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2章 恨不得抽自己耳光
    第352章  恨不得抽自己耳光

    蓝家,家主和高层正在议事厅里商量着应对水忆初之策,突然下人慌慌张张地冲进来,惊慌失措地喊道:“不好啦,不好啦!家主,那个叫水忆初的,来了!”

    “什么?”蓝家主一拍桌子,“她竟然真的敢来!走,跟本家主出去活捉了她,送到神殿领赏去!”

    一众长老笑着,都跟着家主一股脑跑了出去。只留下这个报信的下人瑟瑟发抖地躲到了柱子后面藏了起来。

    那个魔女简直就是杀人狂,神君高阶的修为,岂是家主他们这群渣渣可以对付的?他还是趁乱赶紧跑路的好!

    蓝家主带着人刚从议事厅出去,威风凛凛地大喊了一句:“何人如此大胆,竟然来我蓝家闹事!”

    一团硕大的不明物体就砸在了他的面前。

    蓝家主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避开这不明物体的袭击。直到那东西砸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微弱的呻吟以后,他才发现竟然是个人!

    看这衣服有些眼熟,蓝家主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倒是旁边的长老先叫了出来:“啊,是大少爷!”

    蓝家主这才急忙蹲下来,将地上的人翻过来,一张脸已经鼻青脸肿到连他这个亲爹都认不出来了。若不是他脖子上挂着的玉,他还真不敢确定这个猪头一样的东西,是自己的儿子。

    “旗儿?”蓝家主痛心地大喊道。

    “嚷嚷什么,人还没死呢!”水红色的身影从远处急速飘来,在蓝家主对面三米的地方站定,不耐烦地冷嘲道。

    “你是水忆初?”蓝家主上下打量了她两遍,可是横看竖看都只是一个黄毛丫头罢了,怎么神殿却要那么大动干戈地通缉她呢?真是吃饱了撑的,要不然就是神殿浪得虚名,连一个小小的丫头的搞不定!

    蓝家主在心里腹诽道,看着她的眼神十分地轻蔑。

    “就是你打伤了我儿?”蓝家主将蓝旗交给长老,站起来朝着水忆初高傲地问道。

    水忆初嘴角微微勾起,讽刺道:“是啊。怎么,你还想替他出头?”

    “狂妄小儿!在我蓝家的地盘上还敢如此嚣张,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蓝家主身边的二长老指着水忆初大声说道。

    水忆初眼神一冷,突然一个拂袖,直接就将那二长老给击飞出去。他撞在了精美的大厅的墙上,像一个人肉炸弹一样,直接砸断了承重墙,被塌下来的大厅给整个的埋掉了。

    生机几乎是瞬间断绝。

    众人见状,倒吸一口凉气。

    一拂之力!

    二长老好歹也是个神王级别的高手,竟然经不住她的一拂之力!

    那她的实力

    蓝家主刚刚还自信满满的,顿时就蔫了,看着水忆初那充满着淡淡讽刺的眼神,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耳刮子,让你乱说话!

    “聒噪!作为狗,就应该有狗的自觉,不该在主人说话的时候乱吠,这是基本的教养。”水忆初冷冷地说道,扫了一眼在场的其他人。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往后退了两步,将蓝家主整个地凸现出来了。

    那抱着蓝旗的长老也突出了出来,当下左看看右看看,还是经不住内心的恐惧,放下蓝旗就退到后面去了。

    “你们!”蓝家主气得肝疼。

    “看到没有,不义的人,最终都会众叛亲离的。”水忆初往前走了几步,吓得所有人立刻后退了好几步,就连蓝家主也不例外。

    没有人去管地上的蓝旗,水忆初直接走到他身边,用脚踢了踢他,确定他还活着,才慢悠悠地说道:“我早说过,待我回来之日,就是你蓝家灭门之时。无论是蓝旗,还是你蓝家主,还是这里所有的蓝家人,都别想逃。”

    “水忆初,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儿得罪了你,我把他交给你处置就是了,你何必拉上整个蓝家?”蓝家主急得大喊。

    “听到没有,你亲爹说,要把你送给我处置。”水忆初用脚尖踢了踢死猪一样的蓝旗,幸灾乐祸地说道。

    蓝旗的眼中闪过一丝怨毒,用最后的力气低吼道:“订下婚事的是他们,下决定追杀你娘的也是他们。如果你一定要杀我,也绝对不能放过他们!”

    “逆子!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蓝家主气得头顶都快冒烟了,竟然还想将他们一起拉下水!这什么儿子?简直就是禽兽!

    “胡说?”水忆初讽刺地笑了,“可他说的不是事实吗?我娘亲叶婉与他的婚事,是当年你同叶家主订下的,没有问过我娘的意见是真的吧?我娘逃婚以后,觉得丢了脸面,天涯海角追杀我娘也是真的吧?我娘逃去幻蓝大陆以后,还派人下去找人,最后虐杀了我父母是真的吧?你能否认哪一点?”

    “我”蓝家主语塞,这不是应该的吗?他根本就没有错啊!

    “这你根本就不能怪我!要怪就怪叶婉她自己不知廉耻去逃婚,让我蓝家丢尽了脸面!我下令杀她有什么不对?”蓝家主梗着脖子反问道。

    “呵呵”水忆初怒极反笑,脸面再大大得过人命吗?她娘只是不想葬送自己的幸福而已,为自己争取一把有什么错?

    话不投机半句多,水忆初再没有耐心跟他理论什么了。直接抬手,匕首已经握在了手心当中。

    “好一阵子没有练习剔骨削肉了,手艺都有点生疏了,今日正好有兴致,就拿你们来练练手好了。”水忆初笑得邪气而诡谲。

    银倾月就站在不远处,抱着胸靠着门框,身边是拽着他衣角的小可爱。

    他静静地看着她的背影,看着她在人群中上下翻飞,那飞溅的血肉和残破的尸体显得极其残忍血腥。可是他一点都不觉得嫌弃,他最喜欢的就是这样意气风发的初初了。

    任何伤害了她的人,都要狠狠地还回去,她若是能始终保持这样的个性,他也就不会担心她受欺负了。

    “姐夫,流了好多血啊,姐姐有没有受伤?”小可爱看不清水忆初的动作,有点担忧,揪着银倾月衣角的手都攥到微微发白了。

    “你叫我什么?”银倾月眉毛微挑,眼角都带上了笑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