都不带出来认认人?”

    一经提醒,水忆初才想起契约空间里的小姑娘。当下就将她放了出来。

    小姑娘并不是清醒着的,而是在昏睡之中。圆嘟嘟的小脸上也没什么血色,看起来颇为可怜。

    “她这是……”霄绝大惊,下意识伸手想从水忆初手中接过小姑娘,却生生忍住了。

    “如你所见,她从跟我契约之后就一直在昏迷。”水忆初抱着小姑娘一点都不费力,顺便通过手掌将木系灵力输入到小姑娘的身体里为她滋养。

    “那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不知道啊,伤好了应该就能醒来了吧。”水忆初随口回答着,因为心里还想着别的事情,一时也没有注意到霄绝复杂的神色。

    水忆初没有再将小姑娘放回去,让霄绝化了兽型,直接带着她上了霄绝的背,一路往云城的方向去了。

    距离精灵族千里之外,玉眠笙和铁仇遥相对峙,各自剧烈喘息,但都不肯退步。

    “为父生你养你一场,到头来,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吗?”铁仇红着眼,持着剑的手微微地颤抖着。

    玉眠笙长长的羽睫微微低垂,他身上伤痕累累,虽然都是皮外伤,但也让他失了不少血,形容狼狈不堪。他向来梳得齐整的发丝已经乱了,在风中放肆地轻扬。

    “她是我的主人,我无论如何不会伤她,也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她。”玉眠笙的声音有些疲软,这些日子以来,他已经无数次同铁仇解释当年的事情,也很努力地想让铁仇改变对水忆初的仇视,但都收效甚微。

    铁仇已经将水忆初当成了杀妻仇人,不死不休,谁的劝说都听不进去。儿子站在了对立面,他也能为了报仇刀剑相向。

    从那一年开始,他的生命之中就只剩下了报仇一件事情,对他而言,这就是他全部的生命,是他活着唯一的意义。为了报仇,他挺过了一次又一次禁药的摧残,一步一步生不如死地走到今日,有了如今的修为和成就。

    他满心满眼都是要杀死水忆初,若不是如此,他的存在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交手了大半个月,玉眠笙终于死心,也看透了铁仇的心思。他知道,如今谁是他真正的仇人已经不重要了。铁仇无非是想找一个精神寄托,来支持自己活下去。这个执念,他打不破,也不能打破。

    纵然恢复了过往的记忆,他也无法真正地将这一世的生父给完全割舍,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去死,但也不能放纵他去害自己的主人。

    默默叹了口气,大约这就是报应吧。当初为了娘亲造下的罪孽,到了如今结出的果,就是父子反目成仇。既然他想大梦一场,自己作为儿子,就陪他闹一场吧。

    当日主子没有出来,他就设法通知了墨无痕,算算时间,接应的人应该早就到了吧。

    之前一直死寂的契约今日突然有了一丝波动,带着他的修为也精进了些许,想来是主人的境界又提升了。既然如此,他也该回去主人身边了。

    “玉眠笙,我再问你一次,你是不是真的要与我作对?”铁仇盯着他的脸,盯着与爱妻几分相像的轮廓,一句脱口,已是撕心裂肺的疼。

    “父亲,我非是与您作对。当年的事情我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但您还是执迷不悟一意孤行,可以!我是您的儿子,我可以陪着您闹。但是我的主子,她没有那个义务来成全您的执念,也没有时间和精力浪费在您身上。儿子永远是您的儿子,但若是父亲您觉得,一个活生生的儿子还不及您的执念重要的话,那就放马过来吧。儿子今天就把话撂在这里,您想动孩儿的主子,就踩着孩儿的尸体走过去!”

    “你……”铁仇双眼一凸,气得血气阵阵上涌。

    玉眠笙伸手抹了一把嘴角的血丝,转身几个轻跃身影就消失了。茫茫天地之间,就只剩下了铁仇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风中,佝偻着背,衣袍被风吹得烈烈作响,徒留苍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