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8章 你也会如此坚持吗
    第368章  你也会如此坚持吗

    红衣墨发的月很好,自始至终地陪着她,他对她的用心和爱恋,她都能感觉到。可是她却始终清楚地知道,那不是他,至少,不是完整的他。

    不是那个白衣银发的他,清冷高贵的他。

    她知道他的心意,知道他的为难,也知道这一缕魂魄是他的情魄,才会对她无微不至的好。可越是知道,越是心疼,她无法想象,没有情魄的他,要过着怎样清冷的日子。

    最后的最后,大战之中,她倒下的瞬间在想,他会不会来看她一眼,哪怕只有一眼。但是她没有等到,带着遗憾闭了眼。

    直到弥留之际,她想说一句爱他,却突然想起,自己从来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只有一缕魂魄的月是无法转世的,但是现在的银倾月又确确实实有他的气息。那熟悉到骨子里的白衣银发,那多少次望进她心里的潋滟紫眸,让她无法不去相信,银倾月就是他,他就是银倾月。

    他转世了,不知道因为什么样的原因。他变成了银倾月,来到了这个世界,在她的身边一直陪伴着她成长。

    就像当年一样,一直守着她。

    可是,如今他又走了。她能感觉到,外面等候的那些人当中,没有他的气息。他走了,就像当年一样。在她成长起来的时候,就走了。

    这一次,也只是遵循天道的指示吗?那你说的爱我也是天道的意思吗?

    呵……怎么可能呢?

    小月,我本以为我们之间缺少的只是时间,但原来,我们之间还横亘着一条鸿沟。这鸿沟的名字,就叫做天道。

    可是,现在的我不是阿初,现在的你也不是当年的月。我水忆初不信天不信命,只相信我自己。如果你也同样坚持,就算逆了这天又如何?

    只是,你也会同样坚持吗?

    “主人,你怎么了?”二哈在澜风的调教之下,终于学会了带着衣服化形,金灿灿的衣服让刚回神过来的水忆初差点被闪瞎眼。

    无语地一把推开二哈,水忆初略有些嫌弃:“澜风,你怎么给二哈准备了这么……暴发户的衣服啊?”

    澜风一身白底墨绿竹叶的长袍清新脱俗,闻言愣了一秒,然后一本正经地回答道:“主人,这衣服不是我准备的。你可以怀疑我的实力,但不能怀疑我的品味。”

    水忆初盯着他,嘴角不由自主地抽了抽。

    品味……

    好吧,她承认,澜风这身衣服很有格调,跟二哈那件确实不是一个风格的。但是一直兽跟她谈品味……好吧好吧,兽兽也是要有兽权的,她努力去理解一下。

    “外面很多人在等主人您,您要不要先出去跟他们招呼一下?”霄绝道。

    “哦,也是,你们都会阴阳镯吧。”

    水忆初将他们全部收进了阴阳镯当中,便推门走出去。

    小可爱牵着管家的手站在最前面,旁边就是水耀希兄妹两人和百里靖兄妹两人。身后的一大群都是水家的族人,再远一点站着的都是百里家的人。

    还真是乌怏怏的一大群呢!水忆初有点受宠若惊。

    “姐姐!”小可爱早就忍不住朝她扑过来了,这些日子吃不好睡不好,他都瘦了一圈,原本鼓鼓的腮都没肉了。

    水忆初抱起他,感觉轻了好多,十分心疼。

    “念念,这些日子都没有好好吃饭吗?怎么瘦了这么多?”

    “念念想姐姐,念念吃不下。”小可爱搂着她的脖子,糯糯地说道。

    “小傻瓜。”水忆初用头轻轻撞了撞他的小脑袋,逗得他咯咯直笑。

    “小妹,你身体怎么样了?伤势都好了吗?”水耀希和水轻羽走上前来,关切地问道。

    “嗯,都好全了,哥哥姐姐不用担心我。”水忆初浅笑道,转头看向老管家,“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前辈您应该是绮蓝大陆上水家的家主吧?”

    “何谈家主,我不过是比他们的资历老一些罢了。姑娘,你是从幻蓝大陆本家来的人对吗?现在本家的家主是谁?”

    “是我爷爷,我是下位面水家的少主。老祖宗交给我的任务,就是来这里将你们找回,将来带你们回到咱们的家去。”

    老管家的眼圈立刻就红了:“我们在这里等了盼了那么多年,终于等到你来了。你既然是本家的少主,那就是我们的少主,从今往后,我老忠唯少主命是从!”

    “唯少主命是从!”一众水家弟子跪倒在地,朝着水忆初行大礼。

    唯独一个青年站着没动,反而是嗤之以鼻地指着水忆初说道:“你不过是个黄毛丫头,又是从幻蓝大陆那个下位面来的,实力能好到哪里去,凭什么做我们的少主,凭什么要我们听你的?”

    “闭嘴!跪下!”老忠立刻扭头训斥道。

    “凭什么要我闭嘴?我哪里说错了,兴许她的实力还不如我呢,凭什么要我听她的?我不服!”青年大声地嚷嚷道。

    好几个年轻的弟子都被他这一通话给嚷嚷动摇了,他们其实心里也在打鼓,只是跟着前辈认主,不代表他们就认可水忆初。若是能趁此机会看看她的实力如何,那再好不过了。若是她没有那个能力,他们也不会乖乖听她的话。

    “不知天高地厚!敢对少主不敬,还不快跪下赔礼道歉!”老忠吼道。

    水忆初扫了老忠一眼,他对这青年很是维护,虽然看起来是在斥责他,但实际上是断了她主动提出惩罚的路。可谓是用心良苦了。

    偏偏这个愣头青他不领情,白白辜负了老忠的一番苦心,真是看着都气。

    水忆初存了心想好好教训一下这个臭小子,搓搓他的锐气。于是在他就要不情不愿跪下去的时候慢悠悠地开口道:“慢着,你先别接着跪。既然你对我的实力和能力有所质疑,我当然也不能就这么放任不管。而且,跟你一样想法的人应该不止你一个。与其以后误会多多,还不如一次性就给你们证实清楚了,以免以后麻烦。你觉得如何?”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