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8章 怕是不能给你机会
    第378章  怕是不能给你机会

    “恶心的东西?呵呵,估计在你的眼里连我也是恶心的吧?”阮舒神色冰冷,再不复当初那幅邻家少年的温暖模样。

    “确实如此,想不到多年后再见,你已有自知之明。比起当年的你,倒是稍微长进了些。”水忆初这话说得极为不客气。

    一想到当年那场腥风血雨,是这个人伙同琅那个败类搅起来的,她就忍不住心颤。她所有的伙伴,所有在意的人都在那场战斗当中死的死伤的伤。末了,他居然还能言笑晏晏地站在她面前,得意地问她:“怎么样?现在你知道我的宝贝很厉害了吧?”

    言语之间,尽是得意之色,没有丝毫的愧疚之感。那副丑陋的样子与如今倒是没有多大差别。

    阮舒的脸色瞬间变得狰狞起来:“你莫不是以为,弄死了我的宝贝,就能够赢得聊我了吧?阿初,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愚蠢。”

    “是吗?可在我眼中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自负。胜负如何,不到最后,谁能说得清楚?”

    这一回水忆初可没有兴致再与他磨嘴皮了,反而是直接反手一个扇子飞了出去,人也往前一扑,朝着他两方夹击而去。

    阮舒到底实力高一些,即使面对这样的突然袭击,也并没有显得多么慌乱,反而是开始凝神聚气,对上了水忆初凌厉的攻势。

    两人在空中打了起来,短短的半炷香之内,几百招已过,依旧未显胜负。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到水忆初已经落了下风。

    她被阮舒打了好几掌,如今嘴角边还挂着刺目的鲜血。大约是由于皮肤太过白皙,那血迹更加明显了几分,明恍恍的向众人昭示着水忆初如今糟糕的状况。

    “糟糕,主子好像打不过那个混蛋!”桑和有些担心,嘀咕了一声。

    可是话音未落,脑门上就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顿时一个大包就肿了起来。

    “你这臭小子给我闭嘴!哪有两军对战还长他人志气的!主子那么厉害,一定不会输的!”洛云凡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这句话也不知道是说给他听的还是在安慰自己。

    倒是玉眠笙脸色凝重,眼睛眨都不眨地看着半空中的战局。那紧绷的身子,好似只要是一水忆初一出任何意外,都会立刻冲上去将她接下来一样。

    “到底是时间太紧,还是太弱了……”一旁观战的霄绝无奈地叹了口气。

    洛云凡听了这句话,心中颇不是滋味。但是对方是曾经的万兽之皇,如今即使没有恢复巅峰,那一声凌厉的气势,也足以让见到他的人都情不自禁的想要臣服。他纵然想要为水忆初辩解两句,却也在霄绝凌厉的气势之下不敢开口。

    一副欺软怕硬的作风,倒是让桑和暗地里狠狠鄙视了一番。老大果然还是看他好欺负!

    不过埋怨归埋怨,他心里也不希望水忆初会落败。跟着水忆初这么多年,见惯了的都是她创造出来的神话。不知不觉间在他们的心里水忆初就是万能的。若有一日,这万能的神明,被人打落神坛,他们大抵也是接受不了的吧?

    如今心思最单纯的,倒是在半空之中战斗的水忆初了。毕竟此时她已无暇再去思考任何乱七八糟的东西,只全身心地投入这场战斗当中。

    她的实力毕竟差阮舒太多,即使她拥有着精妙的身法、能够越阶作战的能力和多系的优势,在阮舒的手下也还是讨不了便宜。

    她终究还是弱了些。

    曾有大能说过,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伎俩都是无用的。而她也终究快要黔驴技穷了,怎么办?

    她在心里默默的问自己。

    “吾主,这是难得的修炼机会,不要为任何事所牵绊,按照你心中的想法去做。痛快淋漓地进行一场战斗,不要去考虑结局。无论好坏,有本皇在此,也不会让你有事的,你尽管放手一搏。”

    霄绝的声音伴随着契约的波动传入她的脑海当中,让水忆初顿时精神大振。既然霄绝开了这个口,那便是有把握的,那她倒不如趁这机会,好好的磨练一下自己,兴许能找到晋级的,突破口也说不定呢。

    想法一转变,水忆初周身的气场也骤然发生了变化。从这一刻开始,气势凌厉犹如出鞘的宝剑;身影鬼魅犹如暗夜的精灵;刁钻的打法宛如蛰伏在黑暗之中的勾魂使。步步紧逼,招招狠辣。即使是阮舒这样高出她许多修为的人,也被她这样看似毫无章法,实则杀气腾腾的打法给打得应接不暇、捉襟见肘。

    好几次判断上的失误,让强大如他也接连挨了水忆初好几扇子。若不是他原本就是风系,在速度上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只怕如今他的形容会更加的狼狈。

    又是一招相接,各自借力后退了些许,两人便从战圈当中分开了。

    阮舒盯着她,眸光之中的阴狠更甚,也更加危险。如今的他已经清楚的认识到了一点,水忆初在经过了千万年的轮回之后,再不是当初心慈手软的阿初了。

    如今重生归来的她,冷血无情,又有着一手出神入化的鬼魅刺杀术,比曾经的她更加难缠了。

    还是得尽早将她扼杀在摇篮里的号,否则,待她成长起来,只怕就连琅大人也不一定是其对手。

    一念之慈,阮舒便不再藏拙,咬破双手指尖,用自己的血画出一个飞快地法阵来。然后嘴里念念有词,将他画好的法阵往自己的心口一拍,顿时一口心头血就喷了出来,被预先放出的灵力兜住,没有四下溅落。

    “阿初,如今的你,变了太多,都不是我曾经认识的阿初了。”阮舒开始回忆过去,想用这种方式来转移水忆初的注意力。

    这个法阵的启动需要时间,在那之前他都是毫无抵抗力的,若是水忆初趁此机会,将他一举拿下,那不是得不偿失了?

    可偏偏水忆初不吃他这一套,冷冷的笑道:“抱歉,若是你想要拖延时间,只怕我是不能给你这个机会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