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4章 又是在等什么呢?
    第384章  又是在等什么呢?

    从那精灵女王跪下的那一刻起,水忆初就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本想着有霄绝在,有什么突然情况,也能抵挡一二。可谁知一脚踏进生命园中,那大门就关上了,霄绝压根没跟进来。

    水忆初心里的不安又重了一分,秀气的眉头也紧紧地皱了起来。

    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水忆初想着,慢慢地往里走。生命园不算大,有一半的地方都被生命之树给占据了。一颗遮天蔽日的大树,树干怕是有五十人合抱那么粗,枝叶繁茂,叶上青翠欲滴,抬头都看不到顶,一派欣欣向荣之景,完全看不出它曾有枯萎的迹象。

    但精灵族的所有臣民都露出了那般祈求的神色,说明生命之树的枯萎并不是精灵女王的随口胡诌,而是确有其事的。只是这一次,被她利用在对付自己身上了。

    但是进来这么久还没有动静,让水忆初实在是想不出来,精灵女王的计划究竟会体现在哪一方面,又是为了怎样的目的。

    慢慢靠近生命之树,水忆初在心里联系霄绝,想问一下他外面什么情况及他没有跟进来的原因,谁知那契约像是被切断了一样,什么反应都没有。

    所有传话都如石沉大海一般,让水忆初的心也跟着沉了沉。

    看来这园子是被做了手脚的,准备得倒是充分,就是不知那冲着她来的计划究竟几时实施。目前来看,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了。

    慢慢靠近生命之树,走近了才感觉到生命之树的气息有异。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还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样子,但是死气却是不可避免地散了出来。

    粗壮的树干是深棕色的,远处看不出什么来,但是走近了,却是能看到这树干之中包裹着一个貌美的年轻女子。她双眼轻闭,神态安详,像是睡着了一样,嘴角还微微上扬着。

    水忆初的脚步顿了一下,这女子她有过一面之缘,隔着深色的树干看人,有些模糊,但还是足够她认出对方的身份了。

    叶浅曦……

    早先听七长老说她献祭了生命之树,水忆初还半信半疑来着,没想到竟是真的。

    这一刻,她心里有些莫名地不舒服。不是恨,不是讨厌,只是一种淡淡的不舒服。关于叶浅曦,自她来到绮蓝大陆之后,也听到了不少的传闻。知她在外的名声颇好,任何人提起她,都道她是个菩萨心肠的女子。

    对此水忆初持保留意见,也想过她是否是朵伪善的白莲花。但此刻,她却没有办法讨厌起这个看起来温柔似水的女子来。她喜欢小月是真心,为他赴汤蹈火也甘之如饴,这种爱让自己微微有些惭愧,也激起了她不服输的性子。

    水忆初叹了口气,别的不说,在感情上,叶浅曦的勇敢和无悔让她敬佩。但是小月是自己的男人,这点无法想让。有这么强大的对手激励,只会提醒自己,在未来的日子里,要加倍地对小月好。

    慢慢抬起双手,木系灵力从掌心狂涌而出,随着她的动作朝着生命之树不断地输入。

    水忆初不知道这样是否有意义,但是姑且一试吧。她之前在书上看过,说是生命献祭的人都是不会留有躯体的,但是叶浅曦明明已经献了祭,却能留下完整的躯体,而且还与生命之树连为了一体,会不会并没有死透呢?

    若是救活了生命之树,会不会也能将叶浅曦救回来呢?

    那圣水是小月要来给她的,叶浅曦来偷圣水献祭追根究底也是因为她的缘故,她不想平白欠下一个天大的人情,若是能救活她自然最好不过了。

    想了想,水忆初又在心里联系紫肴。

    “紫肴,你能听见我说话吗?”水忆初问道。

    “主人……能,能听见……就是……”紫肴的声音很小,而且断断续续地传来,“太小了……”

    水忆初眉头皱得死紧,连放在她身上的紫肴都这么难联系,难怪在外面的霄绝和眠笙完全感应不到。

    “主人……你怎么了?是……不是……有有麻烦……”

    “确实有点小问题,我先不跟你说了。”水忆初没有再跟他说话,想了想,试着从阴阳镯空间里面将东西调出来。所幸联系虽然有些困难,但是收在空间里的东西还可以拿出来。

    将魅影流雪扇和小白楼从空间里拿了出来放在身上,水忆初的心微微安定了一点。

    大概是这园中动的手脚只对契约联系干扰严重吧,与魅雪和白小楼的联系都受到了极大的压制。水忆初皱了皱眉头,将二者收好,又继续给生命之树输送了一会木系灵力。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输了一个时辰的木系灵力之后,这生命之树的状态似乎好了一些,那原本浓郁的死气也微微淡了些许。

    水忆初心中一喜,但是却没有继续下去,而是就地打坐,运转起混沌引功法沟通天地灵气来恢复。她又试着将空气中的木系灵力往生命之树上引导了一些,但很可惜,生命之树对这些木系灵力并没有什么反应。

    看来精灵女王说的话也不是全假无真的,至少生命之树对于她的木系灵力确实是有反应的。若是她没有猜错,精灵女王的计划短时间内是不会实施的,必然要等到她将生命之树治好,才会露出端倪来。

    物尽其用,榨干最后一丝利用价值再毫不留情地抹杀,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水忆初冷笑了一声,加快了功法运转。

    那就放马过来好了,她倒要看看,费劲周折究竟布得什么局!

    水忆初在园中待了半个月,每天除了打坐就是给生命之树输送木系灵力。精灵女王也是绝,半个月,竟是连口水都没有给她送过,更不要说吃食了。

    这倒是让水忆初有些猜不透她的打算了,连食物都不给,她难道不怕自己甩手不干了吗?还是说,她根本就没有指望自己能治好生命之树?

    若是不指望,又是在等什么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