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3章 终敌不过花冉二字
    第383章  终敌不过花冉二字

    “生命之树枯萎了?”霄绝愣了一下,“可是我感觉到里面还有生命之树的生命波动,不似枯萎之状啊!”

    “兽皇大人感知力果然非凡。其实,生命之树却是枯萎了好几年了,但是前段时间那叶浅曦来精灵族偷盗圣水被抓获,之后为了赎罪就自愿对生命之树进行献祭,这才让生命之树恢复了短暂的生机。”精灵女王说得悲悲切切,让水忆初都有些刚刚那一瞬间的诡异目光是不是她的错觉了。

    “她若是知道,会难过的吧……”霄绝看着大门,双眼失焦,飘忽着不知道在看什么,嘴唇轻动,小声地呢喃着。

    水忆初站在他身后没有听清,但是站在他面前的精灵女王却是听了个明明白白,当下就接口道:“是啊,若是花冉大人知道,她一手创造出来的生命之树枯萎了,应该会很难过的吧。毕竟,这生命之树是用花冉大人的一根枝条啊,就像是她的孩子一样,可惜……”说着又抹起了眼泪,还颇为心痛地长叹了一口气。

    她不知道那花冉是什么人,但是看霄绝这样子,她也大概能猜到了。

    倒是这精灵女王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她到现在还没有个头绪呢。费尽心思把他们引到此处,又装模作样地说这么些话,究竟是为了什么?

    但是还不等她想出什么头绪来,那精灵女王就“扑通”一下跪在了她的面前。

    “姑娘,您是兽皇大人的主人,那也必定不是什么普通人。本王……我,我在您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精纯的木系灵力的气息,与族中那生命之树的气息是同源。所以我想恳求您,出手帮帮生命之树,也救救我们精灵族吧!”

    精灵女王刚一说完,水忆初还来不及开口,那四个守卫也“扑通”“扑通”全跪下了,大声喊道:“请大人出手救救我生命之树,救救我精灵族!”

    这一嗓子嚎得极大,附近的精灵族人都能听见。

    本以为精灵族走到了尽头的众人乍一听到有人能救生命之树,顿时就忍不住了,立刻就奔走相告这个大好的消息,并带着亲朋好友一起跑去了生命园。

    “恳求大人出手相救!”整个精灵族的族人都虔诚地跪在了水忆初的面前,一声声恳求听得她心中微酸。她心里很清楚这是精灵女王的诡计,但是这一张张带着期盼和祈求的脸看着她,叫她如何拒绝?

    七长老也来了。

    只分开了这么短短的一段时间,她就好似苍老了几十岁一般,白发更多了,连一直挺得笔直的脊背也微微有些弯。

    她提着一把长剑走过来,苍老的脸上带着极其严肃和庄重的神情,缓步走到水忆初面前,在距离她十步的地方停了下来,双膝一弯就跪了下来。

    将长剑举过头顶,她的声音有些嘶哑:“老妇有眼无珠,先前冒犯了大人,是老妇的罪过。恳请大人出手救精灵族与水火之中,老妇愿一死,为先前冒犯大人的行为赎罪!求大人不要迁怒族中,出手相助!”

    水忆初不知该说些什么,她自认不欠七长老什么,但是看着一个老妇人,颤巍巍地跪在自己的面前,卑微地祈求自己,她也实在是狠不下心来。

    她该怎么说?这是个阴谋?

    一个是带领了他们多年的女王,一个是刚来族中的陌生人,谁会信她呢?何况她也没有证据来证明自己的猜想。

    说她没有这个本事?

    只会被认为是因为七长老的冒犯而迁怒精灵族,不肯出手吧?

    水忆初第一次遇到这么棘手的情况,心下愤怒得恨不得将那精灵女王扒皮抽筋,但是面上还要保持镇定。

    “若是大人能治好生命之树,我愿放出云千陌!”精灵女王又一次加大了筹码。

    果然,水忆初的底线就是银倾月,无论精灵女王所言真假,只要她放出了这句话,她就无论如何也要去试试。

    宁可错,也不能放过!

    “好,我出手。”水忆初深吸口气说道,“不过我必须先声明,我并不清楚我的木系灵力对生命之树是不是真的有用。但是女王既然开了金口说我可以,那我就放手一试好了。只是结果如何,不是我能左右的,到时候女王大人可不要怪罪啊!”

    水忆初将锅又甩回到精灵女王的身上,声明了是你说我能治的,若是治不好不是我能力的问题,是你判断失误,你不能怪我,也别想利用你精灵族的人来给我舆论压力。

    女王自然听出了她的意思,心里暗恼这小丫头怎么这么难缠,但面上还要作出感激不尽的样子,连连奉承道:“以大人的本事一定可以治好的!”

    言下之意便是你若是治不好就是你没尽力,是故意的。

    水忆初冷笑了一声,没有再跟她打嘴仗,而是将目光移向了那紧闭的大门:“既然如此,就请女王大人开门吧。”

    精灵女王一个眼神递过去,一个守卫立刻起身去开门。

    水忆初抬脚就往里走,霄绝紧跟其后。

    “兽皇大人!”精灵女王突然叫住他,“当年花冉大人在精灵族留下了一样东西,我精灵族世代守护,就是为了有一日能交到您的手上,您要不要去看看?”

    一听到“花冉”两个字,霄绝的脚步就下意识地一个停顿,心里纵使有疑问,却敌不过对那留下来的东西的好奇。

    花冉留下的东西,他无法不动心。但是主人……

    “这生命园只有一个出入口,平日里就是禁地,本王也会调重兵守护,不会有任何人闯入。大人在里面医治生命之树,想必也是需要安静的环境,不能被打扰。兽皇大人何不先去看看花冉大人留下的东西,等这边结束了再回来?”精灵女王建议道。

    霄绝动心了,看了看缓缓关上的大门,心想只是治疗生命之树,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况且他与水忆初有契约在身,随时都能感知到她的状况,若有危险他必定第一时间赶过去。

    想来想去,一切担忧终究还是敌不过“花冉”二字,他最终还是点了头。

    精灵女王忙去带路,一转身,眼中精光乍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