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8章 我从没拿这里当家
    ..,殿主的绝世宠妃

    第358章  我从没拿这里当家

    但是他心里很清楚,现在不是他可以任性的时候。云家主让他回家,无非是为了跟叶浅曦的婚事,而叶浅曦是大陆上唯一一个知道精灵族所在地的人。

    这一趟无论如何他都是要走的,为了母亲,更是为了初初!

    银倾月一个人离开了妖月殿,墨无痕本是想跟着他一起去的,但是却被他拒绝了。

    “初初在澜城百里家,我不放心她,你去盯着点吧。”银倾月临走时这样说道。

    银倾月风尘仆仆地赶回云家去。

    云城。不想澜城那么四季如春,反而是带着一点凉意的。清一色白色的建筑让这个云城显得更加的冷清。

    一步踏进,回忆就开了闸似的往外涌。幼年时的一幕幕都在脑子里面不断地浮现,记忆里那张温柔的脸和牵着他的掌心的温度,都定格在了最后那抹绚烂的夕阳的余晖下。

    看过千万次日落,只有那一次,落日的余晖在他的眼zhong是红色的,是血腥的,是残忍的。

    因为它带走了他生命zhong最重要的温暖。

    如今,他再次找到的温暖又在慢慢地失去。这一次,无论如何,他都要紧紧地抓住。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

    这世上,他可以失去任何人,但唯独不能放弃他的初初。她是他生命zhong最后的阳光和温暖,他不要失去,不要再堕入那无边的黑暗之zhong……

    白衣银发,紫眸潋滟。银倾月走在大街之上,引起了无数人的骚动。

    银倾月的身份其实在大能遗迹的时候就已经暴露了,但是仅限于当时在场的人知道。很多普通的民众还并不清楚这一点,乍看到妖月殿主出现在街上,都激动到不行。

    妖月殿是仅次于神殿的二流势力,殿主又是盛名远扬的大陆第一美男,所有的人都想一睹妖月殿主的风姿,但是又不敢靠太近。都远远地挤着,伸长了脖子瞅着。

    但是银倾月根本就懒得理会他们。当他以云千陌的身份出现的时候,他们更多的是嗤笑他的花心和无用,一个个评头论足,好似他们有多了解他一样。

    不过是一群愚蠢的人罢了!

    他加快了脚步,朝着云家的大门走去。

    “咦,妖月殿主怎么往云家的方向去了?”

    “废话!妖月殿主什么档次啊,来咱们云城自然不会是去见什么小人物的啊!除了云家,谁还有资格与妖月殿主说话!”

    “也对!只是不知道妖月殿主亲自前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事。”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银倾月已经走到了云家的大门口,一拂袖将门口的两个守卫扇飞到一边,然后一脚踹碎了大门。

    “逆子!你这是什么态度?一回来就踹自家大门,简直大逆不道!”

    暴喝声从门里传来,俨然就是云家主的声音。

    众人瞬间就懵了,什么情况?云家主管妖月殿主叫……逆子?

    哦,天呐!这个世界太疯狂了了,猫都给耗子当伴娘了!云家主就算活腻了也不用这么作死吧?

    就在所有人期待着看到银倾月暴怒杀人的时候,他淡淡地开口了。

    “我从没拿这里当家,拆了又如何?倒是你,以那种理由逼我回来,是活腻了?”银倾月的冷淡刺激了云家主。

    他指着银倾月的鼻子就开始大骂:“畜生!我是你父亲,你居然这么跟我说话!”

    银倾月冷笑了一声,将脸上的半截银质面具摘下来扔掉。面具掉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在骤然安静的环境之zhong显得那么刺耳,格格不入。

    众人看着这熟悉的脸庞,一个个都石化了。

    妖月殿主,长着一张云少主的脸,又是云家主的儿子……

    那不就是说——妖月殿主就是云少主吗?

    天呐!那他们以前以为云少主是废物时那么嘲笑云少主,岂不是……在作死?作大死?

    所有人都禁不住流了一身冷汗,不由自主地往后撤,想偷偷溜走。

    银倾月突然动了,往前一步踏出,骤然变冷带上了杀气的眼神吓出了云家主一身冷汗,让他下意识地退了一步,也让所有在悄咪咪撤退的人齐齐吓了一跳,僵在原地动也不敢动。

    “你……你要干什么?”云家主结结巴巴地问道。

    他此刻才终于意识到,站在他面前的人已经不再是他那个花名远扬却无能的草包儿子了。如今站在他面前的,是妖月殿的殿主,是实力在神君巅峰,能与神殿圣主叫板的绝世高手。

    自己竟然还将他当成那个不成器的草包,不顾后果地大声呵斥,真的是在找死了……

    “把我母亲的遗体交出来。”银倾月冷冷地说道。

    “你……你休想!”云家主大吼道,但是突然意识到周围围观的群众看着他的奇怪眼神,于是圆了一句,“你母亲已经入土为安多年,你居然还想去打扰她的清净,简直是不孝!”

    “是么?比起拿毁我母亲遗体来威胁我回来的你,只是想换一个地方安葬我母亲的我,也不算很过分吧?”银倾月本不想解释。但是看到他那句明显的圆谎,就忍不住拆穿。

    云家主这个人死要面子,最是看重自己的声誉,让他名声尽毁比杀了他更让他难受。他还是乐意动一动嘴皮子的。

    “真是看不出来,云家主居然这么不是东西!”

    “谁说不是呢?以前还以为云家主是个和善的人呢,没想到对自己的妻儿这么狠!”

    “老子还以为那云少主真是个废……没想到竟然是假的,这么多年云家主都不解释,任由别人误会云少主,真不是东西!”

    “还拿云少主的母亲遗体来威胁他,简直是丧心病狂!”

    “哎,这么说起来,云少主不是云夫人亲生的啊?”

    “肯定不是啦!云夫人现在还活得好好的呢,哪有什么遗体!”

    “感情这云少主还是个私生子啊……难怪爹不疼呢!”

    “嘘!你怎么敢说……那个词呢!”私生子,那可是死穴,居然敢说出来!

    这人立刻回神,吓得腿都软了。但是偷偷瞟了银倾月一眼,发现他根本就没有往这边看,变松了口气,以为他什么都没有听见。

    “不是这样的,千陌你误会伯父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