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2章 你就是念念的姐姐
    第342章  你就是念念的姐姐

    好吧,水忆初有些无奈。但是她也是个路痴,实在是能理解。

    “那我带你去镇上转一转,路过你家门口的时候,你能认出来吗?”水忆初问道。

    “应该可以吧。”小可爱托着腮想了想,“爹爹有空的时候会带我出去玩,我家那条街我应该能认出来。”

    那就好办多了。水忆初松了口气,抱着他就往镇上走。

    她心想着见到小可爱的父母,一定要让他们好好地看好孩子,这年头恶人太多了,谁知道他们拐了孩子去要做什么。

    抱着小可爱走了两个时辰,几乎要将镇上的街道都转了一圈,才终于找到了小可爱的家所在的街道。期间两人饿得受不了,就去吃了顿饭,现在终于找到,水忆初长松一口气。

    孩子的父母怕是要急疯了吧?

    “啊!就是那个,我家就是那个!”小可爱突然激动起来。

    水忆初立刻抱着他朝着他指的那扇门走过去。

    门是虚掩着的,没有关好。水忆初微微愣了一下,但还是小心地推开了门。

    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满院子的尸体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血流成河。

    水忆初瞪大了双眼,这些血还是流动的没有凝固,说明人刚死不久。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爹爹,娘亲……”小可爱,惊讶得两个眼睛瞪得溜圆。

    他颤抖的小手扯了扯水忆初的领子轻轻地说道:“姐姐,陪念念进去找爹爹和娘亲好不好?念念害怕……”

    “念念乖,不怕,姐姐在呢。”水忆初一边安慰着,一边小心地往里走。

    院子里很安静,什么声音都没有。

    但是水忆初却莫名有种危险的感觉,每走一步都更加谨慎一分。

    果然,走到院子正中的时候,后面出来了破空之声,疾如迅雷,气势汹汹地朝着她的后心袭来。

    水忆初早有防备,一早就将风元素加持在脚上,此时只是一个用力,就高高跃起,侧翻来到一边,闪到了院子里的灯柱后面。

    可是这一停下,她就看到了刚刚袭击她的人——慕容骁!

    “啊!是爹爹!”小可爱一声大喊,兴奋地笑开了。

    水忆初双眼蓦地一缩,爹爹……

    慕容骁与母亲……又是小可爱的爹爹,那小可爱不就是,不就是……

    慕容骁本以为水忆初也是敌人,是抱着他儿子来威胁他的人。但是当下,小可爱却担忧地搂着她的脖子:“姐姐,你怎么了?脸色怎么那么难看?是不是爹爹刚刚伤到你了?”

    慕容骁愣了一下,小可爱从不会随便叫人姐姐的,一般前面都会加上名字。唯独她……水忆初。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病体孱弱的女子从里面缓步走出,扶着走廊的栏杆,远远地看着她。

    “呀,娘亲,你身体还没好,怎么可以出来吹风呢?”小可爱着急了。

    怎么娘亲和姐姐都这么不省心呢?看来以后有的操心了!

    “初初,是你吗?”女子看着她的目光含泪。

    水忆初一言不发,她实在是没有想到,随手救的一个孩子,竟然是她同母异父的弟弟。最不想见到的人,却又这么突兀地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她抱着小可爱,快步走到慕容骁身边,将小可爱一把塞给他,冷冷地说道:“看好你儿子,再被人拐了,我就是见到了也不会救的。”

    水忆初说着,快步地往大门走,那架势怎么看怎么像是落荒而逃。

    小可爱趴在慕容骁的肩膀上,眼巴巴地看着水忆初的背影,可怜兮兮地说道:“姐姐又要走了吗?为什么都不能多陪陪念念呢?是因为念念还太小太弱了,姐姐才看不起念念吗?”

    水忆初脚步一顿,双手在身侧握紧成拳。

    “念念很乖,但可惜,我不是你姐姐。”水忆初没有回头,低着头说道。

    小可爱从慕容骁怀里下来,一溜烟跑到水忆初身边,抱着她的大腿不撒手。

    “你是我姐姐。娘亲说了,我们母家有种天赋技能,对人的血脉很敏感,我能感觉到姐姐身上有一半的血脉是跟我一样的,你就是念念的姐姐!念念不会认错的!”

    “那不是还有一半不一样吗?怎么就是了呢?”水忆初声音有些颤抖。

    “姐姐是不喜欢念念吗?爹娘说,姐姐之所以没有陪着念念一起长大,就是因为姐姐很厉害,呆的地方很危险。只有念念快快长大,变得很强很强,才可以去找姐姐。可是念念已经很努力了,但是长大好慢啊,念念等不及,念念很想很想姐姐,姐姐再陪我两天好不好?”

    小可爱一边说,眼泪一边往下掉,小鼻子红彤彤的格外惹人心疼。

    水忆初再也忍不住,扭过头去,眼泪就簌簌地落下来。

    “念念,回来吧。”慕容骁叹了口气,“你姐姐有她自己的选择,你要学会尊重她,而不是任性地勉强她。”

    “可是……可是念念真的很想姐姐留下来,念念从来没有见过姐姐,念念想姐姐陪着念念。”小可爱呜呜地哭着,小胖手揪着水忆初的衣服不肯松开。

    走廊上的女子已经哭成了泪人,一切都是她的错。

    是她轻信了小人误会了阿骁,是她没有主见应允了青阳,是她生下了初初又不负责任地抛弃,一切都是她的错,都是她的错啊!

    想着她急火攻心,一大口鲜血喷出,人就软软地倒了下来。

    “素昔!”慕容骁大喊一声,惊恐地跑过去。

    “娘亲!”小可爱也吓坏了,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一边揪着水忆初的衣服,一边大声地哭着,“姐姐,娘亲她……娘亲,姐姐……”

    三四岁的孩子,吓得语无伦次不知道在说什么。

    水忆初看着他哭红的双眼,心里是又酸又甜,心疼地弯腰把他抱起来,安慰道:“念念不怕,姐姐是炼丹师,姐姐可以帮你把娘亲治好。别紧张,好不好?”

    水忆初这么一说,念念好似有了主心骨一样,也不哭了,一个劲地点着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