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4章 一点长进都没有呢
    第374章  一点长进都没有呢

    不知道是不是看惯了他白衣银发的样子,水忆初只觉得他明晃晃的喜服太过刺眼,微微皱了皱眉头。心里却是清楚地知道,他如今这般屈辱的,都是为了她。

    “小月,我没事了,你不要委屈自己。”水忆初往前走了两步,道。

    银倾月终是转了过来,但是一双紫眸,却是没有了往日的潋滟风华,反而显得有些是死气沉沉。他面无表情,看着她的眼神当中也是波澜不惊。

    陌生感油然而生,让水忆初愣在了原地。

    “我与浅曦,多年前便订下过婚约,如今不过是履行罢了,何来委屈一说。”他淡淡说道,可偏偏眉端微蹙,显出了他其实并不愿意的真实情绪,“你我之间的一切,都只是少不更事时候的一场梦境,如今,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有些梦,也该醒了。”

    “不……我不信,不可能!”水忆初不可置信地看着他,那一刻,她心里在疯狂地呐喊着不是。

    银倾月突然戚戚然一笑,幽幽道:“有什么不可能的,难道还真能违抗天道不成?”

    天道!

    水忆初瞳孔骤然一缩。

    说银倾月对她的感情是假的,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信的。但是提到了天道,她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呢。他一定是记起来了……

    否则,以他的脾气和对她的用心,怎么可能会放手。

    他向来清高桀骜,天不怕地不怕,唯独不能忍受她受到伤害。若是在一起会惹来天道震怒,断送她的性命,他倒情愿离她远远的。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大抵就是如此吧。

    水忆初突然失去了再追究的心思。连日来想问的问题,如今也没有必要了。她得到了答案,纵然锥心疼痛,却也是他选择的结果,她尊重他的选择。

    转身离开,她这一次的到来,像是一场笑话。在众宾客诡异嘲笑的目光和各种幸灾乐祸的讽刺声之中,她的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染红了胸口的衣襟。

    果然水红色不好,还是能看到血的存在,好似在提醒她,虽然尽力想遮掩,却还是被人看到了脆弱。

    抬手擦掉血迹,她的目光平视着前方,失去了焦距。

    “大胆,搅扰了我云叶两家的好事,还想这么轻巧地一走了之吗?做梦!”叶家主一拍桌子站起来大吼道。

    “没错,来人,给我把这个闹事的女人抓起来!”云东篱也立刻站起来,大声地命令道。

    水忆初混沌的脑子稍微恢复了一丝清明,看着朝着她围过来的护卫们,冷笑了一声。

    “不自量力。”她低低地喃喃道。

    她骨子里为数不多的温情在他那戚戚然一笑里骤然结冰,一颗心大半已经堕入了黑暗之中。她本就不是好人,如今更是满心痛苦无法排解,这些人却偏要在这时候撞上了,简直是找死!

    水忆初漆黑如墨的眸子里突然出现了一点点猩红,随着她身上的杀气越来越重,那猩红之色也越来越浓,像是一滴红墨掉入了清水之中,迅速蔓延到整双眼睛。

    真真是单方面的屠杀。

    水忆初已经不是第一次走火入魔了,这一次比起上一次来,更加严重了。因为如今她的实力已经不是曾经的她可以比拟的了。

    在场的宾客几乎被她杀了个干净,但是她并没有停手。不断有护卫扑上去,一批倒下了,还有另一批,这一批倒下了,还有那一批。源源不断……

    血腥味浓重,随着风飘出去很远很远。

    云家主和叶家主站在椅子前没有动,也没有因为水忆初这个发疯的样子有什么害怕的情绪,反而是在静静地看着,眼里闪烁着的皆是快意的火苗。

    新娘子站在原地,没有动,也没有开口说话,甚至都没有好奇地抬手将盖头掀开。

    新郎银倾月也站在原地,淡漠地看着一切的发生。

    他的神情冷漠,看着水忆初的眼光不似曾经的恋人,而是像一个陌生人。巍如泰山,一动也不动,丝毫没有帮忙的意思。

    “您不去帮忙?”新娘子的声音从盖头里面传出来,清脆如黄鹂,婉转动听。

    “何必帮忙,看着她像猴子一样上蹿下跳的,不是很有意思吗?”新郎的声音好听,话语却是无比的恶劣,嘴角勾起的一抹邪气的阴笑更是破坏了整张脸的美感。

    “大人与水忆初是旧识吧?”新娘抬起纤纤玉手将盖头撩了起来,同时,云家大宅的上空,乳白色的结界显现。

    那盖头掀起,下面露出一张完美无瑕的美人脸,不是苏吟雪又是谁。

    “嗯。”新郎淡淡地哼着,扭头扫了苏吟雪一眼。与你也是旧识,蒲心,但愿你记起前程往事的时候,不要被你如今这幅摇尾乞怜以色侍人的模样给气得再轮回一次。

    想着,他又是恶劣地笑了。

    苏吟雪有些奇怪,但是念及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古怪地看着她笑了,也没有多问。专心地看向那战场。

    入了魔的水忆初,爆发力更强,战斗力更持久,一早准备好的护卫起码有好几百人,这么短短的时间之内,竟是已经死了大半,剩下的只有寥寥几十人还在强撑。

    “她怎么又精进了!”苏吟雪恨得牙痒痒,想她为了提升实力出卖了多少次**,可是水忆初,她什么都没有做,什么代价都没有付出,实力就蹭蹭地往上涨。真真是让人火大!

    “她运气不错,收集魂珠的速度很快。不过那又如何,如今的她,在我面前,还是蝼蚁。”新郎轻蔑地笑着,抬手撕下了脸上的面具。

    陌生又熟悉的容颜,不是阮舒又是谁。

    “她不过一个小贱人,自然不能同大人您比较了。”苏吟雪浅笑道。

    阮舒甩了甩手里的面皮,笑得有些诡异:“月就是她的死穴,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一点都没有改变。真是不长进呢!”

    苏吟雪敏感地听出了这句话有异,想问,却见阮舒的脸上带着狰狞的笑意,打了个寒颤。算了吧,大人的手段,她可不想领会,还是安分一点的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