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2章 你愿不愿跟我一起
    第322章  你愿不愿跟我一起

    “放开我,小贱人!”大长老用力地挣扎了一下,却并没有挣脱,又急又怒的大吼道。

    “放了你?你以为我傻吗?”水忆初轻飘飘地说道,“你敢动我的人,就应该料到会有如此下场。别说你一个区区的长老,今天就是你们苍漠营的营主来了,也别想从我手中把你救出去!”

    “小贱人,你不过是仗着你那个厉害的武器,又不是堂堂正正打败我的,有什么资格口出狂言?”苍漠营的大长老在她的脚下拼命地挣扎。

    “资格?你现在被我踩在脚下,这就是资格。不管我是依靠什么取胜的,结果都是一样的,你注定要死在我手里。”水忆初冷冷地说道,“有什么遗言?赶紧交代,说完了就上路吧。”

    “你不能杀我,我是苍漠营的大长老,你若是杀了我,苍漠营是不会放过你们万灵宫的!”大长老急得大喊。

    “是吗?那敢情好,我也不想放过他们。”水忆初看着他冷酷的说道,“好了,遗言已经交代完了,那就上路吧。”

    “不!”大长老凄厉的大吼,其他苍漠营的弟子们也都纷纷想要冲上来。

    奈何前有澜风挡路,一众弟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大长老,被水忆初手起刀落,给一刀切死。

    “好了,轮到你们了。”水忆初冰冷的目光扫向了,剩下来的这些弟子们。

    他们一个个吓得抖如筛糠,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一群七尺大汉,胆子却比老鼠还小,水忆初在心中嗤笑,面上更加冷酷无情。

    “澜风二哈,一个不留!”水忆初说道,声音冷酷的像是淬了冰一样,让人一下子就凉到了心底。

    澜风如今已经有了三级神兽的实力,相当于神宗巅峰,加上神将巅峰实力的二哈,两兽合体,所向披靡,瞬间整个房间里回荡着的都是凄厉的惨叫声。

    水忆初没有心思去管那边的战况,反而是走到秦修等人的身边,为他们一个一个的检查伤势。不少人都受了重伤,就连实力最高的秦修和江岸,也都断了骨。

    水忆初拿出了伤药和绷带等东西,为他们一个一个的将伤势处理了,又解下了腰带,拿出里面的银针,帮他们推针过穴,帮助药力吸收。

    “主子,你可算是出现了,我还以为此生都见不到你了呢!”当初最先发誓的大汉胡昊说道。

    “说什么傻话呢!只要我还在,你就死不了。就是进了鬼门关,我也能给你拖回来,怕什么!”水忆初语调清淡,手上的动作又快又稳。

    “嘿嘿,我就知道主子你对我们最好了!”胡昊摸摸脑袋,结果却沾了一手的血。

    “自己的脑袋被人开了瓢,自己不知道吗?摸什么摸!”水忆初有些无语地骂了他一句,那出疗伤药给他止血包扎。

    秦修和江岸伤势最轻放在了最后,但是两人也并无怨言,只是坐在一边安静的等待着。

    将其他人都料理好以后,水忆初便走过来帮江岸接骨。江岸却是瞅了她一眼,傲娇地别过头:“不用,我自己接!”

    水忆初盯着他,似笑非笑地说道:“自己接就自己接,你脸红个什么劲?我又没把你怎样!”

    一经拆穿,江岸脸更红了,就连耳尖也开始泛红。

    但是水忆初已经没有理他,而是走到一边去给秦修接骨了。

    江岸一见,但是有些羞恼,但见她真的不理自己了,又是一阵失落,蹭蹭蹭得跑过去。把秦修一屁股挤开,指着自己的手说道:“我不会,你给我接!”

    水忆初:“……”

    秦修:“……”

    水忆初突然想起很久之前,她爷爷也曾做过类似的举动。都半只脚踏进棺材的老头了,还那么幼稚。那一脸傲娇的小表情,到现在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她已经很久没见爷爷了,她突然很想念爷爷。

    爷爷,你再等等,我一定尽快把这些事情都给解决完,回去见你。

    想着,水忆初下手,就愈发温柔了起来。

    “江岸,你怎么也跑出来了?”她问。

    “不喜欢,不高兴,想出来就出来了。”江岸说道,一脸的理所当然。

    好吧,水忆初终于理解了,其实这就是一个被宠坏的小孩子,虽然已有十几岁,但是这任性劲,真是七八岁的小孩都比不过。

    三下五除二为他接好骨头,处理好所有的伤口。水忆初开始为秦修做最后的处理。

    “你真的出来了,我还以为你是跟我说着玩的呢。”水忆初一边给他缠绷带,一边说道。

    “我也没想到会那么快,只是听说你不见了,就想着顺便出来找一找。我认识的墨星辰,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死掉的。所以我相信你一定还活在某个地方,这次神器之行,高手如云。你一个人单枪匹马一定需要帮助,所以我就出来了。我虽然帮不了你多少,但自以为对这大陆上各个势力的了解,总归要比你透彻几分,总会有你用得着的地方。”

    “行吧,你既然出来了,那你以后就跟着我好了。我虽然没有强大的势力,没有坚固的后盾,但是我会跟你们一起努力,一起拼搏,去创造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势力,去开辟一片属于我们的天空。你愿不愿意陪我一起?”

    水忆初看着他,目光湛湛。

    “我的荣幸。”秦修说道,双眼之中透射着火热,那是对未来的无限向往。

    “我也要!”江岸闻言也挤了过来。

    “你凑什么热闹?小孩子一边去。”秦修摆摆手。

    江岸顿时就不干了:“我不是小孩子!”

    “任性又幼稚,不是小孩子是什么?”秦修难得有心情调侃他。自从这一次事件以来,他就真心将江岸当做了兄弟。一路上同生共死那么多次,足够他看清一个人的本质和真心。

    此时不过是逗他玩罢了,这小子,明明不大,却偏要装成熟。也有人说它小,他就要炸毛,像一只愤怒的小猫一样,更是可爱。

    水忆初也笑了,一把拉住已经化成小喷火龙,的江岸,安慰道:“好啦,好啦,逗你玩而已,肯定会带着你的。”

    江岸这才作罢,又狠狠地瞪了秦修一眼。

    秦修面上不显,心里已经笑翻天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