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你的心意我了解了
    第334章  你的心意我了解了

    灵眼猫怒了,朝着苏吟雪长嘶一声。

    把它抛出去当护盾使,现在又轻飘飘地来使唤它,哪来的脸!

    灵眼猫转身,将屁股对着苏吟雪。小爪子抠开锦盒的搭扣,用脑袋顶开盖子。

    里面什么都没有!

    只有一个浅绿色的法阵。

    接着,灵眼猫用爪子心疼地在水忆初的伤口上面轻轻地沾了一点血,按在那法阵的中心,顿时法阵就启动起来。

    浅绿色的光芒将水忆初包裹起来,灵眼猫一个闪身回到了水忆初的怀里。这一人一兽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不见了踪迹。

    防护罩轰然碎裂,锦盒里的法阵也失去了光芒。

    众人立刻冲进来用自己的血试啊试啊,可法阵就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可恶!”苏吟雪气得直跺脚,这该死的小畜生,居然吃里扒外!待它回来,她一定要抽了它的筋,扒了它的皮!

    被传送走的水忆初此时正身处一间密室之中,这密室没有门窗,只能依靠传送阵出入。

    水忆初就躺在密室的藤床上,一颗翠绿的珠子就在她的身体上房盘旋,为她修复着伤势。

    灵眼猫早就被弹出去,缩在小角落里面看着水忆初,一动也不敢动。

    木魂珠催动生命之力将水忆初的伤势修复好以后,就化为流光钻进了她的眉心之中。

    绿色的光芒从水忆初的身体里面散发出来,将她包裹在其中。

    此时昏迷的水忆初再一次进入了魂游过去的状态当中。

    白衣少女急匆匆地从大门口跑进来,看到阿初,就立刻躲到了她的身后。

    另有男人从门口追了进来,大声说道:“你跑什么?我难道还配不上你吗?”

    少女不说话,只是往阿初后面又躲了躲。

    “阿初,你让开!”男人寒着脸,“别逼我动手。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把她带走!”

    “她不会跟你走的。她不愿意,没人能勉强她!”阿初冷冷地说道。

    “她凭什么不愿意?”男子大声地反驳道,“我哪点比不上墨那个家伙?难道就因为他是你创造出来的,你就袒护他多一些,要把清清给他?”

    “我没有袒护谁,是你自己太激进。”阿初冷着脸,“清清有她自己的想法,她想选择谁是她的自由,你或者我,都没有资格干涉!”

    “胡说!她是你的人,只要你开口把她给我,她不会不听你的!”

    “异想天开的是你!清清是我创造出来的又如何?她听我的话又如何?我凭什么把她给你?你以为你是谁?你自以为是天成者就高人一等,就可以不理会他人的感受强取豪夺吗?”

    “有什么不可以?我能抢来的都是我的!”男子面露狰狞。

    “那你就试试看,是你先抢走人,还是我先杀了你!”阿初冷冷地说道,浑身气势骤热一变,眼中的寒光几乎像是淬了冰一样,只一眼,就让人子灵魂深处颤抖,忍不住想臣服。

    男子的气势软了一点,后退一步,恨恨地盯着阿初道:“你确定你要跟我作对?”

    “我没有想跟任何人作对,是你一直咄咄逼人。清清是我的人,我创造了她,就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任何人欺负她强迫她,包括你!”

    “好,好!”男子点点头,指着水忆初威胁道,“你记住你今天的话,他日我割下你脑袋的时候,希望你也能如此骄傲。”

    说着男子一拂袖,气呼呼地走了。

    墨色的衣衫从柱子后面走了出来,白衣少女一惊,想到刚刚的对话全都让他听了去,顿时羞臊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阿初侧头微笑道:“墨,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都不吱声呢?”

    “来了有一会了,大人让我来告诉你,魅影流雪扇炼制成功了,请你前去看看。”墨面色如常,没有丝毫波动,淡淡地说道。

    “好,那我现在就去。”阿初含笑地扫了一眼身后的白衣少女,抬脚就离开了。

    “哎……”清清来不及阻止,阿初就不见了人影。

    此处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气氛一时变得十分尴尬。

    清清一身白裙,紧张地揪着衣服,不知道该说什么。墨一身玄衣,也靠着柱子一言不发,在静静等待着她开口。

    半晌,她才慢慢地开口说道:“刚刚……你都听到啦?”

    “嗯。”墨低沉的声音哼了一下,再没有了下文。

    “嗯是什么意思?你多说几个字会死啊!”清清本是内心忐忑得不行,想听到他的答复,又怕听到他的答复。

    结果只等来了一个“嗯”,顿时她就火了。

    “你的心意我了解了。”见她发火,他才多憋出了几个字。

    “光是了解吗?然后呢?”清清结结巴巴地问道。

    “我不会接受。”墨想了一下,回答道。

    白衣少女的脸瞬间就变得煞白,身子晃了晃,几乎要站不稳。

    她轻声地说道:“我刚刚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墨扭过头,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道:“我说,你的心意我了解了,但我不会接受你。你是琅大人看中的人,我不能与他争。我不能容忍自己,给阿初大人带来麻烦。所以,抱歉了。”

    清清还是第一次听到他说着这么多话,却是在拒绝她。

    她只觉得心很痛,痛到她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一滴一滴的眼泪掉落在地上,她低着头,哭得她瘦削的肩膀一耸一耸的。

    墨也不出声阻止,也没有上前去给她一个哪怕安慰性的拥抱,就那么一直站在原地,静静地陪着她。

    很久很久以后,清清始终没有等到他的一句安慰,慢慢的心也冷了。她红着双眼,抬头看着他,道:“如你所愿,我去找琅大人。这辈子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了,永远!”

    清清哭着跑了出去,与回来的阿初撞了个正着。

    阿初看到她哭,马上问原因,可是她却挣脱立刻逃走了。

    阿初又跑去问墨,墨沉默了好一会,才慢慢开口道:“她说,她这一生都不想再见我了。”

    “你傻啊!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你去哄哄她就没事了。”

    “不了。既然不能接受她,就不要给她希望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