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4章 你怎么不扎头发了
    第324章  你怎么不扎头发了

    水忆初一眼就看见了,插在所有兵器当中最显眼的那把大剑。浅蓝色的剑身泛着粼粼的波光,仿佛是从蔚蓝的大海当中诞生的一柄神兵,带着无比浓重的水属性的气息。

    水忆初一眼就相中了它,她的四姐水轻语的武器就是重剑,而她四姐又是水属性,这把大剑最适合她不过了。

    只是可惜,阴阳镯不能打开,这些东西通通都带不走……

    想到这里,水忆初就不由得有些泄气。

    银倾月随手一拂,扫出了一片空地来,拉着水忆初前去坐下。

    “你眼珠子都快黏到这些东西上去了,有那么好看吗?”银倾月有些吃味,都好几天没见了,亏他一直担心这小没良心的,竟然到现在都没有给他一个正眼!

    “嗯嗯!”水忆初一个劲地点头。

    “既然喜欢,那你就赶紧装进阴阳镯里去啊!”银倾月催促道。把这些碍眼的东西全都移走,水忆初的目光应该就会放在他身上了吧?

    “唉……就是带不走,才要多看两眼啊。”水忆初叹了口气,“浔阳,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其实有一个很大的仇家?”

    “仇家?什么仇家?”银倾月一愣,难道是指杀她养父母的蓝家?

    “浔阳,你相信人有前世和来生吗?”

    “我不知道。”

    “如果我说有,你相信吗?”

    “相信,你说什么我都相信。”

    他的语气太过于认真,让水忆初忍不住脸一红,推了他一把:“少油腔滑调的,我跟你说正经事儿呢!”

    “我没有油腔滑调,我是认真的。初初,到现在,你还不能知晓我心意吗?”

    水忆初的手被他强行按在他的胸口,感受着他有力的心跳。水忆初只觉得自己的脸越来越烫,不敢直视他那灼热的眼神。

    “好嘛好嘛,我知道你的意思,你不要再说了。”水忆初实在是窘迫的不行,将手抽了回来,红着脸说道。

    “既然你知道,就不要再跟我说这么见外的话。我既已认定你,此生喜你所喜,忧你所忧,信你所信,乃必然之事,你不必再多此一举地问我。”

    “好嘛,我知道了。”水忆初撅了撅嘴,拽着他的袖子撒娇道,“你别总打岔嘛,到底还听不听我说了?”

    “好好好,你说,你说。”

    “嗯,怎么说呢,其实我前世的时候,有一个很厉害的仇人。当初我就是死在他手上的,这次我转世回来,他还活在这世上。而阴阳者,其实也是我前世所有物。紫肴感觉到此处,有我那个仇人的气息。只要我一动用阴阳镯,就会惊动那人,到时候我肯定敌不过他,下场如何,就可想而知了。”

    “他是谁?我去帮你杀了他!”银倾月顿时气息就冷了下来。

    那诡异的小房间当中,但他领悟了那段心法之后,修为便大有精进,如今已新高,到达了神君巅峰,就算是光明神殿和黑暗神殿的店主来了,他也有一拼之力。

    这样的他怎么能忍心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如此担心受怕呢?

    岂料水忆初却是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但是我却知道,目前这大陆之上没有人能够敌得过他。”

    “你既然不知道他是谁,怎么会确定他如此厉害?”银倾月问道。

    “我前世有很多的神器和神兽伙伴,你应该知道,以目前大陆上这水平,神器和神兽都是顶级的存在。若非我前世有着显赫的身份,是绝不可能拥有这么多的。这样的我,都敌不过那人,可想而知他的势力或者说他的实力,是多么的强大。”

    银倾月听完沉默了一会,开口道:“既然如此,那我有一个办法。我可以在这房间里布下一个结界,你在当中使用阴阳镯,短时间的气息不会外泄。”

    “真的?一点都不会外泄吗?”水忆初又确定一遍。

    “一点都不会外泄。但是按照你所说,那人的实力那么强大,你动用阴阳镯以后在此处残留的气息,他有可能也会感应到的。所以你动作一定要快,尽量残留少一些的气息,加上我的结界遮掩作用,希望能够瞒过那个人的眼睛。”

    “好!”一听到这些宝贝有办法带走,水忆初一双都亮了。

    于是两人配合默契,迅速将所有的东西都收进了阴阳镯当中。

    水忆初本想将魅雪拿出来,但是转念一想,魅雪也曾经跟着她,气息定然也是那人所熟悉的,还是不要动用的好。

    待到将所有的东西都收完以后,水忆初才心满意足地坐在地上,靠在银倾月的肩头上,欢快地哼着小调。

    “一点小宝贝而已,要不要这么开心?”银倾月看她像只欢乐的小雀儿一样,自己的心情也跟着轻松愉悦了起来,嘴角忍不住的上翘。

    “小宝贝,这怎么能算是小宝贝呢?你刚刚没有看到吗?那么多好东西,还有九级的药草,九级的星泽花啊!”一提到这个事,水忆初就激动得不行。

    刚刚要不是收东西,扒拉了一下,她还真不知道在那一堆杂草一般的八级药草之中,还买了好几个锦盒,里面装着好几株九级的药草,其中有一株九级的星泽花,那是世间都罕有的珍宝啊!

    “傻样。”银倾月忍不住的笑起来,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却突然发现有些不太对劲。

    “你的铃铛呢?你怎么不扎头发了?”银倾月奇怪地问道。

    水忆初随手扒拉了两下头发,无奈的说道:“嗨!别提了,我都不知道它到底丢在哪里了,等我发现的时候它就已经不见了。那铃铛可是小月特地为我炼制的,若是他知道,被我弄丢了,指不定要怎么生气呢!”

    一说起小月,水忆初就有些低落。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小月了,当初小月离开的时候,曾经说过,他会在妖月殿等她来。

    如今都过了这么久了,她还没有去找他,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等急了?

    这一次妖月殿应该也来了,等到这次事情了结之后,她就去妖月殿找他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