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7章 她一定会守护他们
    第377章  她一定会守护他们

    “人到齐了,可以开始你的表演了。”水忆初冷冷地看着阮舒。

    当年他初生时那副干净的样子还在眼前,如今,一切都物是人非了。她重重地闭上眼,然后又猛然睁开。

    所有的前尘往事都被她抛在了脑后,那一双墨眸,冷得如同地狱,无尽的杀意从中弥漫而出。她到底不是当年的阿初了。

    若是当年,或许她念着旧情,不会太过下狠手。而如今,她是水忆初,也只是水忆初。她需要在意的是眼前所拥有的,而悲悯和同情这些软弱的感情,从不该在她一个杀手的身上出现。

    既如此,便没什么需要留手的了,尽管放手一搏好了!

    水忆初捏紧了魅影流雪扇,灵力狂涌而出输入扇子当中。魅雪的虚影在水忆初的身后形成,与她做着同样的动作,帮助她更好地掌控魅影流雪扇。

    “乘风破浪!”水忆初先发制人,瞬间一个灵技大招就扔了过去。

    惊涛骇浪骤然出现在云家大宅的废墟之上,将阮舒一行人直接吞没在其中。

    同时,嫩绿的枝条在巨浪地掩护之下消无声息地蔓延了开去。

    那些黑气裹身的人倒是不怎么惧怕这惊涛骇浪的,只是周围都是汹涌的波涛,让他们举步维艰。虽然不曾受伤,但是也无法挣脱。

    至于阮舒,凭借着一身过硬的实力,也不可能会有什么闪失。

    反倒是苏吟雪,实力不济,又不像那些黑气人一样耐得操练,撑着一方小小的护罩努力抵抗着,却依旧是被巨浪掀起,甩得头晕眼花不说,连胃里的东西都吐了个一干二净。

    肮脏的污秽之物从半空之中飞溅下来,水忆初早就眼尖地看到,飞身后退了十数米。玉眠笙和洛云凡也紧随其后。其他的人虽然不明就里,但是多年来对水忆初的盲目信任,让他们几乎想都不想就跟着主子飞撤了。

    左右主子做的不会错,他们不需要知道缘由,跟着照做就好。

    这么一来反倒是阮舒那方的人遭了秧,平白被苏吟雪吐了一身。黑气人们没有意识,不觉得被弄脏了有什么问题,但是阮舒却是气得脸色铁青,若不是青色的防护罩在外将这些脏东西隔绝在外,他此时一定暴走到要把苏吟雪那细细的脖子拧了去!

    “啧啧啧,这是可怜啊!”洛云凡偏偏还不知死活地挑衅道。那阴阳怪气的声音激得阮舒分分钟就想大开杀戒。

    水忆初扫了洛云凡一眼,如今的他跟往日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怕是还没有觉醒。不过想起多年前落雨镇上那个偏僻的小巷当中的初次相遇,她就觉得心头微微一暖。

    有些人,即使经历过再苦的轮回,也会在相遇的瞬间再次坚定地站定在她身边。这样的情分,便是她曾经苦苦思索却始终不能理解的友情。

    当年的自己,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小月身上,忽略了那些同样爱她的人。

    如今既然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她一定不会再重蹈覆辙,这些人都是她的朋友,就算是赔上性命,她也一定会守护他们!

    巨浪慢慢地平息下去,苏吟雪没有了托力,从半空中急速掉落下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齐聚在了尖叫的苏吟雪身上,却没有人注意到,那嫩绿的枝条已经爬到了那些黑气人的脚下,而藤条的尾端开始,红白相间的火焰如流星般飞速追上,在那嫩绿缠上黑气人脚腕的瞬间,直扑而上,见风就涨,一个眨眼之间就将那些黑气人整个地包裹在了里面。

    霹雳啪啦的声音此起彼伏地从火焰之中传来,凄厉的叫声夹杂着痛苦的兽吼,在一片废墟的云家大宅之上响起,响彻云霏。

    阮舒目眦欲裂,一步踏出,抬手就想强势地将火给扑灭。可是,他却忘了,他是风元素之神,而风是助火的……

    苏吟雪终于落在了地上,谁都没有看到,在她落地的前一秒,水忆初宽大的袖子里玉指轻弹了一下。

    “啊!”清晰的骨裂声紧接着苏吟雪凄厉的叫喊声。

    落地的瞬间,她本想反身护住容颜,可是就差那么一点点,她就要后背着地了,偏巧的就没翻过去,侧身落了地,左臂立刻就被摔得粉碎。

    “唉……圣女殿下,你说你这是何必呢,好好地落个地不好吗?非要玩个花样!你以为是在跳舞吗?还旋转,吃亏了吧!”桑和原本就是小流氓出身,讽刺起人来也是一套一套的,气得苏吟雪本就疼得惨白的小脸更白了几分,活像是坟墓里爬出来的女鬼,瘆人的很。

    所有的黑气人被两仪火烧成了飞灰,在阮舒这一击掀起的劲风之下尽数消散在了天地之间,不知飘向了何处。

    “这不可能!我的小可爱那么完美,除非凤凰真火,其他是烧不死他们的,怎么可能!”阮舒几乎癫狂,那都是他倾注了数十年心血才慢慢研制出来的小可爱啊!竟然就被人随便放把火就烧了个精光,可恶,可恨!

    “有什么不可能的。”水忆初轻嘲道,嘴角是冰冷的弧度,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抬手,那熊熊燃烧的火焰就骤然聚集缩小,在水忆初的掌心盛放出一朵红白相间的绚丽的彼岸花。

    “两仪火,白为实,红为虚,**和灵魂皆伤。加上地狱火,连神魂都能给你烧光光,你以为就凭你那些恶心的东西,能有什么出路。”

    水忆初笑得寒凉,盯着阮舒的目光也更加地不善。她从来都不是个好人,却并不喜欢多造杀孽。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奉还。若还犯我,全家陪葬!

    可这些黑气人又有什么错呢?从一个活生生的人,每天被喂药放血,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意识一日一日地被消磨,自己的身体一日一日被摧残。从一个个充满了生机和活力的人活生生被折磨致死,再折磨成没有意识没有疼痛的杀人机器,

    他们何其无辜?

    她纵然不是好人,却也最是讨厌那些胡乱杀人的人。在她看来,人可以不善良,但不能泯灭良知。而如今,阮舒正好撞到了她的枪口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