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 恐怕也找错人了吧
    第328章  恐怕也找错人了吧

    银倾月是不记得凤临栖的,但是他既然认出了自己,也没有什么恶意,也无妨。于是心念一动淡淡问道:“我之前受伤,以精灵圣水入药之后就失忆了,你可有办法帮我恢复记忆?”

    “精灵圣水?”凤临栖愣了一下,笑道,“那你可真是走运了,这么好的东西都能捞着。不过可惜了,精灵圣水的效果只有精灵族的生命之树的树汁可以化解。你若是有法子弄到树汁,我倒是可以帮你配药。”

    “知道了。”银倾月点点头,“你既然认识我,也当认识水忆初吧?”

    “自然。不过我还是喜欢叫她星辰。”凤临栖咧嘴憨憨地一笑,“毕竟我第一次见她时她就是叫这个名字,习惯了。”

    “她走火入魔,灵力紊乱,你有没有办法?”

    “这个得看具体的情况,人在哪里?”凤临栖的脸色立刻就严肃起来。

    “在上面,我带她下来。”银倾月说着,就要上去,却突然想到了什么,回身交代道,“她若是醒了,你不要告诉她我是银倾月的事情。我现在叫浔阳。”

    “你在骗她?”凤临栖幸灾乐祸地扬眉,“可以啊,不过你也不能让她知道我知情不报。”

    “成交。”银倾月脚下轻点,就往上一跃,跳出了蛇窟。

    银倾月将水忆初从澜风背上抱下来,带下去,交给了凤临栖。澜风缩小飞到了他的肩膀上站着,二哈也缩小了身体跳下去,趴在银倾月的脚边。

    秦修和江岸很是奇怪银倾月的身份和举动,担心他对水忆初不利,于是也跟了下来。

    凤临栖出手麻利,不到半个时辰就收工了。水忆初的脸色已经正常,刚刚还微热的体温也降了下去。

    “等她醒过来调息一下就没事了。”凤临栖说道。

    过了大约一个多时辰,水忆初才幽幽地醒了过来。

    “初初,怎么样?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银倾月立刻问道。

    水忆初还有些懵,摇了摇头,努力地回想之前发生了什么。

    “我刚刚怎么了?”水忆初问道。她脑子晕沉沉的,之前发生过的事情都有些模糊记不清。

    “你刚刚急火攻心走火入魔了。”银倾月解释道,“这里是万蛇窟,你那些手下都在那边好好地睡着呢,别担心。”

    水忆初顺着银倾月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就见一地排列整齐的苍漠营的大汉和……大汉当中穿行的胖子!

    “凤临栖?”水忆初愣了一下,不确定地喊道。

    “哎呀哎呀,星辰你还记得我啊,真是太荣幸了!”凤临栖蹦跶过来,伸手就去搭脉,见她脉象平稳,才放心下来,“脉象还不错,休息休息就好了。”

    银倾月这才彻底地松了气,水忆初却是奇怪地看着凤临栖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什么时候学会的诊脉?”

    “我在这里是因为我应该在这里。会诊脉也不是学的,而是天生的。嘿嘿,星辰,你就别问了。以后你就知道了。”凤临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是卖了个关子。

    水忆初无语了一下,也没有纠结,调息了一下。

    等到她调息完以后,那些沉睡的大汉们还没有醒过来。加上雷鸣等三人都不适合行走,于是水忆初便将澜风和二哈留下保护他们。

    凤临栖也留了下来,就在他们离开以后,还意味深长地对着水忆初笑了笑,道:“回见!”

    回见?这还没分别呢,就知道还要重见了啊?这个凤临栖,有问题!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她呢!

    不过他也没有恶意,她就懒得去计较了。就算真的出点什么乱子,二哈和澜风两只兽也该能应付了。

    离开万蛇窟以后,在红纱的带路之下,水忆初和银倾月完美地避过了迷失走廊的机关,来到了一处大殿外。

    这大殿金碧辉煌的,很是气派。两根白玉大柱立在殿前,上面的墨黑双龙很是威严。漆红的大门上镶金嵌银,十种系别的魔兽内核装点其上,熠熠生辉。

    整座大殿都笼罩在一股古朴大气的氛围之中,像是一位饱经沧桑的老者一般,庄重而威严。

    各方势力都聚集在了此处,后面还有势力在不断地赶来。

    水忆初和银倾月一出场就受到了各方的注视,不是以为两人的存在感有多强,实在是在这么危险的环境之中,依然坚持不抱团的几乎没有。

    “墨星辰……”杜峰主看到水忆初的时候眼波微微一动。

    “是墨星辰!她果然还活着!”一个弟子低声说道。

    “是啊,可是怎么没看到秦修和杜平啊?”

    “江岸也不在。”

    “真是不详,任何跟她扯上关系的人都会莫名其妙地消失了,樊浪不见了,现在秦修他们也不见了……”

    “对啊对啊,离她远点吧,刑克命啊!”

    几人的窃窃私语并没有刻意将声音压至最低,甚至是在水忆初经过他们前方的时候,刻意放大了些许,仿佛是故意想让她知道一样。

    水忆初压根就懒得理他们,但是银倾月却不能忍,抬手就是一道灵力轰出去,将那说闲话的三人都击飞出去,快得杜峰主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三人落地之前就已经气绝身亡,待到三人掉下来,杜峰主就急忙去查看三人的情况。发现三人均已气绝,顿时就勃然大怒。

    “墨星辰,你看你干得好事!”杜峰主怒吼道。

    水忆初很是无辜,她什么都没做啊!停下脚步测过身,水忆初看着杜峰主那张因为震怒涨红的脸,淡淡地说道:“人又不是我杀的,与我何干?杜峰主要发火,恐怕也是找错人了吧?”

    “少花言巧语!你个妖女,前害师兄樊浪,后连累同门找寻你失踪,现在又带个煞星回来残害无辜弟子,你简直大逆不道,罪该万死!”杜峰主一想起自己那生死未卜的儿子,就悲从心来。

    他就这么一个儿子,最是疼爱,虽然因为妻子的事情,儿子记恨他不再听他的话,但终究还是他儿子啊!就为了这么一个妖女,不见了踪影,让他老杜家断了根,他怎么能忍?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