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9章 想算计我找错人了
    第329章  想算计我找错人了

    “杜峰主,您岁数大了耳朵不好使了吗?刚刚他们句句诛心的时候,您可没说过他们一句诋毁同门啊!”水忆初讽刺道,“再说了,本小姐早已经不是你们万灵宫的人了,你还没那个资格对我指手画脚的。这三人,就算是我杀了,又如何?”

    “你……”杜峰主气结,“你竟如此嚣张,看来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杜峰主说着就朝着水忆初狠辣地一掌拍去,但却被站在水忆初身边的银倾月一拂之力给轻松打飞出去。

    “怎么动手了?也不说让我表现一下!”水忆初对着银倾月微微噘嘴,故作不满道。

    银倾月只觉得她微微鼓着腮的样子可爱极了,伸手轻轻捏了捏她的腮帮子,温柔地说道:“小角色,不想你脏了手。”

    水忆初不再接茬,双眼都笑成了一轮弯月。

    “杜峰主!”其他的弟子们慌忙上前去搀扶杜峰主,七手八脚地将他从地上了捞了起来。

    “墨星辰,你竟然敢背叛师门,罪无可赦!今天,就让我来清理门户!”一个男弟子提剑就冲了上来。

    水忆初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冷冷地盯着他道:“就凭你?”

    抬手夹住他刺过来的长剑,一个用力将剑掰断,抬脚一踢击中他小腹。

    男弟子痛得握不住剑,“咣当”一声,长剑掉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水忆初两手抓住他的肩膀处的衣料,往自己这边一扯,抬起膝盖,就朝着他的下巴狠狠一顶。

    “咔嚓!”众人只听见一声清脆的声响,就见那男弟子的下颌骨碎裂,口水和鲜血混着就这么流了出来。

    幸好水忆初速度够快,在他口水流出来之前,一个过肩摔将他摔在地上,一脚踩上他的胸口。“咔咔”又是两根肋骨断裂。

    “抱歉了,下手重了些,不知道你还能不能恢复得过来。”水忆初轻描淡写地说道。

    “你……”男弟子双眼微突,颤抖着手指着水忆初,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水忆初却是没有了耐心,脚上的力气加重,直接将他的断骨踩下,直到刺进了他的心脏之中。

    男弟子头一歪,失去了生机。

    水忆初只是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抬手一个小火球扔到他身上,将他焚烧干净。

    “墨星辰!”杜峰主气得双眼通红,这女人,这女人……

    “我脾气不好,没事少来招惹我。万灵宫与我也算有恩,我也不想赶尽杀绝,但是你们那点小小算盘我也都清楚,就算是扯平了。往后再招惹我,就不要怪我翻脸,不客气了!”水忆初寒着脸,死死地盯着杜峰主,“这句话,你若是能活着回去万灵宫,也帮我带给杨庆。告诉他,我墨星辰不是他可以随意拿捏的人。想算计我,他找错人了!”

    水忆初这一刻气场全开,霸气凛然,那锐利的双眸之中寒光四射的眼神,让对上的人都情不自禁地低下头来,气势之上就矮了一截。

    银倾月扬了扬眉,水忆初走火入魔以后再醒来,就比之前更加激进了一些。她不再畏畏缩缩各种顾虑,开始放飞自我了。

    他认识她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这么任性,这么霸气,这么为所欲为的一面呢!想想也是,她毕竟也才十几岁,在绮蓝大陆这个五十岁成年的地方,就相当于一个婴儿,正是应该撒娇任性的年纪。

    可是她不仅早早就要扛起家族的重任,还身负血海深仇,暗地里还有一个无可匹敌的强大敌人在虎视眈眈,每走一步都要精打细算,忍辱负重。过得委实太过憋屈了。

    既然她终于放开了自己的天性,他也乐得支持。就算她把天捅了个窟窿又如何?不还有他呢吗?就算是与整个大陆为敌,他也会保护她一世安好的。

    杜峰主气得几乎要吐血,想上前一步来教训她,却苦于一边冷冷盯着他举动的银倾月,不敢动手,只能生生地憋着,别提多呕了!

    但是水忆初才不管他,她早早就在人群中看到了玉眠笙等人,当下就拉着银倾月往水云阁那边走去。

    突然她感觉到了一道灼热的目光正黏着自己的背后。

    她突然回头,对上了对方那双琉璃美目。那来不及收回的羡慕、惊讶、痛苦和被发现的慌乱一起就纠缠在一起,在那女子低头的瞬间,全部都被掩盖了。

    水忆初奇怪地多看了她两眼,就收回了视线。

    “怎么了?”银倾月感觉到水忆初在频频往后看,于是问道,牵着她的手自然就松开来,搂住了她的腰身,将她往自己怀里带了带,警惕起来。

    “没什么。”水忆初摇了摇头。

    而后方,那双灵动的美目紧紧地盯着银倾月放在水忆初腰上的手,慢慢地蓄满了晶莹的泪水。

    她将手伸进袖子当中,紧紧地捏住了那只水晶铃铛,那一瞬间,满世界的喧嚣仿佛都与她无关了。静得让她只能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

    千陌……

    她从小就喜欢的千陌……

    她从小就与他订婚的千陌……

    他在她面前走过,却对她熟视无睹;在她面前走过,却牵着别人的手;在她面前走过,却堂而皇之地搂着别人的腰。

    他完全没有将她放在眼里,这么多年的倾心相许,都只是一场笑话,都只是她自己给自己编织的一个梦境。

    就像是阳光下的泡沫,只轻轻触碰,就碎裂成末,整个的幻灭了。

    一行清泪落下,顺着她的脸颊流下,在下巴处微微停留了一下,就掉落在她脚边的泥土里,砸出一个浅浅的小坑。

    那坑里埋葬的,是她死去的爱情。

    第一次,她是那么讨厌自己拥有这能够看破一切伪装的虚妄之眼,但是她更加气银倾月,明明知道她能看得穿他的伪装,明明知道她对他的心意,却依旧是大大方方地牵着他心爱的女孩,在她面前走过,给她留下一个绝情的背影。

    何其残忍!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