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章 你到底是什么人?
    第366章  你到底是什么人?

    宋清繁虽然没有吃到肉,但是看他这么关心自己,心里也是美滋滋的,就端过来慢慢地喝。墨无痕自己就夹起一块肉凑到嘴边,想尝尝味道如何。

    但谁知,离得稍近一些他就闻到了那块肉片上面的味道。

    除了厨房调料的味道之外,还有很淡很淡的酒味和脂粉味。那味道,他很熟悉,是那晚在走廊中撞到的那个富家公子身上的味道!

    这是人肉!

    墨无痕一个激灵就将肉给扔了,一张脸黑如锅底。

    “嗯?怎么了?”宋清繁愣了一下,很少看到墨无痕有这么激烈的反应,有些奇怪。

    “这是人肉,别吃了。”墨无痕将那盘肉端得离她远了一些。

    宋清繁惊讶地睁大了眼,看着自己面前这碗白粥,顿时就有点反胃。

    “放心,这粥是我去厨房自己熬的,没有问题。”墨无痕立刻解释道。

    宋清繁这才松了一口气,但也没有吃的心情了,抬头问道:“你怎么知道这是人肉的?”

    “味道。”墨无痕看向门口,“他是住在走廊尽头那间房的富家公子,我之前撞到过他一次,闻到了他身上的味道。”

    “我的天呐,感情这还是家黑店啊!”宋清繁顿时就来了兴致。

    “我看没那么简单。你前天晚上进城来,就没觉得这城里有点怪怪的吗?”墨无痕问道。

    “怪怪的?”宋清繁立刻就瞪大了眼睛,“对啊对啊,就是怪怪的!我进来的时候总觉得后面有人在盯着我跟着我,不对,就是有人跟着我。我回头的时候他就不见了,但是我能感觉到,他擦到了我后背!”

    “没错。我出去夜探过两回,都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但。就是莫名觉得晚上有人在城里活动,可奇怪的是就是找不到踪迹。”

    “真是见鬼了。这澜城到了晚上就阴森森的,走在街上总感觉毛骨悚然的。”

    “先休息吧,今晚再出去看看。”

    “哦对了,你不是来找阿呆的吗?阿呆呢?”

    “她在百里家。我去探过,听他们的对话,妹妹没有生命危险,但是还在疗伤中。目前谁都进不去那密室。”

    “那就好。”

    当夜,两人趁着夜色,悄咪咪地出了客栈。这一次,他们没有在大街上乱转,而是去到了整个澜城最高的建筑的楼顶,站在那里俯视着整座城。

    “快看!那是什么东西?”宋清繁突然看到一团黑气在大街上一闪而过。

    “不知道,速度太快了,根本看不清。”墨无痕眉头紧皱。

    没一会,又出现了好几道黑气。

    只见那黑气蹿入了各家各户之中,很快又出来。

    “我下去看看。”墨无痕低声说道。

    “我也去!”宋清繁立刻跟上。

    两人速度极快,瞄准了一团离得最近的黑气就追了过去。

    那黑气的速度也极快,直接就蹿到了下一家,钻了进去。

    墨无痕和宋清繁没有跟进去,就站在外面,捅开窗户纸往里看。只见黑气扑倒了床上,然后那黑气散去大半,露出里面的人来。

    长着獠牙和鳞片的人脸,幽绿的眼睛,在黑暗之中寒光闪闪。他尖利的獠牙直接刺入了床上那人的脖子,只见床上那人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干瘪下去。

    血……被吸光了!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前后也不过就那么两秒。一条鲜活的生命就逝去了。

    墨无痕和宋清繁两人都惊讶极了,同时也愤怒极了。白天那人肉也不是很新鲜,看来也是被这些鬼东西吸光了血以后才被做成了菜的。

    一想到自己白天差点就吃了那鬼东西,她就忍不住想吐。真是太可恶了!

    一时气不过,她直接一脚踹开了大门,就朝着那黑气一个光球扔了过去。

    那黑气裹身的男子猛地抬头,一个侧身躲开那光球,抬脚将床上的尸体踢了过去。在宋清繁手忙脚乱地接那尸体的时候,黑气又浓重起来,将他整个裹住,飞速朝着窗子飞去。

    黑色的灵力追云逐月般飞去,抢在他前面罩在了窗子上,将窗子封住,断了他的退路。

    男子见状,也不再躲闪,就朝着两人攻过来。

    黑气脱身朝着两人笼罩过来,宋清繁扔下尸体就是一个光罩将两人包住。那黑气撞到光罩上,就像雪见了阳光一样,很快就消散了。

    男子已经飞身过来,本想接着黑气的遮掩,给两人一个突击。见状愣了一下,但已经收不回攻势,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他就不相信融合了尖甲兽血液的他,连个小白脸和一个小姑娘都收拾不了!

    墨无痕面无表情地往前一步踏出,抬手一把抓住男子打过来的一拳,强大的力量震得自己的手臂一麻,但还是挺住了没有后退。黑色的灵力自掌心涌出,腐蚀的“呲呲”声从男子的手上传来,让他忍不住大叫起来。

    叫声根本不像人类,尖利到让人耳膜都要破裂。

    宋清繁立刻封住自己的听觉,同时腾出一只手封住了墨无痕的听觉。

    墨无痕双眸之中的墨色加深,浓重的黑色从他的身上涌出。不同于那男子身上的黑气给人的肮脏杂驳感,墨无痕身上涌动着的纯正的暗元素如墨一般,纯粹的黑像是暗夜的恩赐,蕴含着强大的力量。

    男子见势不妙,当机立断地斩断了自己的手臂,黑气加身就要往门口冲。

    但是墨无痕岂会让他逃掉,黑色的灵力幻化为无数掉锁链朝着男子迸射而去,将他的手脚和身躯紧紧地缠住,生生拽了回来。

    “还想跑,我看你跑到哪里去!”宋清繁踹了他一脚,“说!你是个什么人?为什么搞得这么人不人鬼不鬼的?”

    他被勒得够呛,断臂处流出来的不是血而是浓稠的灰黑色液体,十分恶心。

    他的神智不是很清楚,时好时坏的。好的时候还能恨恨地看着两人,坏的时候就像一只毫无理性又陷入了狂暴的兽,不顾一切地挣扎,甚至不在乎弄伤自己。

    “你到底是什么人?快说!”

    “我是澜城钱家的大儿子……”他断断续续地说着。

    “那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还有谁跟你一样?”

    “是,是被,被喂了……呃……”他说着,突然双眼一凸,身体毫无预兆地自燃起来,差点烧到了离得近的宋清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