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水芙蕖?苏吟雪?
    殿主的绝世宠妃第314章  水芙蕖?苏吟雪?

    石墙终于全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队人马。走在最前面的白衣女子身材窈窕,气质高洁。

    她莲步微开,慢慢走了出来。

    “圣女,刚刚怎么了?”她身后左护法问道。

    “看到了一只小老鼠飘过。大约是刚刚偷到了好食物,一见人就慌忙逃窜。”苏吟雪淡淡说道。

    扫了一眼那被撞出无数裂缝的光幕,又看了看地上拉出的一长串印迹。

    “我去看看。”右护法立刻走出去,沿着痕迹过去查看。

    却发现痕迹一直延续到了洞口边,外面就是一片岩浆,完全没有任何落脚之处。

    苏吟雪等人已经走了过来,她淡淡地扫了洞口一眼,长长的睫毛动了动,问道:“小老鼠掉下去了?”

    “八成是!”右护法回道,“只留下了这个。”

    他伸出手,将挂在洞口碎石上面的一条坠着水晶铃铛蓝色丝带递给苏吟雪。

    苏吟雪一见到这水晶铃铛,双眼瞬间睁大,忍住想要一把抢过去的冲动,伸出素手将铃铛优雅地拿了过去仔细看了看。

    她突然就笑了起来,缓缓走到洞口边,看着那火红一片的岩浆池,久久不语。

    这铃铛左右护法他们不认识,但是她再熟悉不过了。这是水忆初的铃铛啊,是跟银倾月同款的传讯铃铛啊!

    刚刚,她只是看到了一个影子,还以为是谁得了好宝贝,想拦下来强抢一波。却没想到,竟是误打误撞地拦下来水忆初!

    落入了这岩浆之中,她断然没有了生路。长久以来的仇恨突然没有了载体,苏吟雪突然有些茫然,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走了。

    苏吟雪心中堵得慌,她还没有以最骄傲的姿态出现在水忆初的面前,向她谈起往日的旧仇,还没有用她已经设想过了一千次一万次的方法去折磨她,她怎么就能死了呢?

    她低头看着手心的铃铛,往日的一幕幕在眼前浮现。

    当年她还正值豆蔻之年,情窦初开之时遇到那翩翩少年,自此一颗芳心遗落,再难以忘怀。

    父亲地位低微,她为他谋划翻身。情敌占了位置,她百般算计让她毁容濒死。可是那又如何呢?

    她算天算地,唯独算不到人,更算不到人心。

    水忆初没有死,她浴火重生,极限蜕变。她算不到。

    龙钧对水忆初的温柔以待,对自己的残酷冷血。她更是算不到。

    年少轻狂,为了一段没有回应的感情,抛却了纯真,摈弃了善念,去一步步谋划,一点点翻身。

    从小小的落雨镇,步步为营地来到帝都。面对陌生的环境,顶着巨大的压力,不断地提升着自己。日夜勤勉地修行,就是为了让自己更加地优秀,更加配得上他。

    这一路,她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他都不知道。

    多少次偷偷地跟着他,看着他,在他的背后偷偷地帮助他。看到他有危险,她甚至来不及反应,就下意识扑出去为他挡下那致命的攻击。

    豁出命去救他,可是换来的是什么呢?只是他一个条件这么轻飘飘的承诺,和最后毫不留情地一击重击。

    呵……那一天她带着最后的希望去找他,当他的手掐着她的脖子,手心那熟悉的让她曾经无比留恋的温度却显得那么滚烫,烫到了她的心里,让她的心好疼好疼。

    从那一刻起,她的心,就死了。

    那一天,苏南将她从龙钧的手下抢了出来,就在他中了苏南一掌之后,她明明心痛到极致,却还是放过了他。

    苏南告诉她,她是他遗留在幻蓝大陆的亲生骨肉,并非什么水武峰的女儿。

    对,她就是水武峰的女儿——水芙蕖。

    当年苏南在幻蓝大陆上四处留情。就只有水芙蕖的母亲生出了有光元素的女儿。苏南想将她带去上位面神殿培养,她母亲却是为了留住苏南,将她藏在了一处。

    只是没有想到,水武峰的妻子难产生下死婴,怕水武峰知道,将她捡了回去。

    自从十多年前光明神殿的圣女失踪以后,圣女之位一直悬空,苏南那晚偶然经过,看到水芙蕖因着绝境而突然爆发出光元素的气息,于是立刻将她抢了出去。

    后来看到她那张熟悉的容颜,才慢慢想起往事。

    “你是我的女儿。”苏南对她说。

    “那我叫什么?”水芙蕖问道。

    “呃……”苏南一时语塞。

    “就叫苏吟雪吧。”水芙蕖淡淡地说道。

    自此开始,她就要如冰雪一般冷血了。龙钧之后,她再不信爱情。而无论是水武峰还是苏南,都体现了亲情的不可靠。

    作为一个柔弱的女人,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里,她能依靠的就只有自己。只有自己强大起来,强大到毫无弱点,才能更好的活下去。

    她要权利,要实力,要碾压一切的地位。只有这些,才是她可以真正握在手中的东西。

    她要站到世界的顶端,让一切伤害过她的人,都付出代价!

    可是如今,她的头号敌人,竟然就这么轻飘飘地死了……

    她心里有些失落,但更多的是快意。

    水忆初死了,那么接下来就是水家,还有……妖月殿。

    银倾月,别人不知道你的身份,但是却瞒不过我。

    红衣如血,黑发如墨,狂放不羁,风流潇洒,那是云家那花名远扬的少主云千陌的招牌打扮。

    沐家抓了水忆初,你就迫不及待地以妖月殿主的身份前去要人,你自以为天衣无缝没人知道。但是却算漏了我!

    银倾月,水忆初能那么嚣张,那么惊才绝艳地回归,你功不可没。把我逼到如今这个份上,也有你不少的功劳。我怎么会放过你呢?

    “圣女,你在发什么呆呢?”左护法看到苏吟雪一直站在洞口边呆呆地看着岩浆,有些奇怪地问道。

    “没什么。既然小老鼠已经落入了油锅之中,那么我们就走吧。”苏吟雪将水晶铃铛收进袖子里面。转身就带着众人往霍迪他们来的方向走了过去。

    此处只留下了凌乱的痕迹,和偶尔鼓泡泡的滚烫的岩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