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7章 像我那个短命的娘
    第387章  像我那个短命的娘

    水忆初的身子还呈现着下落的姿势,一时间感应到了也不善闪躲。不过她倒也不是很慌张,因为余光瞥见一道深紫灵力追云逐月而来,那熟悉的气息不是霄绝又是谁。

    暗红色的灵力偷袭虽然来势汹汹,但到底是重在力道而非速度,因而紫光到底是快了一步,赶在暗红色灵力到达水忆初面前时堪堪将其挡了下来。

    而紫芒消散后,暗红灵力剩余的威力,已经不足以对水忆初造成什么威胁了。她只抬手轻轻一抓,就撕裂了去。

    轻飘飘地落在地上,水忆初回身看去,暗红色的人影从东南方向而来,朝着她急速冲来。那气势极其凶悍,仿佛要将她就地正法一般。

    可是临到头来,却是在离她二十米的地方,脚步生生一转,连带着身子也扭了个方向,匆匆逃了去。

    水忆初还以为他要攻击自己,本已做好了防备之势,却不想他突然逃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抽冷的火红细丝慢了一步,没能将他给留下。

    霄绝此时也追了过来,手里还拎着形容狼狈的精灵女王。

    将精灵女王像是垃圾一样地丢在地上,霄绝的脸色难看至极,上上下下打量了水忆初一番,确定她并没有受伤,才松了口气。

    “霄绝,这是怎么回事?”水忆初问道。

    早在精灵女王被丢在地上起,精灵族人们心里就打起了鼓,有心想问,但一个是兽皇一个是刚刚救了生命之树的大恩人,他们一个都不敢得罪,只能生生憋着。

    当下水忆初问了出来,众人立刻眼巴巴地看着霄绝,等着他的解释。

    “这女人在精灵族里设了一个生机大阵,将生命之树的生机通过大阵灌倒了赫连傲的身上,以此来帮助赫连傲复生。此番更是心大,想将我们一网打尽,吸尽我们的修为为赫连傲助长实力。”霄绝眼中闪过一丝凛然的寒意,盯着地趴伏着的精灵女王,生生盯得她忍不住颤抖。

    “什么?”精灵族一下子炸了锅,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们一直崇敬着的,膜拜着的女王大人,竟然是将他们全族推向深渊的人!

    一时间,所有人仇恨的目光都化为了刀子,朝着精灵女王飞去。

    “赫连傲?”水忆初愣了一下,这名字仿佛有那么一丝的熟悉,但是她却没什么印象。倒是这个姓氏让她不禁想到了某个人。

    “小豆芽,露出这般深思的神态,可是想起风流潇洒的本楼主我了?”带着性感磁性的声音突然从生命之树那边传来。

    水忆初下意识看过去,只见枝繁叶茂之中,一人身裹紫袍,慵懒地靠在一根枝丫之上,一手垫在头下,一手捏着一个精巧的小酒壶,红唇沾酒更添妖娆,一双多情的桃花眼顾盼生姿,因着微醺多了一分迷离,好看得紧。

    酒红的头发随意披散着,高贵、邪气两种矛盾的气质在他的身上诡异地融合在了一起,整个人仿佛就是个发光体一般,一举一动都能牵引着人心,让人不觉沉沦。

    果然……

    水忆初嘴角微抽,这骚包,无论何时都是这幅风流相,真是让人手痒痒,直想朝着他那好看的脸上揍上一拳。

    “赫连千盏,你原来一直在?”

    水忆初等人还未说话,地上的精灵女王就先喊了出来。她如今根本没有了初见那般高高在上的高贵姿态了,大约是知道自己此番大势已去,她也根本就是破罐子破摔,不再顾忌任何形象了。

    “是啊,我一直在。”赫连千盏从枝丫之上缓缓起身,一举一动优雅魅惑,没见他怎么动,人就已经到了众人身边。

    “那你为何迟迟不出手?”精灵女王瞪着他,目眦欲裂,“你可知,你父亲只差一点就能恢复巅峰了!只要你出手将水忆初困住,将她跟生命之树绑在一起,她的修为就会被吸进,你父亲就能摆脱那沉重的伤势重见天日了!”

    水忆初愣了一下,听精灵女王这意思,合着她在生命园当中医治生命之树的时候,赫连千盏这骚包一直在上头看戏一样地看着她呢!

    可是她竟是丝毫都没有察觉到,可见他的修为……

    想到这里,水忆初的双眼微微一深。

    赫连千盏十分敏锐,即使如此细小的一个眼神,他也没有错过,心中微微一沉,嘴角也不由地掠过一丝苦笑。

    “我为何要出手?”他心中不爽,面上却是笑得愈发邪气。

    “他是你父亲!”精灵女王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那又如何?”赫连千盏低低地笑了,声音像是灌了一坛醇酒一般,让听着的人都忍不住想沉醉,“他是生是死,我根本就不在意。”

    “你个畜生,竟是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不管不顾!”

    “亲生父亲?”赫连千盏嘴角的弧度愈发讽刺起来,“是啊,可真是我的好父亲,自我出生起就把我炼成药人,将我的生命跟他连在一起,时时刻刻分享我的生命和实力,来保持自己的苟延残喘。可真是好父亲!”

    水忆初闻言,不由地多看了赫连千盏一眼,她一直以为赫连千盏是个没心没肺的骚包,可这一番话之中的戾气那般明显,想来他心中,对那赫连傲也是有恨的吧。

    “那又如何?他是你父亲,你的命都是他给的,让你为他做一点牺牲有什么不可以的!就是用你的命去换他的命,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精灵女王从地上坐起来,瞪着他,越说越大声,越说越理直气壮。

    水忆初都忍不住想抽她一个嘴巴子了,这人怎么这么无耻,人生来平等,谁规定子女的命运就一定要掌握在父母手里?父不慈,子又何须孝?

    “你知道你现在像谁吗?”赫连千盏蓦地笑了。

    “谁?”精灵女王愣愣地问道。

    “像我那个短命的娘亲。”他嘴角笑意凉薄,“被赫连傲骗了身骗了心,赔上了一切,最后还为那个老匹夫挡了灾,落得个万魂噬身神魂俱灭的惨烈下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