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340章 他的父亲她的母亲
    第 340章  他的父亲她的母亲

    快啊,快啊!

    苏吟雪在内心狂喊。眼见着水忆初已经逼近,火红细丝冲着她就切了过来,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就在这档口,灵力输入够了!

    苏吟雪大喜,法阵已经开启,下一秒她就能离开了!

    可偏偏就是这时候,飞在最前面的细丝好死不死地撞在了法阵上,将阵心那颗莹白的魔核给击碎了!

    法阵骤然消失,连带着苏吟雪的希望一起不见了。她捏着一张没有用的废纸,狂喜的笑僵在脸上,看起来十分地滑稽可笑。

    火红细丝已经飞扑到她的面前,只一瞬,就可以送她下地狱了。

    偏偏异变突生,黑色的烟雾突然出现,将苏吟雪包裹住,靠近的细丝都维持不了形态,变回了火焰缩回了水忆初的手里。

    玉眠笙一招将对手打飞,立刻反身朝着水忆初飞去。

    这黑色烟雾有古怪,他担心水忆初吃亏。

    水忆初往后退了些许,就怕这黑烟之中冒出什么东西来。

    但是等了一下,什么都没有,水忆初有些疑惑。

    黑烟已经在慢慢地消散,但是依旧没有任何异动。只隐隐能看到里面有两个身影离得很近。从轮廓来看,除了苏吟雪,另一个可能是个男人。

    还没有动静,对方在搞什么?

    等等……

    “不好!他们要跑!”水忆初一声大叫,手一扬,火红细丝就飞了出去,朝着那个拎着苏吟雪的男人就切了过去。

    此时黑烟已经浅淡了许多,露出了里面人的相貌。

    就在水忆初放出细丝这档口,玉眠笙脑子还来不及动,身体就飞奔了出去。

    飞速追上细丝,往中间一横,十几条细丝同时击中玉眠笙的后背,他一口鲜血喷出来,全部喷在了对面那个男人的衣服上面。

    同一时刻,对面的法阵启动了,错愕的男人和一脸懵逼的苏吟雪就这么消失在了两人的面前。

    玉眠笙的身体受到了重创,从半空中掉落下去,水忆初本因来不及收手误伤了玉眠笙而惊愕不已,当下就一个俯冲将他接住,放在地上迅速喂了几颗疗伤丹。

    但是这细丝带着她神君前期的力量,饶是玉眠笙神君高阶的身体强度,在完全没有防护的情况下,也吃不消的。

    “眠笙,你撑着点。”水忆初说着,一边从腰带里面拔出针迅速给他过穴,又接着塞了好几颗疗伤丹。

    “主子,对不起。”玉眠笙说话都艰难,“我不是故意放走他们的……”

    “我知道,我知道你肯定有理由。先别说话,疗好伤再说。”水忆初动作飞快。

    玉眠笙却是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挤出一句:“他是我父亲,不能杀……”

    一语完,他就晕了过去。

    水忆初愣了一下,刚刚那瞬间她只顾着看那男人手上的传送卷轴了,根本就没有注意他的脸。

    那个浑身笼罩着黑色烟雾,诡异至极,邪气入骨的人,是当年落雨镇上的流氓铁大力?

    我咋不信呢?

    水忆初整个人石化了三秒,才慢慢缓过神来。

    好吧好吧,玉眠笙说是,那就是吧。这天底下,应该没有哪个儿子会认错爹的。就当他是铁大力好了。

    只是他怎么会变成那样呢?

    水忆初满心疑惑,却也不是能多考虑的时候。两边已经打得火热,她迅速处理好玉眠笙的伤势,就放出二哈看着,自己又投入到了战斗当中。

    苏吟雪走了,水忆初的身份就会彻底暴露,再没有什么可顾虑的了!慕容骁心念一起,手中的镰刀就飞了出去,就近割掉了两个光明神殿的人。

    “黑暗圣子,你干什么?”光明神殿的左护法大吼道。

    “你瞎吗,看不出来?”手起刀落,又是三个光明神殿的人丧生。

    左右护法简直要气到爆炸:“你要内讧也要看场合啊!”

    “场合?我慕容骁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什么时候看过场合?”慕容骁冷笑道,手中飞镰飞了出去,直接就将还在大喊大叫的左护法的头割了下来。

    “慕容骁你……”右护法腹背受敌,还要不时扭头来看慕容骁,简直气到爆炸。

    “聒噪。”慕容骁淡淡地弹了弹镰刀的刀刃,突然甩手就扔了出去。

    还在疲于应付的右护法顷刻毙命。

    光明神殿除了一个长老还在银倾月手下挣扎之外,其他的人全部被清剿干净。

    现在就只剩下黑暗神殿的人了。虽然刚刚杀光明神殿人的时候他们杀得很爽,但是现在问题就是他们没有盟友了,对面却是三个势力联手。

    “圣子,你怎么这么冲动?杀光了光明神殿的人,接下来我们的形势就不妙了!”黑暗神殿的长老责备道。

    慕容骁嘴角勾起一抹邪笑,伸手勾了勾,示意长老凑近。

    长老还以为他要说什么话,于是毫无防备地靠近。

    慕容骁左手勾住长老的脖子,右手上的镰刀直接切进了他的腹中。

    长老双眼凸出,不可置信地盯着他,想问他为什么,却是一张嘴就流出了血来,不甘心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有什么不妙的,死了不就一了百了了吗?”慕容骁将镰刀拔出来,任由他的尸体轰然落地。

    众人都懵了,只有水忆初微微挑了一下眉头。这前辈已经是第二次帮她了。上一回还是在幻蓝大陆上的风之峡谷。现在他竟然为了帮她,杀了自己的门人。

    “圣子,你疯了吗?你怎么对自己人动手啊?”有一个人喊道。

    “自己人?等你们死了,我还活着的时候,咱们就不是自己人了。”慕容骁说着,飞镰急速冲出。

    水忆初也立刻配合地放出了细丝封锁退路。

    一时间整个大殿惨叫连连,像是血腥的屠宰场一样,将这些黑暗神殿的人全都像是牲畜一样给屠宰干净了。

    最后一个人倒下以后,众人的视线就尽数落在了慕容骁身上。

    他也不开口解释,只是安安静静地从尸体上扯了一块布下来擦镰刀。

    “前辈,又欠了您一次人情,真是不好意思。”水忆初笑着说道。

    慕容骁愣了一下,摇了摇头:“没什么人情不人情的,我只是不想你母亲难过罢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