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当年可不是这么说
    第316章  当年可不是这么说

    被杜峰主这么一吼,大家都立刻闭口不言。这个时候大家才纷纷想到,杜峰主的儿子杜平也跟秦修一起走了。

    杜峰主听到杜平要走的那一刻,心中一定是崩溃的。那天隔着十里八里的他们都能听到杜峰主那愤怒的咆哮声。

    只是可惜,杜平从来就不买他帐。他要走,杜峰主是无论如何也拦不住的。

    唉……真是冤孽!早知道如今会有这样父子反目成仇的后果,当初杜峰主应该是不会做出那样的抉择吧?

    只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

    另一对人马也从南面的入口处悄悄地潜入进了大能遗迹当中。

    人数不多,也只有30个人。但是个个,身上都带着浓重的血腥味和杀伐之气。仿佛是从尸山尸海中当中走出来的魔鬼修罗一般。

    走在最前面的是两个青衣男子。左边的一个,眉目俊朗,身形挺拔。右手持着一把大刀,霸气凛然。

    左边的青衣男子,则是眉眼精致如画,带着一种浓厚的书卷之气,看起来十分的斯文。偏生身上又带着一丝丝的肃杀,神情清冷淡漠,给人一种冰山美人高山雪莲的感觉。

    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历练归来的洛云凡和玉眠笙。

    玉眠笙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力量和身体的淬炼,他的功力和修为已经恢复到了六成,达到了神君级别。

    洛云凡在历练之中,也提升到了神将高阶。

    他们身后的那些,有一大部分都是水云阁的旧成员。总体的实力也差不多都提升到了神将前期。

    单从实力来看,他们还很弱,但是论起团体战,再没有人比他们更加的默契。他们30个人就是一体,站在一起攻击的时候,攻击力会翻倍增长,神将前期也能打出神宗前期的威力。

    这一次大能遗迹开启,玉眠笙早就感觉到了这边隐隐约约透出来的气息,于是便带着众人前来一探究竟。

    其他人都只当是来寻宝的,但玉眠笙却隐隐有一种感觉,这里被镇压的神器,有可能是他曾经的伙伴。

    都说女人有第六感,可玉眠笙虽然不是女人,但他的第六感,却比一般的女人要强得多。

    因为他曾得过言灵师的指点。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言灵师。他可以纵观古今,预测未来。天下之间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但可惜因这天道规则,他不能向任何人泄露天机。

    他只能在事情发展偏离了既定轨道,对天道造成了一定影响的时候才能出现,将局势强行扳回。

    上一次他出现在这世间的时候,便是那一场大战之时。水忆初等人并没有神魂俱灭,反而是有了轮回的机会,也得益于他的帮助。

    当时为了寻找和修补水忆初破碎的神魂,言灵师曾经给玉眠笙注入了一丝功力,帮助他在这世间寻找水忆初散落的神魂碎片。

    自此玉眠笙就有了一丝丝言灵的能力,对某些事情会有一点预感。

    当年水忆初手上有很多的神器,大多都是那个人给她炼制的。

    只是后来的大战之中破损到再无法修复的也有很多,如今也不知道这里剩下的是哪一件了。

    “怎么不走了?是有什么危险吗?”洛云凡看到玉眠笙突然停了下来,奇怪地问道。

    “没有,接着往前走吧。”玉眠笙摇了摇头,抬脚就往前走。

    洛云凡有些奇怪,看看他又看看身后的队伍,想了想,抬脚跟了上去。

    “阿笙,你没事吧?我怎么感觉你的脸色有些奇怪呢?”洛云凡小声地问道。

    玉眠笙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心道:将来等你想起一切的时候,你就会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了。云凡,我很庆幸,重来一次之后,我没有错过你。

    “干嘛这么看着我?阿笙,发生什么事了?你快告诉我,不要让我担心啊!”洛云凡急了,差点就要压不住声音吼出来。

    玉眠笙摇摇头,浅浅一笑:“我只是突然想起当年。我们在凤凰城外宕鸣山谷时的情形了。”

    洛云凡微微一愣,脸颊有些发红。

    “怎么突然想起那时候了?”他小声地嘀咕道。

    “就觉得那时候的情形跟现在有些相像,只是那个时候你要比现在羞涩得多,明明就很关心我,但是却不敢说出来。”

    一句话,让洛云凡闹了个大红脸,急急地解释道:“那还不是因为那时候……你不是个姑娘么!”

    “怎么?听你这语气,有些失望我是个男的?”玉眠笙语气当中并无波澜,但是他的心却莫名紧张了起来。

    “没有没有!绝对不是!阿笙,其实……我只是喜欢你而已。你是姑娘,我也喜欢你,你是男的,我也喜欢你。所以没什么失望不失望的。只要是你,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很满足。”

    玉眠笙身子微微一僵,轻声呢喃道:“是么?当年你可不是这样说的……”

    “啊,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洛云凡只知道玉眠笙说了什么,但是却因为声音太小而听不清楚。

    “没什么,这里机关重重,小心一点。有什么话,留着出去说吧。”

    眼皮厚重的睁不开,即使她已经很努力很努力了。

    四肢也沉重得动不了,完全不受她支配。

    周围很安静,非常的安静,什么声音都没有,让她无法判断自己究竟身处于什么地方。

    呼吸很顺畅,完全没有阻塞的感觉,让她觉得很是疑惑。

    她不是掉进岩浆海里了吗?怎么呼吸还这么顺畅?难道是已经从岩浆里出来了?

    是谁救了她?

    旁边又有人吗?

    她想知道自己究竟在哪里,可是他也张不开嘴,发不出声音,问不了任何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就一直这样呆呆的,什么也做不了。

    脑子昏昏沉沉的,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了些什么,感觉什么都想了,又感觉什么都没想,乱糟糟的一片。

    到底怎么回事?她到底在哪儿?为什么身体动不了?周围又没有人跟他说话,寂静仿佛地狱一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