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1章 不知兽皇大人驾到
    第381章  不知兽皇大人驾到

    “您是?”水忆初心中隐隐有了猜测,这妇人八成是那叶家大小姐的外祖母了。

    “哼!你给我听好了,我是云千陌的未婚妻叶家大小姐叶浅曦的外祖母,也是这精灵族的七长老。当初曦儿来找我求圣水,我一直以为是给那没良心的混蛋小子的,没想到他还真是狼心狗肺!曦儿对他一往情深,掏心掏肺,他倒好,为了别的女人,要我的曦儿冒险去偷圣水!现在好了,我的曦儿献祭给了生命之树,再也回不来了!你们这对狗男女满意了吧!”

    七长老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指着水忆初的手直哆嗦。

    水忆初被她说得一时愣在了原地,这叶家大小姐她没什么印象,只隐约记得当初在大能遗迹叶家的队伍当中见过一回。却没想到她竟然为了自己的伤去冒险偷圣水!

    水忆初心里很清楚,叶浅曦与她没有交集,不可能会为了她冒这么大的风险,那就只可能是为了银倾月。

    唉……作孽啊。水忆初苦笑着,不知道是应该感叹小月的魅力大还是该担忧小月许了她什么承诺,能让她这么不顾一切,怕是这承诺不小吧。

    这么一想,水忆初心里更是不平静了。

    “七长老,抱歉因为我的伤连累了叶大小姐。”水忆初面色淡淡,“但是您这话也有些过了。叶大小姐与小月的婚事是云家主擅自订下的,小月并未答应,也未承认过这个未婚妻。我和小月两情相悦,发乎情止乎礼,怎么就成了狗男女?”

    “你……强词夺理!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云东篱订下的婚事,他云千陌有什么资格反驳?还跟你这种来路不明的女人私定终身,简直一点规矩和教养都没有!”七长老气坏了。

    她深知自己的孙女从小就喜欢那姓云的混小子,也知道那小子的心不在自家孙女身上。本以为太长地久,他们总能培养出感情来,没想到竟被一个来路不明的小丫头给截了胡,还连累她的乖孙女献了祭。这让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忍受!

    水忆初也气乐了,小月喜欢她不喜欢叶浅曦这也不是她能控制的,也不是她逼迫叶浅曦去偷圣水去献祭。原本想着这七长老痛失孙女,她就忍一点就算了。却没想到这七长老竟是觉得她好欺负,将一肚子火都往她身上发了!她招谁惹谁了?

    “论起教养,七长老您这张口闭口狗男女的,教养可真好啊!”水忆初冷冷地说道,“您心疼孙女我可以理解,但也没有资格这么教训我。我的教养好不好,那是我的事,我爹娘都没说过我,您与我非亲非故的,又有什么立场来指责我?”

    “你……”七长老见她丝毫没有愧疚之色,更是气愤起来,为叶浅曦不值。

    “七长老,我今日来是来找小月的,并不想挑事。至于七长老说的偷圣水和献祭一事,我也不是很清楚其中缘由。我自认为与叶大小姐并无交情,她这么冒险,兴许是与小月做了什么约定或者交换。若是如此,那我就不欠她什么,也没有必要接受您的指责。如若不是,那就是我欠了她的,我会想办法弥补。但这一切的真相,必须要找到小月才能清楚。所以,七长老,烦请您告诉我,小月他有没有来精灵族?现在在不在这里?”

    水忆初说得清楚明白,七长老听着也觉得自己有些理亏。她知道自家的孙女自小就心地善良,但是牺牲自己去救情敌,这么蠢的事情她应该也不会做。其中必然是有什么隐情的。之前一直恼怒着也没有细想,如今想来,也是心生疑惑。

    “你说得有道理,但是云千陌没有来精灵族,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七长老摇摇头,“这混小子让我的曦儿来精灵族冒险,自己却不知躲去了哪里,真是可恶!”

    水忆初不悦地皱了皱眉毛,她是不愿听到有人说小月一句坏话的。但他确实是负了叶浅曦一腔深情,七长老爱孙心切,说上两句气话也是人之常情。想着她也没有多说什么。

    “七长老,您所言当真?”水忆初有些不相信。

    妖月殿那边没有传来消息说银倾月回去了,他人又不在云城和澜城,除了精灵族她实在是想不出来他究竟能去哪里。

    唉……早知道那云东篱和叶家主就不要那么快杀掉好了!多少还能问上一问。

    一句话让七长老又上了火:“本长老从不说谎,你爱信不信!给本长老滚出精灵族的地盘,否则,杀无赦!”

    “杀无赦?”水忆初还没说话,在一边一直沉默着的霄绝就先开了口,唇角挂着冰冷的笑意,“就凭你?”

    七长老差点被气得背过去,这男子也太嚣张了!

    只是这男子身上的气息有些奇怪,怎的不像是人类呢?

    “你是……魔兽?”七长老不确定地开口道。

    但是霄绝却是懒得理她,直接放出了一身的威压,仰天大喊一声:“现任精灵族女王,速速滚出来见本皇!”

    来自兽皇的威压,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得了的。水忆初是霄绝的主人,自然不受限制。玉眠笙也早就习惯了霄老大的压迫,没有很难受。但是这些离得近的精灵们可就受了罪了。

    精灵虽不同于一般的兽类,若只是普通的兽,血脉威压并无作用。但霄绝是兽皇,又带着远古洪荒的气息,足够这些小菜鸟们好好喝一壶了。

    就连那一直绷着脸咋咋呼呼的七长老也憋红了一张老脸,半跪在地上。

    “霄绝,差不多就行了,别弄成人命来。”水忆初心念提醒道。

    霄绝原本也只是想给水忆初出口气,没有杀人的打算,当下就撤了威压,一身冷肃地杵在水忆初身边。

    他霄绝的主人,岂是别人可以随意置喙的?

    说话间,精灵族女王匆匆赶来,一看到一身紫金长袍尊贵无双的霄绝,顿时双腿就是一软跪了下来,连声音都在颤抖:“不知是兽皇大人驾到,有失远迎!”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