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3章 为什么喜欢穿黑裙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373章  为什么喜欢穿黑裙

    当夜,水忆初回到房间zhong,左思右想,始终都定不下心来。

    外公将小月骗走,是为了将他们隔开,避免天道惩罚。可是她又如何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受委屈呢?那么骄傲的他,尤其白衣时那么孤高的他,怎么能为了她,低下头,卑微得像是一粒尘土一样去祈求叶家?

    让她忍着,不去告诉他真相,她如何忍心?

    可是若是她去了,那就是辜负了外公的一番心意。她无法去想象他神魂俱灭的下场,只要一想到他会在这个世间彻底消失,她的心就痛得不能停歇。

    该怎么做?

    她从未如此艰难地抉择过。

    “想去就去吧。”低沉的声音突然从窗外传来。

    屋里没有点灯,明亮的月光让窗纸上的影子十分的清晰明了。

    “哥哥,我……”

    “你不用说,我能明白你的心情,我也知道你在顾虑什么。但是这世上有很多的事情都没有绝对的。你尝试了,或许不一定能得到你希望看到的结果,但是你若是不去尝试,是一定不会得到完美结局的。你不是当年的阿初,他也不是当年的天道之子言灵师。有些事,努力过了,就不会有遗憾。哥哥不能帮你什么,只能支持你。无论你做出什么决定,别让自己后悔,就足够了。”

    水忆初心zhong暖暖的,鼻头微酸。看来哥哥已经记起来了。

    当年的墨,是如今的哥哥。无论是曾经还是现在,他都是那么沉默内敛,却稳重如山,永远在最需要的时候,给她送上最及时的温暖。

    何其有幸,她的身边能有他的存在。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哥哥,很晚了,你去睡吧。大概从明天开始,百里家这边的事情,就要拜托哥哥你帮我处理了!”水忆初心zhong豁然开朗,连语气也轻快了很多。

    墨无痕站在窗外,听她的声音并无异样了,才放心地慢慢往回走。

    穿过走廊,就看到宋清繁坐在房间门口的护栏上。银亮的月光照在她黑色的裙子上,不像当年那么清纯懵懂,却依旧让他心动。

    “嗯?回来啦!”宋清繁看到他,浅浅一笑,站起身来,“阿呆她怎么样了?”

    “清繁,你为什么喜欢穿黑裙子?”他走到她的身边,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是轻声问道。

    宋清繁愣了一下,磨蹭了一会,才小声地说道:“我说了的话,你不许生气啊……”

    “嗯。”

    “其实……我从很久以前,就一直在做一个梦,梦里有一个黑衣的男子一直在我的身边。梦里的我很喜欢他,很想很想跟他穿同样颜色的衣服。但是他不喜欢我,我怕他知道,只能忍着。大概是梦里的我执念太深了吧,现实之zhong,我也会不自觉地穿黑色的衣服。就好像,梦里始终得不到实现的心愿终于被实现了。对自己而言,也是一种安慰吧。这样做是不是很蠢?居然会被一个梦影响,我……”

    她的话没说完,双唇就已经被封上了。

    他紧紧地抱着她,力气大到仿佛要将她嵌进身体里一样。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激动,难道是被她梦里的这个男人刺激到吃醋了?宋清繁被他勒得有些喘不过气来,脑子里一片混乱,什么都考虑不了了。

    隐约记得刚刚她好像问了他什么问题,但是没有得到回答。好吧,现在看来,也不重要了……

    高悬的月也受不了这激情的一幕,默默拉过了一片薄云把自己遮住了。

    寂静的深夜,不同的人,不同的心情。夜风划过澜城的上空,城市zhong跳动的黑影暂时消停,一片难得的安宁。

    白日,晴朗的天气让人心情都愉悦起来了。

    可是坐在澜风背上往云城去的水忆初,心情却是美丽不起来。

    等见到小月,她该怎么跟他说呢?

    告诉他真相?他还没有记起,会不会以为她是在胡说八道?

    不告诉他真相?那他若是问起外公骗他的原因,岂不是更麻烦?

    那看来只能撒谎了。

    可是撒了谎圆过去又怎样?到头来,她还是不知道他的心意和他的决定。

    烦躁!

    澜风一边挥舞着巨大的翅膀在空zhong加速,一边还要欲哭无泪地强忍着神游天外的主人,坐在它的背上薅它的羽毛。

    痛……真是作孽哟,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

    “快点!”感觉到速度慢了下来,水忆初催促道。

    澜风在心里默默地心疼自己一百秒,但还是加快了速度。

    两天的时间横跨十几座大城,终于来到了云城。水忆初倒是不敢直接从云城上空降落,怕太过招摇。于是让澜风停在了云城外。

    今天就是成婚的日子,她必须要赶上!

    云家,热闹非凡。里里外外都布置得十分喜庆,各种红灯笼红绸带都挂满了,宴席的菜式也十分地丰富隆重。

    云东篱和叶家主坐在主位上,皆是笑眯了一双眼,看着对方不停地寒暄着,夸赞着对方的孩子。

    附近的各方势力都赶来了,皆是捧上了厚礼,喜气洋洋地道一声“恭喜!”

    “吉时到!有请新娘新郎!”

    司仪大声地吆喝道,为了让声音更响,几乎使出了全部的劲,喊得眼珠子都快凸了出来。

    喜娘娇笑着,将新娘牵了出来。

    银倾月一身如血的鲜红喜服,银发如雪,披散在肩上,一双紫眸,淡漠地扫着众人,清冷的态度与喜气洋洋的气氛格格不入。

    但是他强大的气场孤高的姿态,即使是在这样嘈杂的环境当zhong,也依旧是让人无法忽视。

    “来了,来了,新娘来了!”喜娘将新娘子牵过来,看银倾月冷着脸伸出了手,便将新娘子的手交到了他的手里。

    云东篱本是不满意银倾月的冷淡,但见他还算配合,才缓和了脸色。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三拜……”

    “等一等!”水红色的身影从大门外冲了进来,快得让门口的侍卫都拦不住。

    所有的宾客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

    水忆初一步站定,就见银倾月缓缓地转身,原本清冷孤高的姿态随着水忆初的到来瞬间就变化了,身子也明显僵硬了很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