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8章 傲他不会丢下我的
    第388章  傲他不会丢下我的

    精灵女王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一下子就弹了起来,尖叫道:“不可能的,傲他是爱我的,他对我是真心的!才不是你那个贱人娘可以相提并论的!”

    “咔嚓!”

    “啊……”精灵女王凄厉地叫声传出去很远。

    洁白的锦帕在他如玉的指尖停留了一瞬,抹去了上面她的气息之后就悠悠然落在地上,与尘土滚做了一堆,静静地燃成了一团灰烬。

    “本楼主不喜欢有人拿手指着本楼主。”赫连千盏说得轻描淡写,“我看你如今也潦倒到这份上了,有些话不妨就直说好了,省得你再做些不切实际的白日梦。得了生命之树的生机,赫连傲如今已经复生,虽然实力并未完全恢复,但也是迟早的事。他已经不需要你了,你也不必指望着他会再回来找你。”

    “不会的!傲他不会丢下我的!”

    “我是该说你天真好呢,还是蠢好呢!”赫连千盏慵懒地抿了一口酒。

    精灵女王仿佛被人抽取了全身的力气一样瘫软在了地上,失神地喃喃着:“你明明人就在生命园里,为何没有动手?之前不是说好的吗?”

    赫连千盏的动作微微一滞,迎上了水忆初投来的同样疑惑的目光,他沉吟了一瞬,才又恢复了邪气入骨的样子:“可之前,你没有告诉我,进园子的人是小豆芽啊!”

    他的语气颇为无辜,让精灵女王愣了一瞬。呆呆地看了看水忆初,又呆呆地将视线移回到了赫连千盏的身上,半晌,她才突然反应过来,状若癫狂地指着水忆初大笑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水忆初本没反应过来,但见赫连千盏眼波流转,眉眼含春的样子,哪里还不明白精灵女王误会了什么。当下就瞪了赫连千盏一眼,恨不得脱了鞋抽他丫一鞋底。

    但是她也没有去费口舌与精灵女王解释什么,左右一个半疯的婆子,说的什么她也懒得理会。

    但是有一事,她却是不得不问的。

    “精灵女王,别的我不想知道。我只问你一句。云千陌他究竟在不在精灵族?”

    精灵女王疯疯癫癫地大笑了一会,然后带着诡谲的神情道:“你猜。”

    此话一出,水忆初立刻就明了自己被耍了。也不想再搭理她,直接扭头朝着一众长老道:“事情的始末你们想必也听清楚了,这是你们精灵族的内部事务,我也不便插手,便交由你们自行处理吧。”

    “姑娘妙手回春,救我精灵一族于水火之中,我等不胜感激。这贱人犯下此等罪孽,我等定不会轻饶了她,必定会给您一个交代!”大长老率先跪了下来,朝着水忆初深深叩首。

    所有的臣民都跪了下来,虔诚道:“多谢姑娘大恩大德!”

    一时间,所有精灵族人身上都飞出了零零星星的一些小光点,汇聚在一起飞向水忆初,在她周身环绕一圈,没入了她的身体之中。

    “精灵祝福!”赫连千盏难得真心笑了一笑,“小豆芽,你可真是好运气。精灵祝福可是要以精灵族人三年寿命为代价才能送出的,得整个精灵族所有臣民的祝福,往后你在修炼一途上会更加得心应手,心魔和瓶颈也会大大减少。恭喜啦!”

    水忆初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意外之喜,不过她费了那么大力气救下了生命之树,这点点小回馈也是受得起的,想来也没有很纠结,只是轻声道:“举手之劳罢了,无须行此大礼。”

    “水姑娘说笑了,救活了生命之树,就是救活了我们整个精灵族。往后姑娘若是有何差遣,我精灵族万死不辞!”大长老代表着精灵族许下重诺。

    水忆初心想着多结些善缘也不错,兴许未来可以用上,也就点点头默认了。但是眼下她最关心的还是银倾月的下落,于是想了想,朝着七长老道:“七长老,若是我说我有办法让叶小姐醒过来,您可放心将她交于我?”

    “什么!”七长老惊讶地一时失态,但很快就回神过来,惊喜道,“放心,放心!水姑娘大人大量,不与老妇人计较,愿伸出援手,老妇感激不尽,岂敢怀疑!”

    “那就麻烦七长老再为我准备一间的干净的屋子。我有些事情想问一问叶小姐,是以不想多等,往长老体谅。”水忆初的意思是立刻就要出手相救,七长老又岂会拒绝,立刻吩咐下去。

    半个时辰以后,水忆初面色微微苍白地站在床边,看着床上的温婉女子慢慢睁开了双眼。

    “阿初?”叶浅曦睁开双眼看到她,第一句竟是这个,让水忆初愣了好大一会。

    “我是晨,你……不记得我了?”她见水忆初半晌没说话,试探着问道。

    “晨……”

    水忆初喃喃自语,想起之前霄绝和眠笙对她说的话,原来无论前世今生,与她争男人的都是一个人啊!当真是执着得可怕。

    “我记忆尚未恢复完全,确实是没有想起有关与你的事情,抱歉。”水忆初淡淡回道。

    “无妨,本来也就不是什么美好的过去,你想不起来更好。”叶浅曦的声音还带着些许的虚弱,听起来格外低落一些。

    屋内又是一阵沉默,半晌,水忆初开口,轻声问道:“你来精灵族之前最后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可知他如今的下落?”

    “他?”叶浅曦愣了一下,“你说的是月?”

    水忆初没说话,默认了。

    银倾月是天道之子的事情在以前一直是个秘密,从来都没有人将月和天道之子联想到一起,除了当年的阿初也没有人真的见过天道之子的真面目,直到最后的大战。

    不过他一身白衣翩然降世的时候,晨已经殒身遁入轮回了,因而根本不知她倾慕了一生的月,其实只是一缕残魂。

    “我是偷偷跑出来的,走之前他对我说要做一笔交易,不惜一切代价换精灵圣水。”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其实我当时动过私心,想以圣水为交换,求得一个名分伴他身旁。但到底还是舍不得勉强他一丝一毫。自我离家开始,便再没见过他,也不知他如今下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