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5章 我愿献祭生命之树
    第365章  我愿献祭生命之树

    精灵族。

    “族长,叶浅曦那个人类竟然敢偷精灵圣水,罪大恶极,不可饶恕啊!”

    “就是啊!精灵圣水是我们现在赖以生存的最后的东西了,她竟然一偷就是一整瓶,相当于我们整个精灵族半个月的口粮啊!”

    “没错!这个女人虽然是七长老的外孙女,但是圣水已经给过她一瓶了。如今她还贪得无厌地想来偷圣水,简直是不可饶恕!”

    “对,不可饶恕!请族长下令处死她!”

    “处死她!处死她!”

    “都不要吵了!”族长威严的声音响起,“叶浅曦,我精灵族向来与世无争,更是不喜与贪婪狡诈的人类有关联。当初你离开精灵族的时候,本族长就告诫过你,让你不要再回来。如今你不但违背了诺言,还妄图偷盗我精灵族的至宝,实在是让本族长无法原谅你!但是念在你是七长老唯一的外孙女,本族长就给七长老一个面子,不取你性命,就拿你这一身修为来抵吧!”

    “我……”叶浅曦含着泪,却是一句解释都说不出口。

    是她的错,讨要圣水不成,她就动了歪心思。是她的错,但是她也没有办法啊!如今精灵族震怒也是应该的,她根本无从辩驳,无从解释。

    她瘫坐在地上的身子勉强直了起来,跪在地上,端端正正地朝着精灵族长磕了个头。

    “族长,浅曦自知罪孽深重,不敢奢求原谅。只求族长网开一面,赐浅曦一瓶圣水。浅曦愿献祭给生命之树,用我短暂的寿命去换生命之树的一年繁茂,为精灵族的延续贡献一点微末的力量。求族长成全!”

    “什么!你要献祭!”精灵族长惊呆了。

    其他的精灵们也惊呆了。

    生命之树是他们精灵族的至宝,他们赖以生存的精灵圣水就是生命之树的树汁。只是如今生命之树已经枯萎多时,他们的圣水也所剩无几。所以才会对叶浅曦偷圣水的事那么愤怒。

    可是她竟然愿意献祭给生命之树!

    生命之树只能由人类献祭,而且一个人,无论寿命长短,献祭之后都只能增加生命之树一年的寿命。但是这一年当中产出的精灵圣水,足够整个精灵族生活二十年。

    叶浅曦这一句话,仿佛给精灵们的世界带来了一道光。他们一个个都震惊了,困惑了,愧疚了。

    她愿意付出这么沉重的代价,想必是极需要那圣水的。他们刚刚却是那么咄咄逼人,逼得她不得不以生命来交换。这还是善良的精灵族该做的事吗?

    “叶浅曦,你真的想好了吗?献祭意味着要拿你的生命去换生命之树的生命啊,一旦献祭,这个世上,就再也没有叶浅曦这个人了,你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吗?”

    “多谢族长提醒,浅曦明白。但是浅曦真的很需要这瓶圣水!同样的,浅曦也不想看着这么多精灵族的同胞为了生机发愁。浅曦能力有限,只能做到这些,还请族长不要嫌弃。”

    “叶浅曦,如果你真的献祭给生命之树,为精灵族延续了二十年的时间。你就是我们整个精灵族的恩人!你有什么心愿,我们都会帮你实现的。”

    “多谢族长。浅曦只有一个心愿,请族长派人,将精灵圣水送到妖月殿殿主银倾月的手上。”

    “就这么简单?”

    “另外,请派人去云城叶家,转告我父亲。就说女儿不孝,不能再在他跟前尽孝,请他老人家节哀,往后多多保重。”

    “好。本族长答应你,一定为你做到!”

    “多谢!”叶浅曦含泪磕了个头,又转向一边偷偷抹泪,却一言不发的七长老,磕了个头,“外祖母,都是浅曦不好,让您老人家伤心了。”

    七长老哭得肩膀都一抖一抖的,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一边是她的亲人,一边是整个精灵族,她无法抉择。

    “外祖母,请不要为我伤心,浅曦献祭以后,就与生命之树是一体了,往后的日子里,就会一直在精灵族陪伴外祖母了。您应该高兴才是啊!”

    七长老点着头,泪如雨下……

    澜城,客栈之中。

    宋清繁艰难地睁开眼,就看到了素色的床帐。她这是怎么了?

    “醒了?洗漱一下,吃点东西吧。”

    熟悉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她愣了一下,侧过头就看到那张在她脑海里无数次浮现过的脸。阳光从窗外招进来,他棱角分明的侧脸线条也柔和了一些,那是她梦中幸福的样子。

    “嗯?”

    听不到她的回答,墨无痕有些疑惑地抬头看向她。

    本该是没有表情的脸,看在她眼里,莫名有些呆萌。她感觉到自己的心在狂跳,几乎来不及多想,一把掀了被子,连鞋都顾不上穿,就三两步蹿过去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吻上了他的唇。

    时隔九年,这是他们第二次拥吻,与第一次的抗拒不同。这一次,她的胸腔之中,满满的情绪像是火山一样喷薄。

    她想告诉他,她想通了。她想告诉他,她心里其实是有他的。她想告诉他,这些日子她很想他。她想告诉他,她想跟他一辈子走下去。

    但是激动之下,她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粗鲁又笨拙地吻他。吻到自己的眼泪掉下来,一滴一滴地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滴落在他的胸口上。

    他没有动,没有挣扎,没有反抗。任由她动作,哪怕嘴里已经有了淡淡的铁锈味。

    过了很久,他最后还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将她从身上扒拉下来。看她哭得稀里哗啦,也不说什么“别哭”之类的没用的话,只是默默地替她擦掉眼泪。

    但是她却是哭得越来越凶,那哗哗的眼泪将他的衣袖已经全部打湿。

    他无奈地低头在她额头轻吻一下,哑着声音缓缓问道:“清繁,这是你自己撞上来的。我已经放过你一次了,再不会有下一次。”

    “不要放了。这辈子,我都会缠着你的。”

    “好啊,我记住了,你别想再反悔了。”

    他抱住她,像是抱住了整个世界。一瞬间,一切都圆满了。

    “好了,别哭了,吃点东西吧。”腻歪了好一会,墨无痕扫了一眼桌上的饭菜说道。

    “好。”宋清繁一听才觉得自己还真的是饿了。

    坐到桌边,拿起筷子就要夹肉,却被墨无痕一筷子给打掉了。

    “你睡了一天一夜,还是先喝点粥暖暖胃再吃油腻的东西。”墨无痕说道,将清粥递到她的面前。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