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章 你与我,注定无缘
    第367章  你与我,注定无缘

    幸好墨无痕眼疾手快地将她拉了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宋清繁皱着眉头问道。

    “是被人在灵魂上下了咒术。有的秘密组织里面会给人下这种灵魂咒术,为的就是让他们在落入敌手的时候不会泄露秘密。”墨无痕脸色凝重,“但是这种咒术十分邪恶,现在的大陆上已经很少有人会了。只有一些大势力保存的古书之中还有所记载,但是大多也只是简单的介绍,根本没有详细的内容。”

    “那是不是说明,这件事的幕后黑手就是某个大势力?”

    “可能是吧。目前的线索太少了,完全没有什么有用的消息。”

    “我们再去找其他的人吧。刚刚不是看到了好几个吗?”

    “走。”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一整夜都再没找到任何人了。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男子的死让他们有了警惕,才会突然撤退的。

    可是,他们又是怎么联系的呢?

    神殿偏殿里,苏吟雪的房间,正在与人双修的她突然愣了一下。

    “怎么了?”床上的男人问道。

    “有个小家伙死掉了。”苏吟雪回答道,“触发了灵魂咒术,被烧得神魂俱灭了。”

    “触发了灵魂咒术?”男子闻言,双眼微微一深,“看来是有人发现了。”

    “呵,发现又如何,用不了多久,这些小可爱们就能批量生产出来了。现在只是提前跟他们打个招呼罢了,有什么要紧的。”苏吟雪的手指在男子胸前轻轻划过,蔻丹红得亮眼。

    男子扫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一抹邪笑:“说得没错,发现又如何……”

    燥热的夜晚,房间里的温度从不曾消退过。

    男子火热的身躯包裹着一颗冰冷的心,他看着双眼迷离的苏吟雪,心中在冷笑。

    蒲心,当年我可不曾发现,你原来还有这么放荡的一面啊……

    至于那个死掉的小老鼠,呵,被发现了又如何?阿初,那就是我们大人送给你的见面礼,为的就是告诉你,狩猎时间,就快要到了。你准备好接招了吗?

    还有我阮舒,也回来了。霄绝,当年的你杀我之仇,如今是时候该算账了!

    澜城,百里家。

    沉寂了半个月的冰室终于有了动静,惊动了坐在冰室门口修炼的老管家和小可爱两人。

    两人再也坐不住了,被里面传出来的威压给压得不敢靠近,只能远远地站在院子门口等待着,张望着。

    这动静,也惊动了百里家的所有人。

    水家后人全部聚了过来,百里家的人也纷纷跑过来凑热闹。

    冰室之中,水忆初的身体散发着莹白的光芒,是玉一般的色泽。

    这是这法阵经过了半个月的淬炼为她炼出来的全新的躯体。金色、绿色、蓝色、红色、青色、紫色六种颜色在外,滋润着她的新躯体。

    所有的契约兽都围着了她的身边,金系的二哈、火系的滢火、雷系的霄绝、风系的澜风都集中了全部的力量通过契约传输给她。

    慢慢地,在灵力的滋润之下,她的身体从白玉色泽慢慢变回了正常的肤色。身体抽长了很多,看起来像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妙龄女子了。水红色的裙子短了一截,只能到小腿。

    肤如凝脂,发如泼墨,唇红齿白,精致得像是一个上好的白瓷做出来的倾城美女。双眸一睁,墨眸之中凌厉的眼神让她温婉的气质瞬间就转为了犀利,好似一柄出鞘的剑,锋利无比,一击必杀。

    威严在她睁眼的瞬间收回,一切平静地好似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一样。她从半空之中轻飘飘地落下来,站在那里不说话,安静得仿佛没有这个人存在一样。

    所有的气势都收敛了,从刚刚那种凌厉瞬间转变为虚无,仿佛是将所有的剑意都锁在了剑鞘之中,像是暗夜中隐藏的恶狼,只待爆发的瞬间,一击将敌人撕碎。

    这种人,最是可怕,因为你探不到她的深浅。没有杀意的杀手,最让人猝不及防。

    “恭喜吾主,您总算将魂珠的力量彻底融合了。”霄绝浅笑着说道。

    “嗯。”水忆初也浅浅一笑,伸手摸了摸化身小正太的滢火的脑袋,眼波柔和。

    彻底融合了魂珠以后,她的实力恢复了以前的四成,已经到了神皇高阶。火魂珠封存的记忆也解封了。

    只有短短几个小片段。

    在她还是一团没有形体的混沌元气的时候,他就来到她身边了。就坐在她诞生的那座山崖的山头,冷冷清清地弹着琴。

    白衣银发,紫眸潋滟,一张绝美的脸是上天偏爱的体现。他如玉的手指在流光溢彩的琴上跳跃跳跃,成为了她诞生之初最美好的回忆。

    那时候她的意识还没有形成,只是因为他身上纯粹的灵力而本能地依恋,每天每天地靠着他,贪婪地吸收着他身上的气息。

    直到有一天,她灵智乍开,他却骤然收琴走人。

    还没有形体的她追着他的脚步跑,问他为什么要走。

    她清楚地记得,他的脚步一顿,抬头看着天,用他清冷却好听的声音淡淡说道:“这是天道的指示。以琴音助你开灵智,是天道交给我的任务。如今我任务已经完成,是时候功成身退了。”

    “那我还能再见到你吗?”那时候,她还不懂那满满的情绪叫做失落。

    他沉默了一会,道:“不能。”

    “那我要是想你了怎么办?”她倔强地追着他问道。

    他路过灵湖边,听到她的话,终是停了一下,凌空踏步,走到灵湖中央,朝着湖中唯一一朵紫莲弹出了一丝银白的光芒,她看得出,那是他的一缕魂魄。

    “那就让它陪着你吧。它会在月色最好的那天夜里化形,就叫月吧。”

    “那你也给我起个名字吧!”

    “你会是这片大陆上的第一个人类,就叫初吧。”

    “我是第一个?那你呢?”

    “我不能算人类,我是天道之子,这世上唯一的言灵师。”他说着,突然转过身来,看着她道,“天道之子,非必要不得介入俗世。阿初,你与我,注定无缘。”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